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七十五章震驚四野

第七十五章震驚四野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當初蕭雲的靈魂力就可以震懾先天后期的修者了,如今他連續突破,達到了滅神訣第一重圓滿境,此時的靈魂力強大無比,才一席捲而出,那兩個齊家的修者腦海就是嗡鳴作響。

嗡!

兩個人如遭雷擊,露出滿臉驚恐,皆停在了原地,依舊做出手持兵刃欲殺的姿勢。

「都停了下來?」幾位鐵家中箭受傷,被眾人護持在一邊的青年眼睛都快突出來了,都露出詫異之色,剛才那個齊家修者就是這樣被殺,現在這兩人難得又要步入後塵了?

果然,下一刻蕭雲出手,掌心多了一柄玄鐵劍,長劍一動,如同電光閃爍那兩人立即斃命,幾乎是被一劍封喉,就此飲恨,如此凌厲的手段,讓得鐵家的人心頭一震。

「這小子真狠。」與此同時,這些人都是充滿了火熱,對這陌生少年好奇不已。

這蕭雲似乎不是先天境那麼簡單啊!

「這小子是誰?怎麼之前沒有見過他?」齊家的修者也是滿臉驚訝,只是一瞬息就有著幾個族人殞落,實在太讓人難以置信了,瞧這少年的模樣也只是十六七歲啊!

「給我滾!」蕭雲眸光掃視眾人,語氣淡漠,說道。

「哼,不管你是誰,今天必死。」

「鐵家的人一個都別想活著離開!」

「給我射死他!」齊家的人一個個眸光陰森,帶著幾分猙獰的語氣喝道。

「是!」在後方,那一隊手持弓弩的族人立即張弓,一起對準了蕭雲。

咻咻!

只是瞬息,就有著二十幾根箭矢洞穿了虛空,帶著陣陣破空聲向著蕭雲激射而來。

不僅如此,這些人立即搭箭,連續發射,似要將那少年湮滅在箭雨當中。

一根根鐵箭射來,密密麻麻,讓人感到頭皮都是一陣發麻,如此凌厲的攻擊就連先天圓滿境的修者都難以獨力抵擋下來,也只有遠遠的避其鋒芒,可蕭雲臉色卻是一冷。

「既然如此,就休怪我無情了。」蕭雲眸光一凝,身形突然一動,如同鬼魅一般向著前方掠去,完全置身在了那箭雨當中,沒有一絲畏懼之色,讓得鐵氏和齊家的人都是不由感到震撼。

「這小子不要命了嗎?」眾人心中驚訝,膽敢穿梭在箭雨當中,這還是一個普通的先天境少年嗎?

蕭雲邁步掠出,如同游龍穿梭在箭雨當中,憑藉著強大的靈魂力他幾乎可以計算出那些利箭划過的軌跡預先知道它們將射在哪裡,然後憑藉著靈活的身形避開。

火雲掌!

與此同時,蕭雲手掌一動,就運轉了體內的紫炎武魂,隨著雙手牽引,一個紫色的火雲驀地凝聚而成,而後化為巨掌,向著前方那激射而來的箭矢狠狠的拍了過去。

炙熱的火流如同雲霧席捲開來,讓得虛空都似要扭曲了起來,附近的溫度驟然飆升。

蕭雲儼然將火雲掌催動到了極限,才一施展出來就驚動了所以的人。

「好灼熱的氣息。」

「這是火焰凝聚出來的武學嗎?」

「這少年難道身具異火?」附近一些大戰的人都不由側眼看來,心中震撼不已。

身懷火炎,這在修者當中可是百萬個也難以找出一個啊!

此等人物皆是天之驕子,這個少年怎麼會有此神通?

最為驚訝的莫過於鐵家的修者了,一個萍水相逢的少年,竟然有這種驚人的底蘊。

「沒有想到遇到了一個天縱之才。」鐵鋒等人眸子微眯,心中不甚唏噓。

一些曾經對蕭雲不屑的青年更是感到自慚形穢連連搖頭。

以前他們還擔心這個少年會藉機猥褻他們三小姐呢。

可此等天才,何須如此?

這種人物為萬中無一,是無數女子的夢中情人。

也就在眾人心思各異的時候,那個紫色的火掌如同那璀璨的煙花一般爆炸了開來。

砰!

巨響震天,火光四射,一股炙熱的氣流肆虐開來,籠罩四方,將那一根根急射而來的箭矢湮滅,炙熱的火流似可焚裂天地,那些精鋼澆鑄的箭矢在這些火流下竟是化為了鐵水。

與此同時一股強大的火浪席捲開來,那種炙熱的氣流直接是將那些手持弓弩的齊家修者淹沒,眾人只覺自己被一股火浪捲入了火海當中,吸入的氣息都炙熱無比,體內五臟六腑都好像要被燒熟了。

咚咚!

在這股強大的氣流下,齊家眾人身形不由自主的被震退了開來。

「好恐怖的火流,難道是有火山噴發嗎?」這些人露出滿臉駭然,瞪大了眼睛想要看清楚前方那少年的模樣,可惜紫光耀眼,他們根本無法看出丈許外的事物。

「哪來的火炎?」就連遠處的大戰的真元境修者也是為之動容。

炙熱的火流席捲而過,在附近引起了熊熊烈火,氣勢驚人。

就在眾人為之驚訝的時候,一道人影驀地一閃,從那紫色的火光中掠了過來。

「不好!」齊家那些被震退的弓弩手都是一驚。

刷!

蕭雲手持長劍,向著眾人殺去。

劍光閃爍,如靈蛇吞吐,奇快無比,劍光一閃就奪去了一命。

不僅如此,蕭雲還將靈魂力釋放了出去,那些弓弩手感覺腦海一震,都失去了意識。

刷刷!

幾乎是片刻,那出手對付蕭雲的二十幾名弓弩手盡數倒在地上,就此氣絕。

紫光漸漸消散,火流迴旋被那少年吸入體內,峽谷當中血流如河,一股血腥之氣瀰漫開來,那氣息刺激人的心神感觀,不僅是齊家的人就連鐵家的人也感覺自己的心要跳了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