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十八章你太小了

第十八章你太小了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顏詩妃美眸眨動,斜瞥著身邊的少年,心中不甚唏噓。

眨眼間,兩年時間就過去了,如今那個半大的少年也是逐漸得成長了起來。

不過在略微唏噓後,顏詩妃那黛眉卻是不由得微微一蹙,因為那個少年似乎正有些火熱的將自己某處盯著,那種火熱的眸光讓得她明白這個少年或許真的不小了。

顏詩妃眸中波光流轉,魅惑動人,簡直就好像一個妖精。

她的睫毛輕顫了顫,凝視著那少年,道:「姐姐漂亮嗎?」

「漂亮。」蕭雲想也沒有想開口道。

「那你想看嗎?」顏詩妃似笑非笑,吐氣若蘭,那輕語聲酥人筋骨靈魂都要被她勾去了。

「想看。」蕭雲聽得那聲音,感覺整個人輕飄飄的隨口道。

「你這小鬼,年紀不大,就是生了一副壞心思。」顏詩妃先是得意一笑,而後媚眼挑動,佯作怒色輕呵道,少女的這一顰一笑,竟勾魂奪魄,讓人的心神都要被俘虜。

聽得這輕呵聲,蕭雲腦海靈光閃過,才感到不妙,不由得一臉尷尬。

自己似乎被這詩妃姐姐給迷惑住了啊!

這不是媚術,可這少女天生美麗脫俗,那一顰一笑間,比媚術還要恐怖。

「果然還是個小男孩,才說了一句就害羞了。」見得蕭雲這模樣,顏詩妃嘖嘖一笑心中有些得意,隨後美眸眨動,繼續調侃著這少年,道,「你還要不要看呢?」

「詩妃姐姐要是願意的話,我也不介意一睹美人風姿。」聞言,蕭雲先是臉色一紅,不過很快就是恢復了淡定,攤了攤手掌嘻嘻道,要是就這麼就敗下陣來了,那還得了。

他可不想被這少女認為自己還是小鬼。

顏詩妃眨了眨眼,瞅了一眼那臉皮開始變得有些厚了起來的少年,心中知後者真是長大了,也就不在繼續這話題,當即展顏一笑道,「蕭雲弟弟這次來找姐姐有什麼事情呢?」

「你這次不是來看姐姐那麼簡單吧?」

說到正事,蕭雲也收回了那絲玩味的笑容,一本正經的道,「我這次想去紫雲山脈。」

「紫雲山脈?」顏詩妃黛眉一蹙道,「是因為那方浩的事情嗎?」

蕭雲點了點頭道,「在紫雲山脈深處元氣濃郁,我可以在做突破一舉踏入先天境。」

「可是那裡妖獸眾多,還有著許多的冒險團出沒,你一個人去會很危險啊!」顏詩妃一臉擔憂,當初她可是曾經出入過那紫雲山脈,身邊還跟隨了幾位先天境強者。

饒是如此,最後依舊是受傷歸來。

「沒事。」蕭雲攤了攤手掌道,「我會小心警惕的。」

「那姐姐有什麼可以幫上你的嗎?」顏詩妃問道。

「你將當年去過的路線圖給我就可以了。」蕭雲攤了攤手掌,而後嘴角一咧笑,道,「順便將那那株紫藤蔓的所在告訴我,現在兩年已過想必那紫藤蔓的魂靈更強大了吧。」

「紫藤蔓?」聽得此言,顏詩妃心中一動,莫名的感到,「你是想為我去尋那魂靈?」

「姐姐既然想要這紫藤蔓的魂靈,我去了那裡自然得留意一下了。」蕭雲聳了聳肩笑道。

少年話語淡然,顯得很隨意,可聽在那顏詩妃心裡有的只有感動。

原來這小傢伙來這裡的目的不是什麼地圖,一切都是為了知道那紫藤蔓的下落啊!

「那裡很危險,瘴氣攝人,毒蟲遍布,連真元境的強者都不敢貿然深入,你還是不要去了。」顏詩妃心中感動,也有著那麼一絲期許,若是這少年真將那魂靈送給自己那該是多麼值得回憶的事情啊!

就如同那少女期待著有著一個白馬王子手捧著鮮花向自己走來一樣。

這必然是要讓世人羨慕的一段佳話,不過現實告訴她這不是明智之舉。

「你放心,我自有分寸,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的。」蕭雲笑了笑,隨後眸子一眯,瞅向那少女道,「要是我死了,只怕詩妃姐姐也會天天傷心難過,我怎麼捨得你不開心了。」

「貧嘴。」顏詩妃白了一眼那少年,心中卻是喜滋滋的,旋即道,「你真要去?」

「嗯。」蕭雲點了點頭,一臉肅然,說道,「你也知道,前幾天方浩來我蕭家撒野,我若不踏入先天境很難平息這場風波。」

「那你有信心踏入先天境嗎?」顏詩妃一臉擔心,道。

「我自有信心。」蕭雲眸露自信,如今他武魂不在吸收丹天的元氣,在加上修鍊了吞天滅神訣,只要有足夠的元氣,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踏入先天境。。

顏詩妃見這少年心意已決,也不在多說,當即就將紫雲山脈深處的詳細地圖拿了出來。

在地圖上顏詩妃特定表明了許多的危險之地。

「我這次去的時間不定,今天在給你拔次毒吧。」蕭雲收好地圖隨後道。

聞言,顏詩妃那張絕美的容顏上不由得浮現出一抹嬌羞,隨後點了點頭。

就這樣,蕭雲開始替顏詩妃拔毒。

雖說這少女的毒素被清除了不少,可體內依舊還有頑毒,隨時會爆發。

現在蕭雲就是儘力去拔除那源頭的毒素。

可想這種過程比起上次明顯要困難,那毒幾乎深入骨髓,很難清除了。

一個時辰後,蕭雲這才收功。

「你去紫雲山脈自己可要小心。」顏詩妃走到門邊,送別那少年。

「有你這麼一個美人在為我牽腸掛肚,我怎麼會捨得出事了?」蕭雲一笑道。

「誰在為你牽腸掛肚呢?」顏詩妃給了這少年一個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