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三十二章九轉神丹?

第三十二章九轉神丹?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吞天雀顯得特別激動,幾乎驚呼了出來。

「你也知道九轉神丹?」在瞅了一眼那張地圖後,蕭雲將之收入懷裡隨後問道。

瞧吞天雀這興奮的模樣這神丹肯定不凡。

「恩。」吞天雀連連點頭道,「傳說這九轉神丹是神明留下的丹方,一旦煉成真的可以生死人肉白骨,就連那些壽元將近的人也可以平添百年壽元,這絕對是足以讓至強者爭得頭破血流,為之瘋狂的神丹!」

「這麼說這真是神丹了。」蕭雲雙眸微眯,瞅向那屍骸時不甚唏噓,終於明白了為何那紫炎王會落得這樣的下場,這樣的丹方,誰又不想爭奪呢?懷璧其罪果然是古之名言啊!

「快讓天爺看看那地圖是不是真的。」吞天雀顯得很興奮,剛才蕭雲將那地圖收得太早,並沒有看清楚全部地貌,它想要在看個清楚以後好找機會去尋找丹方。

「給你看?怎麼不見你將吞天至尊那傳承之地詳細的告訴我了?」蕭雲聳了聳肩,白了那吞天雀一眼後便將那地圖給收了起來,這麼重要的地圖怎麼能隨便給人看了。

「你太小氣了。」吞天雀連翻白眼,一臉鄙夷的說道。

「看你這麼興奮的模樣,難道也想獲得這丹方?」蕭雲收好地圖旋即饒有興緻的問道。

「當然了,有了這九轉神丹天爺就可以重塑肉身了。」吞天雀頗為興奮的說道,「到時候我恢復了肉身就可以再次縱橫天下,將昔日的那些仇人一個個踩在腳下。」

蕭雲聳了聳肩,道,「可惜啊,你沒有機會得到這九轉神丹的藥方。」

瞧得蕭雲這模樣,吞天雀急了,連忙一臉諂媚,道,「小子,不,小哥,我們一起合作如何?我帶你去找吞天至尊的傳承,你和我一起去找這九轉神丹的藥方,如何?」

「我不是沒有資格和你合作嗎?」見吞天雀這幅模樣,蕭雲不由得心中一樂。

之前這傢伙還一副冷艷高傲的模樣呢。

「我哪裡有說過這話?」吞天雀裝傻充愣,笑嘻嘻的說道,「你看,我們那麼有緣,我越看你越相似我失散多年的弟弟,這樣吧,我們結拜,你就當我兄弟,以後我們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這赤鳥說得眉飛色舞,越說越來勁。

「我去,死鳥,我像你失散的弟弟?我可是人好不好。」蕭雲連翻白眼,在此刻吞天雀那強者形象完全在他的心裡崩碎了,這簡直是一隻沒有節操的鳥,連這種話都說得出口?

「沒有關係,反正意思都一樣,要不你做大哥也是可以考慮的。」吞天雀臉不紅心不跳的說道,如今好不容易看到了重塑肉身的機會,豈能放過?什麼臉皮節操有用嗎?

對於這吞天雀,蕭雲徹底服了,不過心中也有了底,現在自己也算有了遏制前者的底牌,也不怕它會在耍那些小心思了,為了這九轉神丹想必這傢伙會老實些。

「你以後只要別做蠢事,我自然樂意和你合作。」蕭雲淡淡的說道。

「那是,我們都是兄弟了,我們怎麼會害你了。」見蕭雲同意了,吞天雀高興不已。

「看你以後的表現吧。」蕭雲聳了聳肩,拿著那紫炎鼎看了又看。

如今有了這本紫炎丹道,自己或許也可以成為一個煉丹師了。

「你滴出精血在鼎上,在將心神烙印在當中,就可以徹底控制它了。」吞天雀一臉諂媚。

蕭雲將信將疑,滴了一滴精血在鼎山,旋即將一縷心神釋放出來試著和紫炎鼎取得聯繫。

果然,在心神的溝通下,這寶鼎竟然真的和自己有了一絲聯繫,將那精血完全汲取融合。

特別是紫炎鼎感受到蕭雲有著紫炎武魂後,更是歡快的顫鳴了起來。

瞧這模樣,簡直就像似遇到了老朋友,有著要將蕭雲當中那紫炎王傳人的趨勢。

在和紫炎鼎取得聯繫後,蕭雲有了與之血肉相連的感覺。

他心神一動,那紫炎鼎竟然沒入了他的識海之內。

「看來這趟真沒有白來。」看著識海中的那寶鼎,蕭雲嘴角不由浮現出一抹笑容。

煉丹師!

這可是他以前從來沒有想到過的職業啊!

「若我真學會了煉丹或許就可以根治詩妃姐姐的毒了。」想到這裡,蕭雲更是會心一笑,每每看到那少女被劇毒折磨得一臉憔悴的模樣,他的心就有著那麼一陣刺痛。

而現在,這一切似乎將要結束了。

「也該離開了。」將紫炎鼎收好後,蕭雲掃視四方,在發現這裡已經沒有別的遺物後便在原地挖了個深坑將那紫炎王的屍骸埋葬了起來,這位前輩也算可以入土安息了。

「若你仇人未死,我或許可以為你報仇雪恨。」蕭雲望著那矮墳喃喃道。

隨後蕭雲轉身離去。

而在蕭雲呆在這處洞窟的時候,外面那些方家的修者卻依舊在等候。

「方瑞隊長,那小子都進去一天了,怎麼還沒有出來啊?」一個淬體境的修者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緊皺著眉頭,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旁邊的一些淬體境的修者也是一臉煩躁,口乾舌燥都快要被那炙熱的氣流烘熟了。

「他會不會已經死了啊?」就連那兩名先天境界的修者也是感到有些不耐煩了。

這裡的火流太炙熱了,簡直不是人呆的地方。

「在等兩天。」方瑞沉聲道。

他總是感覺那少年很不簡單,絕不能錯過這次機會,不然以後必成大患。

「我看不必等了,這小子多半已經死了。」一個先天境修者說道。

「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