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十一章逼迫

第十一章逼迫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聽得方浩那略帶威脅的話語,蕭家的幾位長者都是不由皺了皺眉,雖然心中有氣卻也只得咽了下去,誰讓他們族中年輕一代中只是出了一個治傷醫病的廢武魂了?

蕭二爺眉頭一鎖,想要開口呵斥,那首位的那蕭鴻卻是擺了擺手示意他莫要多言。

瞧這模樣,這主事的蕭大爺也是對那方家有些忌憚。

旁邊幾位蕭家的長老更是連忙賠笑,心中不由咒罵了起來。

「蕭雲那廢物惹誰不好,竟然去惹方家!」

「真是族中不幸,老實的呆在家裡當個醫師不好嗎?」一些人心中腹誹不已。

見到蕭家這些長者這般模樣,方家的人嘴角不由掀起了一絲冷笑,眉宇間儘是輕蔑之意,等方浩走出紫雲郡城踏入那片浩瀚的武道世界時,這紫雲郡城也就是他們的天下了。

眾人就這麼坐著,過了半個小時後,卻依舊沒有蕭雲的消息。

「怎麼,蕭雲那兔崽子還沒有來?」方家一位長者眸光一沉,掃向客廳質問道。

「蕭雲前天就出去了,只怕一時半會找不到。」蕭鴻賠笑道,「諸位請先等一等吧。」

「等?」方浩眸光一凝道,「我弟弟已經身中劇毒,隨時都要殞命,如何等得了?」

「廢話少說,趕緊找回蕭雲那廢物,讓他交出解藥。」方荀冷哼道。

「方荀,你嘴巴放乾淨點,雲兒可不是廢物。」被方家的人如此呵斥蕭海眸光一凝,喝道,「況且此事如何,還待商議,豈是你方家說什麼就什麼?莫要以為我蕭家隨意可欺。」

「聽蕭二爺這意思,是打算包庇蕭雲那廢物了?」方浩眸光一沉,滿臉陰森的說道。

「你這黃毛小兒,哪輪到你在這說話。」蕭海怒及,什麼時候蕭家淪落到了這地步?

「蕭鴻,這就是你蕭家的態度嗎?」方荀逼視首位的中年男子道。

「呵呵,誤會,這是誤會。」蕭鴻訕訕一笑,旋即瞅向下方道,「蕭海,來者即客,休要多言。」

「哼,我看大哥的骨頭已經軟了!」蕭海冷哼一聲後豁然而起,就此拂袖離去。

「諸位莫要見怪。」蕭鴻笑道。

「久聞蕭家武魂戰力非凡,小侄興趣突來,想要領教一番,不知蕭家可有那位同輩子弟可能與我一戰?」方浩起身,眸光掃視四方,要挑戰蕭家年輕一代打算立威。

「如此最好了,免得干坐著無聊。」方家幾位長者點頭。

「那請去演武場吧。」蕭鴻微微皺眉,隨後吩咐了幾聲讓人去將幾位後輩子弟請來。

砰!

蕭家演武場,有著驗武台,專門供族人在族比時所用,如今在那台上正有著兩個少年切磋,在高台對面則另外有著一個觀戰台,此刻蕭家以及方家的長者皆是依次落座。

而在那驗武台下,早已經聚集了無數蕭氏族人。

這些人多數都是聽得此事後來此觀看,畢竟這可是關係著一族的顏面。

在那高台上,方浩雙手背負,眸光睥睨四方,一副俯視眾生的模樣。

「這就是方浩嗎?據說他可是方家年輕一代的天之驕子,覺醒了冰之武魂。」

「我紫雲郡城幾大氏族年輕一代,也就方浩覺醒了武魂,他可是當之無愧的第一人啊!」蕭家的少年瞅向那方浩時眸中不由露出幾分羨慕之色,這種人物註定不凡。

「我們蕭家不是也有人覺醒了武魂嗎?」不過,有人聽得此言後卻是一臉不忿的說道。

「你是說那蕭雲廢物嗎?」旁邊一個青年道,「那傢伙覺醒的也算是武魂嗎?」

「一個治病的醫師罷了,有什麼前途?」

「唉,可惜啊!」聞言,蕭家的一些人連連搖頭。

呼!

就在這時一個少年一躍而起,踏入了那驗武台上。

「是蕭淺來了。」

「他要和方浩切磋嗎?」

「在我蕭家年輕一輩也只有蕭淺可以與這方浩爭鋒吧。」見得此來出現蕭家的少年那臉上終於是露出了一抹笑容,說話時也多了幾分底氣,有著一種要去一雪前恥的感覺。

方浩來此挑釁無疑是藐視蕭家,誰願意受這口氣了。

蕭淺身穿白衣,長發飛揚,顯得俊逸不凡,他才十六歲卻已經踏入了淬體九重圓滿,就要踏入先天境了,如此人物,在整個紫雲郡城也算得上是一個天才少年了。

本來蕭淺一直在閉關衝擊先天境,聽聞方浩來找茬這次特地趕來此地要與之一戰。

「呵呵,蕭淺,好久不見啊!」方浩依舊是背負著雙手,眉頭一挑,斜瞥著那躍入驗武台的少年,雖然露笑,可雙眸中的那抹輕蔑不言而喻,同是天才,可他根本沒有將蕭淺放在眼中。

「廢話少說,出手吧。」蕭淺眸光一凝,也不廢話,直接開口。

這方浩來此何意,他早已經知道根本沒有必要說什麼客套話。

「呵呵,你還是那麼的張狂。」方浩朗聲一笑,那背負的雙手放了下來,眸光漸冷,道,「對付你,還不需要我先出手。」他眉頭輕佻,瞅向對方少年時一臉不屑。

「這方浩好囂張!」

「這傢伙太目中無人了。」見此,蕭家的少年一臉火氣,那蕭淺可是他們年輕一輩中的天才,幾乎代表著整個蕭家的年輕一代,豈容別人這麼挑釁?這不是打他們的臉嗎?

「看招!」蕭淺一臉冷峻,身形跨步而出,雙手划動,如龍如蛇,靈動無比向著那方浩攻去。

那凌厲的勁風赫赫作響,如有著利刃在撕裂虛空,每一到聲響落下都讓人心頭一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