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三十章融合武魂

第三十章融合武魂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小子你狠,天爺我今天認栽了。」吞天雀咬牙切齒,最後卻是只得將眸中的怒火收斂,如今的它還真的沒有和這少年討價還價的資格,也只有先保住性命走一步看一步了。

「我恨啊!」隨後,吞天雀不由仰天長嘯,一副悲憤的模樣。

想它當年是何等的驚才絕艷,卻落到這般境地。

「你哀嚎什麼,像個婦人一樣,把你在我心中的勇武形象完全破壞了。」蕭雲頗為鄙夷的說道,當初他的確視吞天雀為至強者,特別是後者吞噬劫雷的那種魄力,讓人羨慕。

吞天雀眼皮一番,無視蕭雲,心中卻是腹誹不已,「要是你被人困住能高興得起來?」

「別這樣么。」蕭雲笑道,「你要是肯和我好好合作,以後也不是沒有好處。」

「你這是什麼意思?」聞言,吞天雀眼睛亮了起來。

「我到是有著一個不錯的方案,你以後帶我去尋找那至尊傳承,然後一起去助你報仇雪恨,如何?」蕭雲道,「你現在肉身毀去,想要獨自報仇可沒有那麼容易哦。」

這吞天雀不凡,對於蕭雲來說,若是能與之化解仇怨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了。

畢竟這樣一直將之困在吞天塔內也沒有什麼好處。

而且蕭雲現在實力太低,以後總是需要一個幫手。

「一起合作?」吞天雀眸露沉吟,稍許後,冷哼道,「你有什麼本錢讓天爺與你合作?」

吞天雀來歷非凡,生性桀驁不馴,很少將別人放在眼裡,如今聽得蕭雲要和它合作,不由有些排斥,想它當年是何等驚艷,讓各族天才都要顫慄,只是如今落難罷了。

「我能將你鎮壓,這就是本錢。」蕭雲淡淡的說道,「當然,你也可以拒絕我。」

吞天雀一臉沉吟,似乎也想到了這少年的不凡。

「只是這樣,你就得一直呆在在這吞天塔內。」蕭雲繼續說道。

「好,我可以和你合作,那麼你現在是否能放了我?」吞天雀眸光一凝沉聲道。

「不行。」蕭雲搖了搖頭道,「你必須表示出足夠的誠意才行。」

「誠意?」這讓吞天雀眸光不由陰沉了起來。

蕭雲淡淡一笑,也不多說,將心神退出了吞天塔,便向著四方掃視而去。

「你要誠意?可以,剛才與我爭鬥的是一個強者遺留下來的武魂,如今靈識已經消散,你可以試著將它拘禁起來,然後將之融合,這樣一來你就多了一個輔助型武魂了。」吞天雀突然開口,不過在它的眸光當中依稀有著那麼一絲冷冽一閃而逝。

「哼,只要你在融合武魂時靈魂潰散,我就有機會逃出升天了。」這樣一來或許它還有機會獲得吞天塔了,想到這裡,吞天雀心中暗自得意了起來,如此一來也算是因禍得福了。

「武魂?」蕭雲眸光一亮道,「你說剛才那道紫色的火炎是武魂?」

「不錯。」吞天雀說道,「這是一個至強者留下死後留下的武魂,當中的魂識已經消散,在經過天爺這幾天與之周旋,它幾乎已經孱弱無比了,你有著幾分機會將之融合。」

「這樣一來,你以後就可以掌控火之力。」

「它不是遁逃了嗎?」蕭雲問道。

「它就躲在前方的火脈當中,很容易就可以將之拘謹而出。」吞天雀淡淡的說道。

「好,我現在就動身。」蕭雲眸光一凝道。

掌控一個武魂,無疑是增加了一門神通,在以後的成長道路上將增加幾分優勢。

如那方浩,就是因為覺醒了族中的冰之武魂,就可以無敵於同級修者。

甚至方浩還可以憑此越級而戰。

現在既然有機會蕭雲自然不願意錯過。

向前走去,蕭雲便來到了一個巨大的火控邊緣,在下方火焰翻滾,不時怒卷而上,讓人詫異的是這些火流也完全是紫色,綻放出璀璨的光芒,那種炙熱的氣息撲面而來,狂暴無比。

這種氣流足以讓一般的修著望而生畏了,不過蕭雲只是微微皺眉。

很快,他溝通武魂,綻放出一片碧光將自己完全籠罩。

「這是什麼光紋,怎麼有著生命的氣息?」吞天雀雖然被困在吞天塔內卻依舊可以釋放出靈魂力感知外面的一切,待得發現蕭雲身上綻放出的碧光後露出一臉沉吟。

旋即它也想起了這少年當初破壞自己吞噬紫炎武魂的情景。

在碧光綻放出來的時候,蕭雲識海內的武魂已然延伸出了一條碧枝扎入了那火海當中。

方才扎入火海裡面,碧枝就發出了嗡鳴之聲,顯得一副十分興奮的模樣。

到了現在,蕭雲對自己的武魂也是有所了解,只要是天地精氣,無論是火元氣還是什麼,武魂都視為自己的食物,而且對這些天地精氣它還有著一種天生的壓制之力。

碧枝扎入火海,無限延伸,竟然直接向著伸出沒去,蕭雲在牽引下也是只得躍入了那火海當中,下方火海翻滾,出奇的是竟然主動的向著蕭雲讓出了一條道路。

瞧那些火炎精氣的模樣似乎對他的武魂感到頗為畏懼。

「這小子到底有著什麼來頭?」吞天雀瞧得這一幕徹底傻眼了,這真的是一個人類修者?確定不是神之後裔?它實在難以想像一個才先天境的修者深入火海時竟然如入無人之境。

「看來坑不了這小子了。」吞天雀一臉沮喪,暗自嘀咕。

蕭雲被碧光籠罩沒入那火海當中,在裡面是一條極深的火脈,如通達了地脈深處。

那條碧枝似發現了是寶物,瘋狂的向著裡面沒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