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三章天賦歸來

第三章天賦歸來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這一擊讓得空氣都發出陣陣破風之聲,儼然是一條達到了淬體六重境的妖蟒。

咚!

在那勁風的壓迫之下蕭雲的身子傾斜,手掌滑動整個人失了平衡向著那火淵落下。

「下方好炙熱的火炎,我若是墜落下去肯定會燒為灰燼。」蕭雲的身子落向深淵根本無法控制下墜的趨勢,不過在他的掌心依舊緊緊的握著一株靈花,不肯放手。

「武魂!」炙熱的火流席捲而來,在這危機關頭蕭雲很快就鎮定了下來用心感應,將武魂催動而出試著用那碧枝扎入那岩壁之上,好止住那下墜的趨勢。

在蕭雲的心念驅使下識海內的武魂碧光綻放,一條枝條浮現在了他的掌心綻放出璀璨的碧光,就在他要控制著武魂扎入那岩壁時,那翠綠的枝條卻是一顫,發出歡快的嗡鳴聲,緊隨著那還扎在蕭雲識海內的武魂光紋閃爍竟然從他眉心沒出。

「這是……」這突然的異變,讓得蕭雲一陣詫異,武魂這是離體而出了么?

武魂要離體而出那可是只有覺醒本源,修者與武魂徹底融合才可以做到的啊!

想要覺醒本源,得等到元丹境的修者才可以辦到。

就算真元境的修者也只是勉強可以使得武魂幻化而出,不能讓它真正的離體。

武魂離體,碧光綻放,蘊含著勃勃生機,那璀璨的光芒綻放開來讓得這片天地都如煥然一新,充滿了一種莫名的活力,緊隨著武魂紮根在蕭雲的眉心,綻放出玄妙的紋路將他全身包裹,也就在這時,少年的身子已經墜落了深淵。

「我去你大爺的,到底要幹什麼?」見到武魂竟然不聽自己的指揮,蕭雲滿臉苦澀,「你坑我的元氣也就罷了,現在還想坑我的性命么?我怎麼就覺醒了這麼極品的武魂呢?」

碧光包裹著蕭雲墜入那火淵之內,還不等他徹底沒入,下方一片火浪捲來就將他給淹沒在了裡面,那巨大的拍擊力直接是將這少年給衝擊得頭暈目眩昏死了過去。

也就在蕭雲昏死過去的時候,那沒心沒肺的武魂卻是不斷嗡鳴顯得興奮不已。

碧光綻放,上面有著原始的紋路浮現,如大道的鏈條將那少年包裹著隨後那碧枝延伸而出,扎入那片火海岩漿深處開始汲取裡面那磅礴無比的火元之氣。

磅礴的火元氣被那碧綠的枝條給汲取吸收,附近的火海竟然在那武魂所綻放出來的碧紋之下變得平靜了起來,不在狂暴怒卷,溫順得如綿羊,那模樣就如遇到了剋星。

時間彈指過去,夜幕已經降臨,虛空繁星閃爍,不時有著夜風襲來。

在這深淵下火光綻放,當中一簇碧光璀璨奪目,顯得特別的耀眼。

仔細看去,就可以發現那扎入火海當中的枝條明顯就粗壯了很多,還叉開了一條分枝,在大量汲取這些火元氣後,蕭雲的武魂儼然得到了莫大的好處。

明月西沉,遙遠的天邊開始泛起了一抹魚獨白,待得那溫煦的陽關籠罩著大地時,那被碧光所包裹的少年這才慢慢的蘇醒了過來,待得他眸子睜開後,先是一怔。

「我還活著么?」蕭雲雙眸掃視著四方,露出一臉愕然。

如今他全身被碧光包裹,那眉心一株碧枝紮根,全身的感知依舊清晰無比顯然是還活著的跡象,可他一看四方,自己依舊是處在那片火淵當中,讓他詫異。

「我怎麼沒有死?」蕭雲愣了愣,旋即瞅向了那還扎在火漿當中的碧綠枝條,突然他的雙眸冒光露出滿臉驚異的表情,「這武魂在汲取火炎當中的火之元氣?」

這驀然的發現讓得蕭雲開始興奮了起來。

「我的武魂可以吸收妹妹的寒氣,還可以化解劇毒,如今又可以吸收火之元氣,難道它可以吸收一切天地元氣不成?」想到這裡,蕭雲的心在撲通狂跳著。

若是這樣,他的武魂想要晉級就不難了。

念頭落下,蕭雲在仔細一看,待得發現武魂已經分出了一根枝叉以及吐出了一片赤紅色的嫩葉後,他的心臟跳動得更加厲害了,這種改變儼然是驗證了他的猜想啊!

「這片新葉有著濃郁的火之元氣。」蕭雲仔細感應而去,可以發現那碧綠枝條上所吐出的嫩葉是呈現火紅色,而且它也是滋生在那剛分叉出來的枝叉上面。

有了這發現後,蕭雲心中的惶恐完全消散,他開始檢查著自己的身體。

一番檢查下,他發現自己非但沒有受傷,精氣神似乎還變得更強悍了起來。

雙眸掃視而去,能看清一些細小的事物,感知力也變強了許多。

「這就是武魂晉級帶來的好處嗎?」蕭雲被這突如其來的驚喜給震了一震。

他雖然還沒有覺醒本源徹底與武魂融合,可二者也息息相關,等若一體。

如今武魂提升他也會得到莫大的好處。

有了這些發現後蕭雲不在驚駭,開始任由那武魂汲取附近的火元氣。

又是過了一個時辰,火淵中那洶湧磅礴的火元氣似乎已經消散,再也感覺不到了先前的那種炙熱,就連那些岩漿也因為火元氣的稀薄而冷卻了下來。

整個火淵幾乎在一天之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而這種變化卻是蕭雲所帶來。

終於那岩漿完全冷卻,火海化為了一片赤岩,蕭雲的武魂這才從裡面抽了出來,光芒一閃,就沒入了他的識海,重新紮根於那片混沌的深處,一切恢復如常。

蕭雲掃視四方,心中感到有些恍然。

昨天這裡還是一片凶地,眨眼間卻變成了如此,若說出去必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