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二十七章瘋狂的蕭雲

第二十七章瘋狂的蕭雲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不管你擁有什麼手段,今天必死!」方瑞一臉陰森手持著軟劍便向著蕭雲殺去。

長劍撕裂虛空,劍氣冷冽如虹,給人一種不可抵擋的氣勢,在這種氣勢下蕭雲不由得微微皺眉,也不敢與之攖鋒,先天初期和先天后期相差太大了,很難逾越。

「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走!」蕭雲眸光一凝,將那磅礴的精神力釋放出來,立即如雲霧般籠罩四方,讓得那幾位先天境修者都是心神一震,如有著鬼神降臨。

也就是這一剎那的失神,蕭雲縱身一躍,長劍挑動,刺向了一位先天境修者。

噗!

一劍穿心,那位先天境修者立即氣絕,而後蕭雲也不敢停留,立即奪路而逃。

如今他的靈魂力還是差了一些,僅僅只是能影響那些先天境修者片刻罷了。

甚至對於那先天后期境的方瑞影響很弱,若是戀戰只會陷入絕境。

「他施展了什麼邪術?」瞬息間,那方瑞就恢復了心神,他雙眸一亮,望著那氣絕的族人後心中大駭,看來之前的那位族人也是被影響了心神才會被這少年所殺啊!

「剛才到底是什麼力量竟讓我的心神感到了顫慄?」另外兩位先天境修者面面相覷,眸中儘是驚駭之意,身子都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只是片刻罷了,就有著兩個族人殞落。

這少年到底有著什麼神通?

不僅是這些先天境的修者一臉驚駭,那些淬體境的修者更是一臉惶恐不安。

他們一直在旁邊觀戰,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族人被斬殺。

那個少年就像是一個殺神,每次出手都可將帶去一條性命。

突然的變故,使得方家的修者心中蒙上了一重陰影。

「追,一定要將這蕭雲殺了,不然我方家必亡!」方瑞眸光一沉,喝道。

「是!」旁邊兩位先天境修者也想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方家本就和蕭家撕破了臉皮,若是這個少年崛起,豈有他們的活路?

「待會你們務必穩住心神,不要被那小子所趁。」方瑞提醒道。

旁邊兩位先天境修者點了點頭,到了這時候他們也不敢有所大意了。

旋即,在方瑞的帶領下方家的人馬立即向前追去。

「該死的,那些傢伙還窮追不捨。」此時蕭雲已經掠出了這片山澗,可靈魂力感知而去,依舊能發現那些帶著騰騰殺氣向著自己追來的方家修者,這讓得他不由緊鎖了眉頭。

「哥哥,我們現在怎麼辦?」紫藤蔓的枝條已經沒入了識海內,它眨動著紫色的眸子,眸中霧氣朦朧,抬望著上空時一臉擔憂,「那些壞人似乎不會放過我們啊!」

「別怕,小紫你先療傷。」望著小傢伙那楚楚可憐的模樣,蕭雲不由感到一陣心痛。

話語落下蕭雲控制著武魂那嫩葉上的碧色精氣向著小傢伙那受傷的枝條籠罩而去。

在這些碧色精氣的滋養下小傢伙的傷痕竟然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逐漸的癒合。

這些精氣是武魂的精華所在,生機勃勃,有著極強的修復之力。

與此同時,武魂自己身上那些傷痕也在精氣的滋養下不斷的癒合,馬上恢復了生機。

「哥哥,小紫好了。」不大一會,小傢伙那雙紫色的眸子中馬上就又有著靈動的光芒閃爍,顯得天真可愛,「哥哥你真厲害,以後小紫再也不用怕那些壞人欺負了。」

「嗯。」蕭雲以心神感知而去,待得發現那小紫及武魂都恢復了傷勢後心中也是有些驚訝,這才不到半個時辰,那累累傷痕就已經痊癒了,可見武魂是何等的不凡。

不過,在感應著身後那些追來的方家修者後蕭雲眉頭卻是不由微微蹙了起來。

若是一個先天境的修者自己還可以應付,可那方瑞有著先天后期境實力強大,就連靈魂力都難以在猝不及防下長時間攝住他的心神,現在對方有了防備只怕更加難了。

「我們現在需要先找個安全的地方藏起來,等有了實力在教訓那些壞人,你有沒有辦法擺脫這些人?」蕭雲問道,現在也只有先暫避鋒芒,等自己的實力在有著一些提升在來報仇。

特別是那滅神篇,蕭雲相信只要自己的靈魂力在提升一些,就可以震懾住那先天境後期強者的心神,如此一來,就算不能將對方抹殺,自己也是有著一戰之力了。

「小紫也沒有辦法。」小傢伙擾了擾頭,眸子眨了眨,頗為認真的沉思了起來。

突然,小傢伙眼睛一亮抬頭,道,「小紫以前聽那紫雲澗的妖獸說在前面有著一處古修遺迹,那裡有著一個火窟,還有著許多險地,或許我們可以去那裡躲一躲呢。」

「古修遺府?」聽到這裡,蕭雲眼睛一亮,之前這小傢伙就說過此地呢。

「在那裡據說烈火熊熊,很危險……」小紫繼續敘說著那片古修遺迹的情況。

在聽了一會,蕭雲對那遺迹也是有了一些了解。

那裡有著一條火脈,那古修的洞府處更是火炎滔天,平日蟄伏著不少火屬性的妖獸。

不過,吞天雀出世後那些妖獸也很早就逃離了。

「好,那我們去那裡看看。」蕭雲對這處古修遺迹有了大概的了解後心中也有了底氣。

隨後蕭雲按照著小傢伙的指點,一路前行向著那處古修的遺府掠去。

在後面方家的修者緊追不捨,好在蕭雲已經踏入了先天境,速度已經非同尋常,不然非得被這些人給追上不可,饒是如此,方家的人依舊如影隨形,很難甩掉。

足足過了一天,前方山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