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七十四章強勢出手

第七十四章強勢出手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若是將天炎牌交出來,否則鐵家的人全部得死。」齊鍾一臉陰沉背負著雙手道。

「要戰便戰。」鐵二爺長刀一動,氣勢如山,不肯退卻。

已經結下了死仇,豈能退步?

要是讓天炎牌落在了齊家人手中他們鐵家將遭到更大的威脅。

「動手!」見鐵二爺如此固執,齊鍾眸光一沉,當即揮手道,「一個也不要留。」

「是!」齊家的人一個個皆眸光陰森,手掌一動,那弓弩立即發射而出。

這些都是妖獸筋骨煉製的弓弩,威力極強,如今由先天境的修者拉動連峭壁都可以射出一個大洞,一般的修者很難抵擋,也只有真元境的高手才可以幸免於難。

咻咻!

一支支利箭穿透了虛空向著前方的營帳射去,破空之聲響徹開來,刺人耳膜。

望著那密密麻麻的的箭矢鐵家的修者一臉驚恐,連忙揮舞著冰刃,全力抵擋。

殺!

鐵二爺眸光一沉,手持著大刀當空舞動,強勁的真元席捲而出,如同一條刀河當空攪動,漫天的箭矢被捲入當中,全部化為了齏粉,真元境的氣勢讓人驚駭。

銀河卷天!

鐵二爺輪舞著大刀猛的向前殺去,那刀芒如同一條長河怒卷而去,頓時將幾位齊家的修者掀飛,在這股狂暴的力量下,那些人一個個口吐鮮血,幾乎不堪一擊。

「殺!」齊鍾兄弟眸光一沉,一起出手殺向了鐵二爺。

這兩兄弟,分別持著一個鐵叉,還有一個持著狼牙棒,在上面都淬上了劇毒。

這冰刃都是玄兵,鋒利無比,切石如木,僅僅是比那些靈級的法器要差一些了。

兩人都是真元境高手,一個是真元境後期,一個是初期。

鐵二爺也是真元境後期,卻要圓滿了。

不過,在兩人的出手下,他立即就沒有了空暇對付其它人。

砰!

真元境出手,刀芒驚天,如長虹貫日,又如風捲殘雲,所過之處巨石化為齏粉,那狂暴的波動勢不可擋,讓得那些先天境修者連忙避開,不敢觸其鋒芒,這種波動一旦波及,足以重傷。

鐵家和齊家的人都退避開來。

可是齊家的人卻在向著那營帳接近,箭矢射去,馬上就有幾個人重傷。

啊!

慘叫聲不斷響起,有人中箭後感到四肢無力,被劇毒所侵襲,導致行動不便,接著又被箭矢射中,才是片刻罷了,就有兩個人飲恨在箭矢之下,鐵家的修者心中感到恐懼。

之前他們就是因此死了十幾人,當中還有著一個真元境強者為了斷後導致斃命。

「快,我們結成一圈,背靠著背,一起抵擋箭矢。」鐵家一個長者大喝道。

馬上,眾人立即圍成一圈,一起揮舞著冰刃抵擋箭矢,這才使得局勢略緩了下來。

可饒是如此,依舊有人受傷。

啊!

馬上就有人中箭,手臂黑血流出,一片烏青。

啊!

又有人中箭,咽喉都被洞穿了。

鐵家的人都是先天境,實力也不弱,可面對那源源不斷,角度刁鑽的箭矢也無法全部抵擋下來,各種武學,強大也是容易被那強力的箭矢給擊潰,畢竟對方也是先天境修者啊!

另外一邊齊鍾手掌一動擲出了一個鐵球,驀地被那鐵二爺給擊中。

砰!

一聲悶響傳出,黑氣朦朧,一股毒氣立即向著四周瀰漫開來。

「這是毒霧!」鐵二爺眸光一沉,連忙屏住呼吸。

「哈哈,這是取自烏奎蟒的毒囊煉製成的劇毒。」齊鍾咧嘴一笑道,「我看你能堅持多久,這毒一旦侵入體內,就連真元境修者也無法逼出,嘿嘿,這次你們鐵家必敗。」

「你們齊家怎麼會精通這煉毒之術?」鐵二爺真元鼓盪,將自己完全護住,以抵擋那些毒霧,同時他滿臉凝重的盯著那齊氏兄弟,瞧他們那模樣,似乎有著解藥啊!

「你到地獄去問吧。」齊氏兄弟猙獰一笑,一起合擊,殺向了鐵二爺。

鐵二爺在防備劇毒侵入身體時還要應付兩名真元境修者的攻擊顯得有些捉襟見肘了起來。

片刻後,鐵二爺被一股強力襲中,差點沒有被那鐵叉掃中。

咚咚!

他身形連退,氣血翻滾,嘴角間竟然溢出了一絲血跡。

鐵家人一片慘敗,齊家的人在將箭矢射完後殺向了眾人。

慘叫聲不斷響起,在營帳內鐵三小姐滿臉擔憂。

「公子,我的毒要好了嗎?」

「可不可以先停下來,我要去救我的族人。」鐵三小姐一臉焦急,從外面的慘叫聲聽來,不難想像,此刻的族人在遇到什麼危機,這讓她坐立難安,恨不得上去浴血奮戰。

「馬上就好了。」蕭雲也是一臉凝重,在加快拔毒的速度。

咻!

幾道箭矢射穿了營帳,向著卧榻上兩人射來。

「小心!」一根箭矢直取蕭雲的後腦,讓得對面的鐵三小姐大驚失色。

蕭雲卻是一臉淡然,他左手一拂,一股元氣席捲而出,帶著一股紫色的火炎立即將那激射而來的箭矢給焚為了虛無,緊隨著他,手掌一動,紫炎消散,一切顯得風輕雲淡。

「這是什麼手段?」如此一幕,讓鐵三小姐一愣一愣的,那美麗的眸子瞪得大大的,瞅向面前少年時,充滿了怪異的表情,這也太厲害了吧,只是那麼一動紫光閃爍,就焚掉了如此凌厲的一箭。

「他是先天境的修者嗎?」鐵三小姐滿臉疑惑,「剛才那炙熱的氣息是火炎嗎?」

隱約間,她覺得這個少年變得深不可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