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六十八章聖體?

第六十八章聖體?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蕭雲回到自己院子,立即進入了蕭靈兒的屋子。

此刻,在裡面蕭老爺子等人也正在旁邊,都眉頭緊鎖,滿臉擔憂。

這麼強大的寒氣早就驚動了眾人,可是蕭老爺子趕來後卻發現自己根本束手無策。

更甚者,就算那真元境的蕭海等人站在屋子旁邊都是感到一陣心悸,似乎要被冰封。

這麼恐怖的寒氣讓人忌憚。

「雲兒,你來了。」

見到蕭雲走來,眾人才鬆了一口氣,也只有這少年才能解決這棘手的事情了。

蕭雲點了點頭,立即走到那少女的床邊。

此刻,那紫色的木床已經覆蓋起一重冰霜,在那床沿甚至還雲著冰晶在凝聚如一片冰晶的世界,那種寒氣根本不是屋子裡的那些火堆可以驅除的,就連蕭老爺子也是眉頭緊鎖,對這寒氣頗為忌憚。

「快來,你妹妹快不行了。」蕭老爺子連忙喊道。

蕭雲一步上前,看到那幾乎完全被一重冰霜覆蓋,心痛不已。

如今的蕭靈兒已經昏迷了過去,玉手冰冷,完全被冰晶覆蓋。

蕭雲抓起少女的玉手,武魂運轉就開始汲取當中的寒氣。

在武魂的全力汲取下,蕭靈兒體內的寒氣才稍微得以緩解,不過也僅僅是如此。

這次的寒氣太強了,就連蕭雲也感到有些忌憚,在拔除寒氣時還得運轉武魂為自己驅寒,不然在這種寒氣的侵蝕下他的經脈也將被冰封,不是武魂就可以抵擋得了。

饒是如此,在這寒氣的侵蝕下,他的武魂也不能一時全部汲取,讓蕭雲靈魂都感到戰慄,如要被寒氣冰封,有著要失去意識的趨勢,感受著自己靈魂帶來的不適,蕭雲立即運轉吞天滅神訣。

在吞天滅神訣,碧樹武魂以及紫炎武魂的相互輔助下,蕭雲這才得以穩住心神。

與此同時,他武魂上那根寒氣繚繞的枝條也終於是開始不斷的壯大了起來。

這種情況持續了很久,足足兩個時辰後,蕭靈兒才得以蘇醒,可是她身上的寒氣依舊,蕭雲那武魂吸收寒氣的速度,根本無法超過少女體內寒氣滋生的強度,如此下去,很難根治。

「怎麼會這樣?」蕭雲眉頭緊鎖,這麼強大的寒氣,到底是怎麼滋生出來的了?

要知道,那擁有著冰之武魂的方浩體內滋生地寒氣也不過如此,無法和蕭雲的紫炎武魂抗衡,可如今蕭靈兒體內的寒氣卻遠遠超過了方浩那些寒氣的數十倍。

以此推算,蕭靈兒豈會是一般人可比?

「或許妹妹真是萬中無一的體質,可到底是什麼體質了?」蕭雲心中嘀咕著。

「這種體質很強。」吞天雀說道。

「怎麼個強法?」蕭雲問道。

「本來我以為他是極寒之體,可現在看來,遠遠不是那麼簡單了。」吞天雀說道。

「哦?」蕭雲露出詢問的聲音。

「這或許是聖體。」吞天雀說道。

「什麼!聖體?」一聽到此話,蕭雲心神都是一震。

何為聖?

那是可巔峰的存在,豈是等閑。

「對,應該是聖體。」吞天雀一臉肅然,道,「而且我懷疑她的體質和冰神宮的聖體接近。」

「冰神宮?」蕭雲一愣,顯然不知道這是什麼樣的存在,不過見吞天雀那副肅然的模樣,很明顯這冰神宮絕非等閑,應該是一個超級勢力,聽其名就可知道它的不凡啊!

神宮,豈是一般人可自命的?

「傳說冰神宮的先祖為冰神的後裔,他們的後代體質特俗,都擁有著冰神血脈,一旦全部覺醒可比肩先祖,就算只是覺醒一部分血脈也可以縱橫一方,成為不世強者。」吞天雀說道,「至於那些血脈完全接近先祖的人則可稱為聖體,這可是能成為天地至尊的體質啊!」

「天地至尊!」聽到此話,蕭雲整顆心都是一顫,掀起了驚濤駭浪。

自己的妹妹擁有這種體質嗎?

這實在讓人難以想像。

「當然,你妹妹的是不是聖體還難說,不過瞧她上次和這次寒氣覺醒的強度相比,她的體質絕對不凡,以後成就不可限量,當然,若是無法引導,下次寒氣覺醒,只怕你根本無能為力。」吞天雀一臉凝重的說道。

蕭雲嘆息,本來這體質應該是好事,可現在卻成為了一個負擔。

莫說下次,就連這次他盡了全力也還不能保證自己妹妹的安危啊!

「可惜,可嘆,如此體質卻生在這麼一個鳥不拉屎的地方,真是埋沒了英才啊!」吞天雀一臉惋惜,如此人物,若是得到培養絕對是天地間的至強者,可以縱橫四方。

「哎。」蕭雲也是不由得嘆息一聲,隨後他也不多想,只有儘力替蕭靈兒拔寒氣。

不管以後如何,至少現在他會竭力保住自己妹妹的性命。

就這樣,夜幕已然降臨,天邊明月高掛,冷風兮兮,可屋子裡的少年依舊在默默的為他妹妹拔除寒氣,漸漸的蕭雲的身子也快要受不了呢,他的紫炎武魂雖然很強,可在被融合時也很孱弱了,長時間抵擋這些寒氣對自身會雲著很大的損耗。

「雲兒,你可得擔心身體啊!」蕭老爺子在旁邊嘆息,想要勸阻卻也不好開口。

畢竟,蕭雲和蕭靈兒相依為命,關係遠不是一般的兄妹可比,自己也不好開口。

同時,對那少女的苦厄命運也是頗為同情。

「哥,你別管我了。」蕭靈兒艱難的鼓足一口氣,那略顯朦朧的眸子盯著身邊的少年道,「我這副模樣就算這次活了下來,以後也好不了了,你不要為了我而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