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六十六章心服口服

第六十六章心服口服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火炎武魂和異火都是有靈之火,可兩者的差距卻幾乎是天壤之別。

修者掌控異火想要完全控制卻也會有著許多的限制,不能真正的達到意到火隨的地步,唯有融合異火使之化為武魂,二者心神相連化為一體,才可以做到意道火隨的地步。

就在袁大師為蕭雲那對火炎的控制力感到驚訝的時候,那少年此刻已然將第一顆藥材煉製成功,旋即他控制著火炎,將那葯泥包裹到鼎爐的另外一邊,將另外一株藥材給投了下去。

呼!

鼎內火炎撲閃,就將那剛投入的藥材包裹開始繼續提煉。

而那先前煉好的葯泥則在旁邊被一股極小的火炎包裹著,在慢慢的以溫火提煉。

「竟然已經可以一心兩用。」見此,袁大師那雙眸中不由露出幾分驚訝之色。

身為煉丹師的他可是知道,在同時控制兩道火炎去提煉藥材是多麼艱難的事情。

一般人想要達到這個地步,絕不是一兩個月可以完成。

就算是一些煉丹幾年的人在這一步時也得小心翼翼,因為心神一個控制不好就會使得那些已經煉成的葯泥被毀壞,如此就會導致這味丹藥得重新煉製,也是如此煉丹的失敗率極高。

可仔細看那少年的神色,似乎顯得頗為輕鬆,並沒有那分應有的緊張。

「他真的只是學煉丹一個月?」袁大師滿臉詫異,他不由瞪大了眼睛繼續盯著那少年。

在旁邊,各族的長者也是滿臉好奇,心中嘀咕不已。

雖然眾人不會煉丹,可也知道催動火炎一心二用煉丹的難處。

要知道,煉丹時火炎的大小,溫度的高低,以及時間的長短可是都有著極為精確的要求,就算是一絲一豪的差距也會使得丹藥品質下降,或者直接使得藥材被毀。

望著那少年的舉動,旁邊的一些人都不由為他捏了把汗,額頭汗珠滑落,可見眾人此刻是何等的緊張。

嗤!

火炎一閃,將那第顆藥材煉出的葯泥包裹到旁邊小心溫煉,隨後蕭雲又拿起一株藥材投入了那鼎爐內,在裡面紫光閃爍,一道火炎分了出來,開始繼續提煉藥材。

而此刻,蕭雲就算是一心三用了。

可就是如此,他在操控火炎時依舊是得心應手,並沒有一絲手足失措的模樣。

如此掌控力儼然不是一個才煉丹一月的修者可有的。

「如此嫻熟的手法,超強的掌控力,他應該煉丹數年了才是啊!」袁大師砸了砸嘴,很難想像這個操作熟練,煉起丹來遊刃有餘的少年只是煉丹一月,這簡直就是一個老手啊!

雖然心中驚訝,不過袁大師也沒有出聲,因為煉丹時容不得打擾。

隨後,蕭雲繼續投藥材。

最後,煉製先天丹的七味藥材全部被提煉而出。

蕭雲在煉製時,最多的時候竟是分出了七個火團溫煉藥材,如此掌控力讓人驚訝。

「這還是人嗎?」袁大師心中震撼不已,要知道,他可是無法做到啊!

在平時煉丹時袁大師都會將煉出的一味葯泥給提取出來,放置在一邊,等所有的藥材全部提煉完畢後在置入丹爐內一起煉製,融合,從來沒有如這個少年這般一心七用。

「這得多強的靈魂掌控力啊?」袁大師不由砸了砸嘴,眸光瞅向那少年時充滿了敬意,那表情簡直就像是在面對一個煉丹大師,哪有剛才要考驗這少年的那架勢啊!

七味藥材煉製完畢,蕭雲開始將之一起融合。

這就是煉丹時最為重要的一個程序融丹了。

丹藥是否能成形就在此一舉。

而成丹失敗的因素卻有許多。

如藥材的藥性沒有提煉出來導致各種藥材產生了排斥,也有原因是煉丹師掌控力不行,或者心神受到了外界的干擾,影響了丹藥的融合,諸如此等的因素還有許多。

可蕭雲在融丹時卻顯得很輕鬆。

他連純元丹,凝玄丹都那種狂暴的藥力都可以掌控,何況這區區的先天丹了?

這種丹藥他可是煉製成功了有數以百枚了啊!

鼎爐蓋好,蕭雲開始控制著火炎融丹。

在不久後,在裡面依稀有著絲絲葯香飄溢而出。

這葯香撲鼻,讓人吸上一口都感覺精神一震。

「好濃郁的葯香!」

「這是要成丹了吧。」各族的長者心中都忍不住讚歎一句。

旁邊的袁大師雙眸火熱,當中儘是期許之色。

「看來這蕭雲真是不簡單啊!」顏城主眸子微眯,嘴角不由浮現出一抹笑容喃喃道。

在眾人滿心期許的時候,一股香醇的丹香瀰漫而出,那丹鼎也是微微一顫。

「要成功了嗎?」在這一刻,所有人的繃緊了神經緊緊的將前方的鼎爐盯著。

旁邊的袁大師也是顯得緊張不已,此次這少年煉丹可是連一味藥材都沒有毀去,幾乎是一氣呵成,若是最終得以丹成,這代表著什麼他可是比任何人都清楚啊!

至此,蕭雲才從那種忘我的狀態種退了出來,他心神一動,紫火隨之從那鼎爐內退出,被收入了體內,旋即鼎蓋被拂開,一股香醇的丹香瀰漫開來,在那裡面赫然也是出現了一顆淡黃的丹藥。

這丹藥呈晶瑩剔透,好像一顆寶石,閃爍著燦燦光芒。

蕭雲手掌一動,一股元氣席捲而出就將那丹藥給卷了出來。

這種掌控力讓人驚嘆。

「丹成了?」望著蕭雲手中的那顆丹藥,各族的長者都不由靠了過來,皆眸露好奇。

他們可是第一次如此身臨其境的觀看別人煉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