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二十三章驚天波動

第二十三章驚天波動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哥哥,小紫受了傷,還沒有好呢。」小傢伙一臉可憐,那枝條演化成的手臂伸了出來,在上面有著一些刀傷,還有一些毒液留下來的傷痕隱約帶著一絲腐臭。

望著那可憐兮兮的小傢伙,蕭雲不由心生憐惜。

紫藤蔓如今被斷根,失去了本源精氣的補給,長此下去真的會死去。

「沒事,哥哥可以保你不死!」蕭雲眸子一凝,立即想到了一個辦法,說道。

「真的么?」小紫眨動著那雙寶石一般的眸子,撲閃撲閃的將蕭雲盯著。

蕭雲也沒有說話,竭力以心神溝通武魂。

嗡!

突然,在蕭雲的眉心碧光綻放,一條碧綠色的枝條就延伸了出來。

這枝條碧光燦燦,還有著霧氣繚繞,好像一根仙葩。

「好香的奶奶,裡面有著生命精氣!」當那碧光綻放出來的時候,小傢伙的眼睛都亮了起來,嘴角有著紫色的口涎流出,雙臂抱著蕭雲的腿腳,奶聲奶氣的道,「我要吃,我要吃。」

吃貨!

蕭雲翻了翻白眼,道,「你別急,哥哥帶你去個好地方。」

說完,那碧綠色的枝條延伸出來將紫藤蔓的身子纏繞束縛住,免得這小傢伙會出手。

被枝條束縛著小紫卻似乎沒有一點感覺,那小嘴用力吸允將那璀璨的碧色精氣吸入口中,裡面有著大量的生命精氣,使得它的氣息在不斷攀升,就好像一個孩子在茁壯成長。

碧光一閃,沒入了識海內,那紫藤蔓的魂靈也被帶入了裡面。

它本就是魂靈,類似靈魂的存在,可以寄居在人的識海內。

到了蕭雲的識海,那紫藤蔓還在不斷的吸允著那些碧色的精氣呢,它的雙臂緊緊的抱著那枝條,就好像是一個奶娃抱著奶瓶,那紫色的眸子不斷閃爍,而後又微微眯起顯得頗為陶醉。

似乎蕭雲這武魂瀰漫出來的精氣對紫藤蔓的魂靈有著莫大的好處。

蕭雲的心神也沉入了識海,瞧得那紫藤蔓後不由嘖嘖稱奇。

在武魂的精氣滋養下小傢伙的氣息得到了恢復,紫光綻放,顯得生機勃勃。

武魂一動,將那小傢伙放了下來。

「哎呀,人家還沒有吃飽呢。」小傢伙一臉不滿,長長的睫毛翹得老高。

它來越像一個人,那眸子和睫毛就好像一個瓷娃娃靈動無比。

「小傢伙就知道吃。」蕭雲的神念傳來,他瞥了一眼紫藤蔓的身子,依舊有些憐惜。

雖然紫藤蔓的精氣恢復了不少,可是那些傷痕依舊在,還有著少許毒素殘留。

「不知道這些霧水有沒有用?」蕭雲靈光一動,在瞥了一眼武魂那嫩葉上的霧水後,以心神控制,使之落在了紫藤蔓的傷口上,看看這些霧水能否讓這些傷口癒合。

這時霧水落在紫藤蔓的傷口,那些刀傷竟然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就連那些毒素也在這些霧水下開始慢慢的化解。

「哥哥,你真厲害,我的傷都好了。」小紫眨動著眸子,紫光燦燦有些火熱的將那武魂盯著,口水都流出了,隨後它直接抱著武魂的枝幹,然後開始大口汲取那些精氣。

「好吃,真好吃,哥哥我就住你這了。」小傢伙眯著眸子道。

將這紫藤蔓的傷勢治好了,蕭雲心中也鬆了口氣。

這樣一來紫藤蔓的魂靈就可以堅持到自己紫雲城,那時候在將之交給詩妃姐姐。

可是蕭雲見得那小傢伙一副吃貨的模樣,卻是不由皺起了眉頭。

「哇,那裡的生命氣息更加濃郁。」識海中,紫藤蔓的魂靈抱著武魂的枝幹向上爬去,然後要去汲取那兩片嫩葉上的那些霧水,那是武魂的精華所在,最近才得以滋生出。

「這樣下去我可養不起它。」蕭雲心中腹誹。

這小傢伙當初會改變態度就是看上了自己武魂瀰漫出來的精氣。

現在完全暴露了出來。

看似奶聲奶氣的小傢伙卻聰明無比。

砰!

不等蕭雲出手,那武魂的一根枝條拂動,直接將爬上去的小紫給抽了下來。

「咿呀,哥哥,它欺負小紫。」小傢伙落入識海,一骨碌的爬了起來,左顧右盼哭道。

「你太能吃了,在這樣下去哥哥可就要把你扔出去了。」蕭雲說道,覺得不能在任由這小傢伙繼續吃下去了,自己這武魂的精氣可是也需要汲取天地元氣啊!

「嗚嗚,哥哥別拋棄小紫,小紫以後會很聽話的。」小傢伙靈氣逼人,紫色的眸子眨了眨,抬望著識海上空,那裡有著一股靈魂波動,正是蕭雲逐漸凝聚的靈魂之力。

小傢伙雖然這樣說著,那嘴角依舊忍不住有口水留下。

蕭雲心中無奈,沒有想到自己被一個吃貨賴上了。

「哥哥,你就留下小紫吧。」小傢伙似乎知道被嫌棄了,當下眼巴巴的將之盯著,說道,「我可以去幫你找靈藥,而且我還知道遠處有著一個強者留下的遺府。」

「你知道有強者留下的遺府?」聽到這裡,蕭雲頓時來了興趣。

小紫點了點頭,隨後就開始向蕭雲講述著這片山脈的情況。

聽得了小傢伙的敘述後,蕭雲不時點頭,眉頭也是舒展了起來。

紫藤蔓在紫雲山脈生長了很久,早就孕育出了意識,對於這裡的一切再也熟悉不過了,通過它的敘述蕭雲也了解了最近為什麼紫雲山脈那些強大妖獸都被驚走了。

這是因為在那深處有著一尊至強者出世。

不僅如此,那位強者氣勢很強,那股波動瀰漫開來,讓得山脈間的雲霧都潰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