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六十四章拔除方家

第六十四章拔除方家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不錯,只要蕭雲少爺被天元宗一些掌權人物看上,何須畏懼那邱家?」旁邊一些氏族的長者開口道,「邱家雖然勢大,也只是因為在天元宗有一些族人罷了。」

「區區一位長老豈能隻手遮天?」許多人出聲附和道。

聽此,眾人才是鬆了一口氣。

蕭雲也是微微點頭,不過他也知道,自己必須擁有足夠的實力才行。

不然,想要讓天元宗的人看上豈有那麼容易?

再者,那邱家只怕也不會放過自己,一切都不能掉以輕心。

不僅蕭雲心有擔憂,旁邊一些族人也是如此。

「爺爺放心,我會儘力的。」見族人依舊還有擔憂,蕭雲眸光一凝向著旁邊的老人說道,「我一定會成為天元宗的核心弟子。」為了這個家族,他也必須成為天元宗的核心弟子。

「爺爺相信你,不過你也不必有太多的壓力,一切順其自然就好。」蕭老爺子說道。

「不錯。」蕭海道,「這麼大的風浪都經歷了,還怕什麼?」

「對,邱家有什麼了不起?也不過有元丹境修者坐鎮罷了。」一些族人附和道。

如今老爺子踏入了元丹境讓他們信心倍增。

「此話倒是真的。」顏城主說道,「如今老爺子踏入了元丹境,若是在添一名強者的話,就算那邱家來犯也未必能討好,至於那天元宗,他們還不會貿然派人來此。」

「畢竟這片疆域,還有著束縛啊。」

在略微討論一翻後,眾人那顆懸著的心也鬆了下了。

「呵呵,不知蕭雲少爺打算什麼時候煉丹了?」有人笑吟吟的問道。

旋即眾人都投來詢問的眸光。

這些人最為關注的還是丹藥了。

聽到這裡,蕭雲眼睛一亮,丹藥或許可以改變一些局勢。

「明天我會整理一些藥材,到時候你們來蕭家取。」蕭雲說道,「只要籌齊了藥材,隨時可以煉丹,若是諸位籌齊的藥材達到了我的要求,或許可以給你們以純元丹為補償。」

他決定讓眾人看看能不能籌夠凝玄丹的藥材。

只要在有人踏入元丹境,至少可以保證家族不被邱家欺凌了。

至於天元宗,他還不敢公然出手滅一個氏族。

在這片疆域,可是有著明文規定,宗派強者不得插手氏族間的爭鬥。

越是那些強者越不可妄動,不然事情鬧大惹得天都域的使者出手,會殃及整個宗派。

「好,不管是什麼藥材,我們一定籌夠。」聽得有純元丹,各族的長者眼睛都亮了起來。

隨後,眾人陸續離開。

這次會比也是徹底落幕了。

「父親,我們接下來該要做什麼?」蕭海問道。

「派人去將方家拔除。」蕭老爺子眸光一凝,隨後發布了一個命令,決定要清洗方家勢力。

既然已經結下死仇,就不能讓這個氏族死灰復燃了。

「我也可以派人協助。」顏城主眸光一凝,決定封鎖城池,相助蕭家。

既然已經結盟,也就不能有所保留了。

蕭海等人立即就回去組織了人馬,浩浩蕩蕩的殺向了方家。

這一天註定將是一個難忘的夜。

這一天蕭雲出手,力敗方浩,為世人所銘記,名聲鵲起。

這一天蕭雲出手,竟在真元境強者邱雨辰手下扭轉局勢,將對方抹殺,震驚世人。

這一天方家被連根拔起,讓世人戰慄,蕭家之名徹底被人銘記。

「這蕭家不可犯啊!」無數人嘆息,心生感慨,這是一個不可侵犯的氏族,讓人敬畏。

不難想像,若是那個名為蕭雲的少年成長了起來該是多麼的強大。

不僅那些普通修者一夜難眠,就連那些氏族的修者也是久久不能寐。

要是這個少年真的可以煉製出凝玄丹,這代表這什麼?

這足以說明這個少年有著成為煉丹宗師的潛力啊!

一個煉丹宗師,那可是連那些大宗派當中都要巴結的存在啊!

有著蕭老爺子親自出手,頗為輕鬆的將方家給拔除了。

同時,在林老爺子,顏城主相助下,那方家幾乎沒有逃出什麼人。

在這些事情發生的時候蕭雲卻是呆在了自己的練武室內調息。

這一次他耗費了太多的靈魂力,必須得儘快恢復才行,不然很難有足夠的精力煉丹。

滅神訣運轉起來,蕭雲的精神力不斷的恢復。

不僅如此,那武魂綻放出的生命氣息也讓他的靈魂得以急速恢復。

經過一夜的苦修,蕭雲的靈魂力才得以逐漸恢復,到最後他竟然感覺到自己的靈魂力比以前還強上了一絲,似乎在經歷了這次大戰後,他的靈魂力也得到了淬鍊。

「終於恢復了靈魂力。」蕭雲鬆了口氣,如今靈魂力恢復,也就是說他又可以催動那滅神之矛了,如此,自己也就等於有了一個殺手鐧,可以在關鍵時刻自保了。

在恢復了靈魂力後他也是不由釋放出心神向著吞天塔感應而去。

在那塔壁第一層上儼然有著一片符文。

這符文如一個深邃的通道,似要通入九幽,當中一根短矛,散發出一股攝的氣息波動。

這股氣息似乎真的要滅神弒佛。

「可惜,這滅神之矛所需要的靈魂力太強了,不然我足以憑此力戰真元境強者。」蕭雲心中略帶著幾分惋惜,不過當他瞅向上方那塔壁第二層時不由感到一陣莫名的激動。

在第一層就有著滅神之矛這種靈兵存在,卻不知在第二層有著什麼強大的兵器了?

略微沉吟,蕭雲就將心思收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