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十九章一劍得手

第十九章一劍得手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紫雲山脈常年被雲霧繚繞,在那山脈的深處有著紫光綻放,將雲彩都渲染成為了一片紫色,以此得名,如今,在山脈當中,一個少年正蟄伏在一處叢林間雙眸緊緊的盯著前方。

在那裡,有著一頭鱗甲森然的虎鱷,儼然達到了淬體八重巔峰境。

在旁邊的峭壁上有著一株紫色的草,紫光朦朧,如霧氣氤氳,有著一股濃郁的精氣瀰漫而出,那氣息沁人心脾,吸上一口都使人的精神一震,有著提升靈魂的神效。

此物是一種稀罕的靈萃,名為紫魂草。

「有了這顆紫魂草,我的靈魂力必將得到提升。」那蟄伏在叢林間的少年眸露火熱,緊緊的盯著那穿山鱷,那手掌已然握在了腰間的一柄三尺長的玄鐵重劍之上。

這少年赫然就是深入紫雲山脈的蕭雲了。

現在這片地域還不算是最深處,不過裡面也有著許多的強大妖獸出沒。

憑藉著強大的靈魂力感知,蕭雲發現了這株紫魂草,可是卻有著一尊虎鱷妖獸守護。

這虎鱷獸皮甲堅硬,異常兇猛,如虎似鱷,一旦不能將之一擊斬殺將十分麻煩。

現在的蕭雲可是只有淬體八重初期境很難將這頭凶獸一擊伏殺。

所以,蕭雲在等候著機會。

這虎鱷妖獸的巢穴就在此地,平時根本不會外出走動,蕭雲這一等就是大半天。

終於,夜幕降臨,彎月浮現在空,那頭虎鱷開始盤坐在一塊巨大的岩石上吞吐精氣。

妖獸不比蠻獸,它們天生就可以修行,以吞吐日月精氣來淬體己身改變血脈構造。

它仰面對天,一縷縷精氣被吸收入體。

「妖獸也和人類一樣可以修行。」蕭雲心中暗忖,這是他第一次見到妖獸吞吐精氣,不過這頭虎鱷獸雖然有了淬體八重巔峰的修為,可牽引那天地精氣的能力明顯不如蕭雲。

虎鱷妖獸開始還有些警覺不時掃視著四方,可是在修鍊一番後就完全沉浸了當中。

「該出手了!」蕭雲眸光一凝,整個人如那蟄伏的猛獸突的向前撲了過去。

刷!

少年手握長劍,一道寒光閃爍,如那流星趕月向著那虎鱷妖獸那脖頸之處刺去。

劍光閃爍,刺眼奪目,那虎鱷獸雙眸猛的一閃,露出一抹凶光。

呼!

鱷尾甩來,在撕裂了空氣,發出赫赫風聲,宛若鐵鞭抽來。

這虎鱷獸的尾巴布滿了鱗刺,和那鱷魚相似一擊之下連那堅硬的岩石都可抽為碎屑。

可是當它的尾巴抽動時,少年手中那烏光閃爍的玄鐵劍寒芒一閃,已然刺入了它的咽喉。

咔嚓!

皮甲被刺破,長劍貫穿而過,緊隨著骨骼斷裂的聲音隨之穿出。

嗤!

虎鱷獸雙眸猩紅,做勢欲撲,可隨著體內的精氣散去,它整個身子疲軟了下來。

少年右手一動,長劍抽出,竟是不到一滴血跡,可見這一劍是何等的快。

噗!

鮮血濺出,那虎鱷獸徹底氣絕。

「一劍殺敵,果然名不虛傳!」蕭雲收好手中玄鐵劍,在瞅了一眼那氣絕的虎鱷獸後,便徑直向前走去,將那株紫光綻放的紫色靈草給小心翼翼的採摘了下來。

這紫魂草通體都是紫色,在月華下散發出璀璨的紫光,美艷無比。

蕭雲手握靈草,一股濃郁的精氣息瀰漫開來讓人的心神都是一震。

這是一種溫養靈魂的靈草,十分稀罕,蕭雲能在這裡有所收貨運氣算是很好了。

「若將這紫魂草煉化,我的靈魂力必然驟增。」少年那張略顯稚嫩的臉龐上不由得浮現出一抹欣喜,靈魂力一旦增強,他那吞天滅神訣中的滅神篇也就可以得到提升了。

得到紫魂草後蕭雲將感知力釋放出去,在發現附近並沒有什麼妖獸出沒後便就地盤坐在一處岩石上運轉起吞天滅神訣,一個宛若黑洞一般的氣旋隨之浮現在丹田之出。

嗡!

這氣旋方一出現,那紫魂草就被捲入了裡面,開始煉化。

吞天滅神訣運轉,紫魂草的精氣被引導入蕭雲的腦海,逐漸的被他那心神吸收。

隨著時間流逝,蕭雲只覺自己的靈魂力在暴漲,有著一種要化為實質般的感覺。

翌日,少年依舊還在不斷的煉化那顆紫魂草,他如今才剛修鍊吞天滅神訣還無法頃刻就將這種天地靈物裡面所蘊含的精氣全部煉化出來,得循序漸進,一點點的來。

不然那湧入的精氣太強也不是蕭雲的靈魂可以承受得了。

陽光普照,這片山林中有著幾道人影閃爍。

「該死的,紫雲山脈深處的先天境妖獸竟然向著這外圍跑了出來,害得我們差點斃命。」

「傳說紫雲山脈深處有著一個古修的遺府,應該與此有關。」當這些人出現的時候也伴隨著一片粗魯的叫罵聲,隨後七名服飾一樣的男子就出現在了這片峽谷的附近。

「古修遺府?」說到這裡,這幾個男子眼睛就亮了起來。

「別想了,我們實力低微,就算有古修遺迹出現也是那些強者的囊中之物我們還是在外圍等候團長他們的消息,現在若在貿然進入那山脈深處命怎麼丟了都不知道。」

幾個男子嘆息,也就不在多想。

「跑了兩天一夜累死了,得找些吃的來才是。」一個衣衫襤褸,有著血跡浮現的男子抱怨一句,就開始向著四方掃視而去,希望可以找到一些野獸將之獵殺果腹。

另外幾人也是顯得頗為狼狽,還有人身上被撕裂出一個口子,白骨森然可見。

「咦,那裡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