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五十九章針鋒相對

第五十九章針鋒相對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不錯。」方老爺子掃視四方,沉聲道,「承蒙邱公子從天元宗帶來了一顆凝玄丹,老朽憑此在前天一舉踏入了元丹境,呵呵,這丹藥乃是浩兒那准師傅特地賜下,為的就是助他解決世俗間的事情,好專心修鍊,能有這麼一個師傅,真是浩兒之福啊!」

方老爺子語帶笑容,那當中的意思卻很明顯。

他是在告訴眾人,方浩就算敗了依舊不可輕視。

聽得此言,果然各族的修者先是露出一臉凝重之色,隨後一個個臉露笑容。

「恭喜方兄啊!」

「方兄從此踏入元丹境,將是一方梟雄,可稱霸一方啊!」

「我等以後必將以方兄馬首是瞻。」

「我紫雲郡城也是在於有著元丹境強者了啊!」

各族的長者都起身祝賀,向著方老爺子示好。

一個元丹境的存在,就算放在風月國也是少有的強者了。

誰敢不敬?

「諸位,今天我要為我孫兒討一個公道,還請各位個老朽一個面子,莫要插手。」方老爺子眸光環視四方,話語很淡,可當中的那絲寒意卻讓人感到心悸,皆不寒而慄。

不難想像,若是誰敢違抗,必將遭到雷霆般的打擊。

在場各大氏族的強者頂多就是真元境境,許多人不過為真元初期,豈敢拂這老爺子的意思?

就連那顏城主眉頭也是緊緊一皺。

「顏城主,想必你也沒有意見吧?」方老爺子眸光霍的一轉,瞅向那顏城主道。

「這……」顏城主眉頭緊皺,久久不語,最後他嘆息了一口氣,背對著那決賽台,露出滿臉無奈,如今就算他出手,也無法改變局勢,只會引來那方老爺子的怒火。

有著天元宗撐腰,這老鬼可是什麼事情都敢做啊!

「爹!」顏詩妃黛眉緊蹙,道。

「事已至此,為父也無能為力了。」顏城主嘆息道。

「哈哈,如此,荀兒去動手吧。」方老爺子嘴角掀起一抹獰笑道。

「是!」那方荀也是咧嘴一笑,便向著前方的決賽台奔掠而去。

真元境修者元氣磅礴,化為了真元,可以讓人短時間內高空滑行。

只是一個呼吸那方荀就掠出了百米之外。

「住手!」蕭海眸光一沉,就要出手。

蕭鴻也是展現出了真元境的實力。

「給我滾回去。」方老爺子眸光一沉,道,「哼,今天你們也得死!」

話語落下,這老爺子雙手一動,一個法印凝成,赫然向著那蕭海兩兄弟鎮壓而去。

這是重山印,如今被元丹境強者施展起來,威力驚人,整個高台的空氣都為之一盪,各族的修者連連後退,不敢久留,那般氣勢真的如有著山嶽落下,要鎮壓一切。

「這老鬼竟然踏入了元丹境!」在不遠處的決賽台上,蕭雲眸光一沉,露出一臉凝重,這次的事情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料,已經不能掌控,局勢對他們蕭家極為不利。

那個巨大的法印所散發出來的氣勢就連蕭雲都感到了一陣心悸。

元丹境之強大遠不是一般的修者可比。

「哈哈,蕭雲,你就算恢復了天賦,打敗了我又如何?今天不僅是你,就連整個蕭家都要覆滅。」決賽台上那方浩爬了起來,在見得他爺爺出手後一臉猙獰仰天笑道。

聽得方浩這刺耳的話語,蕭雲的眸光變得猩紅了起來。

在遠處,那重山印落下,還沒有觸及那蕭海兩兄弟,只是那股氣勢就壓迫得他們踉蹌而退,體內氣血在翻滾,真的如有著山嶽壓下,如此攻擊根本不是區區真元境的修者可以可以抵擋。

不難想像,若是那重山印鎮壓在身上,這兩人是否會被鎮壓得粉身碎骨,就此斃命。

「蕭家完了!」望著那蕭氏兄弟踉蹌後退的模樣,各族的長者腦海中都冒出了這麼一個念頭。

在那廣場中,那數以十萬計的民眾也是一臉嘆息。

這次變故太突然了。

「想滅我蕭家,老子就先殺了你。」蕭雲目眥欲裂,眸光驀地猩紅了起來,他如一個殺神,將那方浩給冷冷盯著,既然方家如此咄咄逼人,他也無需手下留情了。

咚!

蕭雲一步邁出,就向著那方浩走去,在他身上一股戾氣瀰漫而出。

方浩整個人都不由打了個哆嗦,面前的少年在此刻判若兩人,如一頭髮怒的獅子雙眸充滿了血腥,有著一股狂野的味道,尤其是後者身上的那股氣勢讓他感到莫名的畏懼。

「你……」方浩露出滿臉駭然,連連後退。

蕭雲眸光一凝,一股強大的靈魂力壓迫而下,震得方浩心神一顫,眸露獃滯。

如今蕭雲靈魂力之強大根本不是方浩這先天中期的修者可抵擋。

方浩眸光獃滯,愣在了原地,蕭雲一步邁出,一掌拍了過去。

「住手。」不遠處,那方荀掠來,見得蕭雲出手對付方浩,連忙發出一聲驚呼。

「你先給老子助手,不然小爺宰你了這龜兒子。」蕭雲眸光冰冷,手掌若爪將那方浩的衣領揪住,在那強大的靈魂力震懾下,後者渾渾噩噩,根本沒有一點反抗之力。

方荀皺眉,連忙停下了身形。

「蕭雲竟然出手對付方浩?」

「真有魄力。」見此很多人都是露出驚訝之色。

「豎子爾敢!」那方老爺子眸露殺意,卻也真的是投鼠忌器,手掌一動,將那要鎮壓在蕭氏兄弟身上的重山印給生生的卸了下來,那股反震之力使其身形微微一震。

咚咚!

蕭氏兄弟這才得以穩住身形,那脊背上冷汗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