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三十四章出手

第三十四章出手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一個先天境的毛頭小伙也敢口出狂言。」那老大眸光一沉,喝道,「給我殺了他,不要影響老子的好事。」在冷哼一聲後,這老大竟然是眸光一轉,就繼續瞅向了那白衣女子。

「有人來了嗎?」白衣女子那緊閉的眸子突然睜開,可是在見得前者的年紀後雙眸中不由得浮現出一絲失落,心中嘆息,「憑他可以對付這些惡人,救下我嗎?」

帶著幾分失落,白衣女子又閉上了眸子,整個世界似乎對她來說已經沒有了意義。

那種絕望,讓人看後不由得感到心痛。

蕭雲將那少女的神情盡數收在眼中,那顆心也是猛然一緊。

那感覺,就好像是看到了自己的妹妹在受苦一樣,同時一股怒火也是由心而發。

這樣柔弱的女子,怎麼能去欺凌?

「多管閑事,去死吧。」不等蕭雲出手,那些冒險者竟率先殺了過來。

至於那個老大則是一臉猙獰,帶著滿臉猥瑣向著那白衣女子瞅去,他那粗糙的手掌又撕下了一片布料,使得少女幾乎只剩下一抹束胸包裹著那呼之欲出的飽滿。

在她那呼吸起伏間,顯得特別誘人。

「畜生!」蕭雲眸中帶怒,有著殺意湧現,雙眸掃視著四方,一股浩瀚的靈魂波動向著那些冒險者傾覆而下,幾乎只是一瞬間,那些淬體境的修者全部靈魂潰散,氣絕。

至於有五位先天境修者則是一臉獃滯,停在了原地。

死!

蕭雲眸中有著一絲戾氣浮現,身形移動,宛若龍蛇遨遊在海中,手中長劍刺出。

刷刷!

劍光閃爍,所過之處,皆會帶出一臉血光。

那冒險團的幾位先天境修者竟然被頃刻抹殺。

隨後,蕭雲身影閃爍,真的如一條游龍一般穿透了空氣,出現在了那個冒險團的老大身邊。

森然的殺意,如那寒冬的冰冷滲入骨髓,這冒險團的老大渾身都打了一個冷顫,連忙偏過頭看去,待得他發現那個不過十五六歲的少年出現在了自己身後時雙眸驟然一縮,「你怎麼能……」

然而,不等此人將話語說完,一道劍光撲閃而來。

劍光一閃即逝,這男子只覺心口一涼,隨後便是失去了知覺,倒在了地上。

「死了么?」突然的變故,讓得那已然將心徹底冰封,對這個世界都絕望了少女心頭一動,憑藉著敏銳的感知她發現那個冒險團的男子氣息已然不在,待得她睜開眸子後果然發現了此人倒在了地上。

見此,她那雙眸子終於是浮現出了一絲希翼的眸光,那緊蹙的眉頭也是舒展了開來。

隨後,少女眸光掠動,便是發現自己的身前有著一個模樣俊逸的少年正將自己盯著。

見到這少年,她先是微微蹙眉,不過很快便是鬆了一口氣。

因為在這少年的眸子中,她並沒有發現剛才那些男子那種讓人厭惡的眸光。

反而在少年那雙漆黑的眸子當中,她看到幾分傷痛與憐惜。

這表情,倒彷彿看到了一個受傷的親人朋友,在為之悲傷。

蕭雲望著那少女,心中感到莫名的疼痛。

這女子也就才十八歲左右,那張精緻的容顏,幾乎完美無瑕,美艷得讓人窒息。

她就像似那九天的仙子,不食人間煙火,給人一種不可褻瀆的感覺。

可偏偏就是這麼一個美人,如今卻氣息孱弱,衣衫襤褸,簡直是讓人感到心痛。

莫名間,這少年竟然有著一種想要保護她的感覺。

這樣的女子,怎麼能受到傷害了?

蕭雲走到少女的身邊,蹲下了身子。

此時少女躺在地上幾乎不能動彈,就連那嘴巴都被一塊衣服碎片堵著。

蕭雲微微皺眉,便向著那少女伸出了手掌。

哪知少年這突兀的舉動卻使得那原本舒展了眉頭的絕世美人,黛眉緊蹙露出滿臉焦躁的波動,那身子不由得微微挪動,呼吸明顯變得急促了起來飽滿為之不停起伏,頗具誘態。

在經過了那男子粗魯的舉動後,這少女顯然對這種伸手的動作變得敏感了起來。

「我只是想幫你拿出你堵在嘴中的那布料。」蕭雲意識到了自己的唐突連忙縮回手,道。

似意識到了自己的尷尬情緒,那白衣女子也是逐漸恢復了情緒,那絕美的容顏上,浮現出一絲羞態,當下也不在躲閃,示意那少年幫自己將那堵在嘴裡的布料拿出。

蕭雲這才緩緩的將那布料拿出。

至此,少女深深的吸了口氣,心情也是開始逐漸得以平息。

「謝謝你出手相救。」白衣女子略顯吃力的眨了眨眼,抬望著面前的少年道。

「舉手之勞罷了。」蕭雲攤了攤手掌,笑道。

「你能將我扶起來么?」白衣女子略帶著少女的含蓄嬌羞,有些難以啟齒的說的。

「扶你起來?」蕭雲先是一愣,少女那一臉嬌羞的模樣,別有著一翻風情讓人痴迷。

「恩。」白衣女子點頭道,「我受傷不輕,已經沒有了力氣了。」

剛才她就已經身受重傷,隨後在準備自刎時又被那男子強勢出手,使得傷勢更重了。

蕭雲這時才向著那少女瞅去,發現此女身上衣服已經被撕裂。

一片雪白出現在視線當中,那隨著呼吸起伏的飽滿極具衝擊力,讓得這情竇初開的少年不由得咽了咽口水,一時顯得不知所措,忘呼了所以,只是盯著那片雪白。

被少年這般盯著白衣女子臉上浮現出一抹羞紅。

不過,她並沒有太多的反感。

因為少年雖然盯著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