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一章廢武魂

第一章廢武魂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風月國,紫雲郡城,在蕭家那偌大的練武場中有著一排少年側耳聆聽著前方高台上一位中年男子講解著武道中的各種玄妙之處,那稚嫩的小臉中皆露出滿臉希翼的光芒。

這中年男子名為蕭虎,為蕭家的武師。

「虎叔,什麼是天才?」一個眸光靈動的少年抬頭問道。

「在我風月國,但凡覺醒了武魂的人都是天才,可以得到各大宗派的垂青。」虎叔收回眸光,盯著高台下的少年,一臉肅然,「這種人物潛力無限,是人中之龍,往後必可翱翔九天進入那浩瀚的武者世界,成為一個真正的強者。」

「可惜我們沒有覺醒武魂。」那些少年皆是搖頭。

「你們也不要灰心,覺醒武魂的人萬中無一,只要努力一樣可以在武道上有所建樹。」虎叔說道,「好了,你們現在開始跟隨我煉拳,這是一套黃級低階拳法,名為猛虎拳。」

說完,虎叔開始教眾人打拳。

在練武場的另外一邊,一個身穿白色衣衫的少年正盤坐在一顆大樹下閉目凝神。

若是仔細看去天地間有著絲絲光芒向著他周身彙集而去。

這少年名為蕭雲,劍眉星目,模樣俊逸,長得可謂是一表人才。

蕭雲正是蕭家的嫡系子孫,還有幾個月就要十六歲了,他獨自一人在此修鍊顯得與眾人格格不入,這到不是他性格孤僻,而是他在修鍊一途出現了問題。

蕭雲早在五歲時就覺醒了武魂,八歲就踏入了淬體六重,體內凝聚了玄氣。

如此天賦,在整個紫雲郡也是百年難見。

當初蕭雲被世人譽為天縱之才,以後成就不可限量,必可與其父比肩,將走出這風月國,進入那浩瀚的武者世界,就如他父親一般成為一個天之驕子。

因此蕭家的人對蕭雲也寄予了很大的希望,認為他可以振興家族,光耀門楣。

可惜在八歲之後,蕭雲的修為就停滯不前,眼看著那些天賦比他差的人都一個個踏入淬體六重,七重……不斷的與之拉開距離,可他卻依舊停滯在淬體六重。

伴隨著這種變化,身邊的人對蕭雲的態度也開始有所轉變,他從那個驚才絕艷的天才逐漸變成了眾人口中的庸才,廢物,以前一些對他阿諛奉承的人也開始冷嘲熱諷了起來。

本來蕭家對蕭雲還抱著幾分希望,畢竟他是蕭家後輩子弟中唯一覺醒了武魂的存在。

可當後來知道得知蕭雲那武魂並非戰力型的武魂,只是一個可以醫人治病的武魂後蕭家的長輩對這少年也徹底死心了,在這個以武為尊的世界一個醫人治病的武魂有什麼用?

就算這武魂成長起來,這少年頂多也是一個出色的醫師罷了。

至此,這少年那引以為傲的天才光環也算徹底褪了下來,從一個萬眾矚目的天才少年變成了一個被世人取消的庸才,這種轉變也讓得蕭雲鬱悶頹廢了起來。

不過這種頹廢變沒有持續多久,蕭雲很快就開始振作了起來,修鍊時比以前更加賣力了,對於別人的嘲笑也是置若罔聞,因為他相信只要自己努力,總有一天能大放異彩。

當然,這種信心也不是憑空而來,因為蕭雲並非不能修鍊而是有特殊的原因。

絲絲天地元氣被吸入蕭雲的丹田內,那種速度比起同一境界的少年不知要快多少倍,按照道理,他早就應該有所突破,踏入了那先天境或真武境才是。

可是……

就在蕭雲修鍊了大半天將那些元氣納入丹田後,他腦海中光影閃爍,一根碧綠色的枝條泛著絲絲光暈,直接從腦海里延伸而出插入了丹田內,簡直是如過無人之境,而後將這少年辛辛苦苦凝鍊而來的元氣全部汲取一空,化為了自己的資糧。

「我去,別全部汲取一空,你給我留一點元氣也好啊!」見到那條碧縷如玉的枝條,蕭雲一陣無語,只怕整個風月國也只有自己覺醒了這麼一個無賴的武魂吧。

那枝條並沒有理會蕭雲的意見,反而在將那些元氣汲取一空後還一副意猶未盡的模樣在丹田內發出一道嗡鳴聲,這讓這本來就鬱悶不已的少年更加抓狂了。

「你這是坑爹啊!」蕭雲心中忍不住咆哮了起來。

似乎感受到了蕭雲的心情,那枝條碧光一閃就沒入了他的腦海之內。

這根碧綠的枝條赫然就是蕭雲武魂的一部分了。

「也不知這武魂有沒有得到提升。」蕭雲意念一動,心神就沉入了識海之內。

在蕭雲的識海內,一片混沌,霧氣朦朧,宛若開天闢地前的混沌世界。

在低階修者中,這種識海只有覺醒武魂的人才有。

在這片混沌的識海內有著一株尺許高的植物紮根當中,綻放出淡淡的碧綠色光暈。

這就是蕭雲的武魂,長得好像一株碧蘭枝。

此刻這株碧蘭枝上碧光綻放,那片翠綠欲滴的嫩葉,竟然開始慢慢變大。

「這葉子似乎長大了不少,看來你這傢伙也要開始晉級了啊!」見到那從葉子長大了一圈的武魂後,蕭雲這才是緩緩的鬆了口氣,因為他的武魂葉子每大一分,都會增強治療的效果,同時自己汲取天地元氣的速度也會得到倍增。

「只要這武魂越強,以後我也可以為妹妹多汲取些寒氣以緩解她發作的次數了。」想到這裡,少年的嘴角終於是浮現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那緊皺的眉頭也是得以舒展。

就在蕭雲嘴角露笑時,一群修鍊完畢的少年陸續從他身邊走過。

「呵呵,成哥,你看這廢物在笑。」一個身形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