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二十一章紫藤蔓

第二十一章紫藤蔓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前方流水潺潺,紫霧繚繞,中間是一片極為開闊之地。

在山澗的峭壁上生長著一片紫色的藤蔓,藤蔓間霧氣氤氳,綻放出耀眼的紫光,宛若仙葩垂落在山間,如此靈萃根本不應該存在這個凡世間,應傲立於九天才是。

這赫然就是紫藤蔓了。

不過,最為耀眼的當屬中間的一株紫蔓藤。

這株紫蔓藤紫光綻放,耀眼奪目,就如群星中那璀璨的明月。

若仔細看去,可以發現這株紫蔓藤不斷舞動枝幹叉開的枝條,如人揮舞著臂膀,攪動起一道道紫光,如閃電划過虛空,宛若箭矢一般向前洞穿而去,抵擋著一群修者的攻擊。

這是一群凶神惡煞的修者,足有二十幾人,手持著各種兵刃向著株藤蔓砍去。

鏘鏘!

刀光閃爍,就要砍在那紫藤蔓身上時如與鋼鐵交擊,發出鏗鏘之聲,一個男子虎口一震被一股強大的勁力給震飛了出去,那身形一顫墜落在後方一個散發著臭氣的沼澤池裡面。

啊!

這人才掉落那沼澤池內,就全身烏黑,發出一陣慘叫聲,那身子開始被一點點腐蝕。

隨著紫光閃爍,又有著幾人墜落了這沼澤池內,被那些毒水給淹沒,慢慢的腐蝕。

幾乎只是片刻罷了,就有著數人被沼澤給吞沒,一旦陷入裡面再也沒有了生機。

這沼澤就位於峭壁的前方,茫茫一片,幾乎是難以望道盡頭,上面不時有著水泡冒出,然後爆裂開來,瀰漫出一片毒氣,淬體境的修者只要吸入體內必死無疑。

望著那些殞命的同伴,那些正在攻擊紫藤蔓的修者都是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

「該死的,這片沼澤地竟有如此致命的毒氣!」幾個男子咬著牙罵道。

同時,一些只有淬體九重的修者連連後退,不敢向著那紫藤蔓出手。

這紫藤蔓看似柔弱無比,可它那枝條一閃之下卻有著先天境修者的力量,那枝條也是堅硬無比,連刀劍都難以砍傷它,也只有先天境的修者才可以對它造成傷痕。

「這裡常年彙集著大量的毒蟲走獸,它們排下的液體毒素都累積在這沼澤內形成了一片毒地,還好這次紫雲山脈深處有著強者將要出世驚走了這裡的毒蟲走獸,不然我們連接近這裡的機會都沒有,大家先齊心協力將這紫藤蔓斷了生機在取其魂靈。」一個為首的男子,一臉凝重,向著眾人說道。

此時一些淬體境的修者都退遠了,也只有五位踏入了先天境的強者跟隨著此人出手。

「團長,這紫藤蔓太強了,很難將它斬斷啊!」旁邊一個男子說道。

鏘鏘!

說話時那紫藤蔓不斷出手,一根根枝條如同柳條一般拂動,向著眾人攻伐而去。

藤條抽來如鞭,氣勢凌厲,閃爍而來時又如箭矢擁有著極強的爆發力,就連先天境的修者也倍覺吃力,也只有那位踏入了先天后期的團長才可以與之爭鋒了。

「去,這澡池內舀些毒水過來濺灑在這紫藤蔓身上,我就不信它不會受到毒液腐蝕。」面對這實力不凡的紫藤蔓,就連這先天后期的團長也是不由得眉頭緊緊一皺,隨後沉聲道。

「毒液?」聞言,旁邊的幾位先天境修者眼睛都是一亮。

「對,這毒液劇毒無比,還擁有著腐蝕力,紫藤蔓豈能抵擋?」

嗡!

似乎聽懂了這幾人的交談,那紫藤蔓發出嗡鳴之聲,顯得有些焦躁了起來。

瞧這模樣,那些毒液顯然也不是這紫藤蔓所能承受。

見此,那些男子臉上都露出了喜色,有人去取毒液。

一個先天境男子取出一個精鐵鐵煉製成的圓缽就來到那澡池旁邊,屏住呼吸後,開始取毒液。

滋滋!

毒液烏黑,才舀入那圓缽內就冒出了白泡,精鐵都開始要被腐蝕了,可見這些毒液是多麼的恐怖,一般的植物豈能抵擋?就算紫藤蔓在厲害也將要被毒液所傷吧。

取好毒液後,那男子連忙奔掠而去,要將之潑灑在紫藤蔓的根莖之上。

只要斷了其根莖,紫藤蔓失去了精氣補給,將再也沒有了戰力。

「住手,你們這樣會傷了紫藤蔓的魂靈的!」這時,一聲略顯焦急的喝止聲驟然響起。

「誰?」冒險團的修者眸光掠動,皆一臉警覺的循聲望去。

卻見得在這峭壁的一側一個少年順著峭壁上的一些藤蔓滑落而下,正向此奔掠而來。

這少年赫然就是蕭雲。

這紫雲澗中間是一片沼澤,毒氣瀰漫,他也只有從山壁上滑落。

還好是這裡的妖獸被驚走了,不然他這樣貿然落下必將被山澗中的妖獸毒蟲所傷。

「不過淬體境的毛頭小伙也想插手我們銀蛇冒險團的事情?」

「咦,他腰間有著一柄寶劍,應該是上好的玄鐵百鍊而成。」

「殺了他,有了這寶劍肯定可以輕易斬斷那紫藤蔓的根莖!」

霎時,那些因為懼怕被紫藤蔓傷到的淬體境修者一個個好像見到了獵物一般雙眸亮了起來。

殺!

當一道殺聲響起,那些男子都向著蕭雲撲去,足有十七人。

「這銀蛇冒險團果然都是一些濫殺無辜的人。」見這些人才一見面就殺向了自己就算蕭雲脾氣在好,心中也是不由得生起了一股怒意,靈魂力釋放而出,仗劍殺去。

「原來是一個毛頭小伙罷了!」蕭雲的出現並沒有引起那些先天境強者的重視。

那個取來了毒液的男子更是沒有停歇,將毒液向著那紫藤蔓潑灑而去,因為那精鐵鑄煉成的圓缽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