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五十七章敗了?

第五十七章敗了?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蕭雲手掌牽引,旁邊元氣如龍蛇怒卷而出與那方浩的寒冥玄手印撞擊在了一起。

在這一刻,全場一片寂靜,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這蕭雲應該會被冰封起來吧?」眾人腦海中都冒出了這麼一個念頭。

雖然相隔很遠,可方浩那一掌所蘊含的氣勢及那恐怖的寒氣就連那些先天圓滿境的修者都感到忌憚,根本不敢與這少年硬接,只有避其鋒芒,可蕭雲卻是硬接了下來。

在眾人認為,這種舉動瘋狂的近乎找死了。

「呵呵,你這是找死!」方浩見此,也是猙獰一笑。

自己這一掌玄妙無比,那寒氣通過法訣演化,如幽冥寒氣,一旦觸及將如那附骨之疽幾乎不可驅除,就連先天圓滿境的修者都會飲恨在此掌之下,若是他踏入了先天圓滿,足以憑此硬撼那些普通的真元境修者了,可如今的蕭雲竟然敢憑藉先天中期接下此擊。

這不是找死是什麼?

幾乎所有的人都認為蕭雲必死無疑。

這一次,蕭雲只是動用了普通的玄階武技,龍蛇雙行中的一式怒海狂龍。

雙方才一交擊,一股強大的勁力就將這一式擊潰,武技的優劣瞬間就顯露了出來。

緊隨著,一股狂暴的寒氣如同那颶風一般向著蕭雲肆虐而來,似要將他淹沒。

在這一瞬間,這個比賽台就好像是一個面臨寒冬冰雪颶風肆虐的惡劣之地。

遠遠看去,蕭雲整個人都被那寒冥玄手印所釋放出來的寒氣給包裹。

這才是剛開始,那巨手印可是還沒有擊在蕭雲的身上啊!

一旦擊在了他身上,那該如何?

「好濃郁的寒氣,希望可以讓我武魂的枝條在壯大一分。」面對那狂暴的寒氣蕭雲卻是一臉火熱,吞天訣全力運轉了起來,身前驀地出現了一個氣旋,只是因為寒氣席捲而來,外人根本難以發現。

「吞天訣,給我吞!」蕭雲意念一動,那吞天訣猛然運轉,如一個幽深的隧道將那些寒氣全部吸入了丹田內,與此同時那武魂的枝條扎入了丹田,將那些寒氣全部吸收。

只是瞬息,蕭雲就可以感覺到當初那寒氣衍生出來的枝條又壯大了一些。

在吞天訣的吞噬下,方浩那寒冥玄手印的氣勢驟降。

砰!

不過饒是如此,那法印依舊是狠狠的拍了下來。

法印落下,如神來之手將蕭雲給震飛了出去。

遠遠看去,只見得那少年如斷線的風箏,倒飛而出,最後落在了兩丈之外。

「呵呵,我就說了,蕭雲面對方浩公子根本不堪一擊。」林小蠻見此,眉頭一挑露出一臉得意,向著旁邊的顏詩嫣說道,兩人似乎已經為此較上了勁,在相互擠兌。

顏詩嫣冷哼一聲,也不理會林小蠻,只是滿臉擔憂的將決賽台上的少年盯著。

「蕭雲哥哥受傷了嗎?」小丫頭瓊鼻皺起,一臉擔憂。

「哈哈,蕭雲中了方浩公子如此一擊,想必五臟六腑都被冰封了起來吧?」

「那寒冥玄手印應該是地階武技了,豈是蕭雲能承受得了?」方家的少年皆是滿臉歡喜,「就這點能耐也敢和方浩公子爭鋒?一個廢物也敢自稱為天才簡直是笑話?」

見得蕭雲被擊飛,譏諷聲響徹全場,方家的人更是暗自鬆了一口氣。

只要蕭雲被廢,就算他天賦再強又能怎麼樣?

沒有成長起來的天才一切都是枉然。

「也不知蕭雲少爺受傷了沒有?」蕭家的人滿臉擔憂,腦海一片空白,顯得六神無主,若是這少年身受重傷,真被那方浩給廢了,他們蕭家以後將靠誰來支撐啊?

一時間,眾人心情各異,都將視線彙集在那決賽台上。

然而,也就在此時,那個摔落在地的少年突然站了起來。

「他竟然站了起來?」一道驚呼聲驀地響起。

旋即,全場的人都是露出滿臉詫異之色。

中了那方浩的寒冥玄手印不是應該全身被冰封才是嗎?

怎麼這少年似乎沒有大礙,只是嘴角溢出了一絲血跡?

「你竟然沒有事?」方浩一臉驚訝,有些不可置信的將那面前的少年盯著,從對方的氣息來看,似乎並沒有受多大的傷,這怎麼可能了?他明明挨了我的寒冥玄手印啊!

這可是地階武技,威力無窮,那寒氣一旦侵入了體內,將可以迅速的將對方的元氣給冰封,然後凍其五臟六腑,乃至四肢,按照正常情況來說,蕭雲現在應該是躺在地上,成為了一根冰棍才是啊!

可如今這少年卻活生生的站了起來。

如此詭異的一幕,讓人震撼。

「難道是我剛才這一擊有問題?」方浩感覺自己的思緒有些凌亂了,「不應該啊,我剛才明明出了全力,而且那寒冥玄手印也是擊在了他的身上,將他給轟飛了啊!」

方浩帶著滿臉的錯愕,驚訝,雙眸緊緊的盯著面前的少年。

「你這冰之武魂不行啊!」蕭雲舔了舔嘴角的血跡,搖了搖頭,嘴角掀起一抹邪魅的笑容,一步步向前走去,他眉頭一挑帶著幾位玩味將那正滿臉驚訝的看著自己的方浩盯著。

「你居然沒有事?」方浩一臉詫異,看蕭雲這模樣哪裡像似有事情啊!

「當然沒事。」蕭雲走到了方浩面前,眸子微眯似笑非笑的說道,「你可還有什麼手段?」

少年話語很淡,卻充滿了一股霸氣,似乎根本沒有將方浩給放在眼裡。

這讓全場都沸騰了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本來以為這少年會被冰封,卻安然無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