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八十五章致命暗器

第八十五章致命暗器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待得滅神二字吐出,一股強大的靈魂波動凝聚成線,就向著那鐵大爺激射而去。

這次蕭雲並沒有完全滅神之矛,因為那太耗費靈魂力了,如今只需要憑藉著那股強大的靈魂力影響那齊老爺子的心神就好,只需一股瞬息就可以扭轉局勢讓鐵家主脫困了。

當那股強大的靈魂波動席捲而出的時候,附近的空氣都似乎有著那麼片刻凝固,眾人只覺如有神靈降臨,心神感到莫名的恐懼,那齊老爺子只覺心神一顫靈魂都是開始戰慄了起來。

「這是?」齊老爺子身形微微一滯,就連那緊握的長槍也停止了向前刺去的舉動。

「好機會。」那方才還處於危險當中的鐵鎮嵐卻是眼睛一亮,連忙穩住身形,身子扭轉,跨步而出,避開那長槍的攻勢,手中的長戟一動,就向著那神情獃滯的齊老爺子劈去。

鐵鎮嵐雖然受傷卻也是身經百戰的強者,一有機會那反應速度可謂讓人咂舌。

戟芒凜冽,寒光閃爍,攜帶著一股似可碾碎一切的真元之氣向著那齊老爺子傾覆而下。

長戟落下,那強大的氣勢直接將齊老爺子的身形給震退幾米。

與此同時,他身上的真元之氣也是隨之潰散,那長槍氣勢不在。

「不好。」齊老爺子眸子猛地一動,當中有著光芒閃爍,感到了一股危機。

可惜,等發現時一切已經來不及了。

咔嚓!

長戟一動,一道寒光划過,齊老也子只覺脖子一涼,便是身首異處。

「怎麼會這樣?」附近,齊家的修者一愣,感到滿臉錯愕,剛才還是他們老爺子出手,殺向那鐵鎮嵐怎麼才瞬息間局勢就被扭轉,兩人的角色被調轉了過來了?

「老爺子!」

「阿爹!」齊家的人驚呼,目眥欲裂,死死的盯著前方。

這結果太出乎人預料了,齊家許多修者至今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只是怔怔的盯著前方。

「這是怎麼回事?」遠處,各大府邸那些高台上,正向此眺望而來的修者也是愣了一愣,剛才明明是齊老爺子佔據了上風,馬上就可以將那鐵鎮嵐一舉擊斃了啊!

怎麼才是一瞬息,齊老爺子就身首異處了?

「難道是那個少年?」在略微驚詫後,眾人眸光一動,便將視線彙集在一個少年身上。

剛才正是這個少年出言喝止,然後局勢就改變了,難道齊老爺子是被那驚呼聲給影響了心神才會被鐵鎮嵐給趁機出手?可也不對啊!堂堂的齊老爺子就算是一時分心,也不至於如此才是。

就在眾人滿臉錯愕,為齊老爺子的身死感到驚訝的時候,鐵二爺忍著重傷出手,將一位真元境修者斷去一腿,使之徹底失去了戰鬥力,至此齊家也就只有兩個強者了。

鐵鎮嵐瞥了一眼那被自己所斬的齊老爺子,心中也不甚唏噓。

「噗!」不過,他才守住攻勢,一口鮮血就是從口中吐出。

剛才那一擊幾乎動用了他全部力量,使得體內真元運轉猛烈,讓那些劇毒也侵入了五臟六腑,那傷勢變得更嚴重了起來,就在他吐出的血液當中也有開始呈現黑色了。

「爹。」鐵蓉兒一臉焦急,連忙向著父親奔掠而來,將那搖搖欲墜的鐵老攙扶住。

「我沒事。」鐵鎮嵐深吸了口氣,努力壓制體內的巨毒,擺了擺手道。

「那小子是誰?」在不遠處,馮毒師眸光陰沉,似發現了不對。

剛才那一幕,太詭異了應該和那突然出現的少年有關,這讓他不由得眸露警惕。

「馮師,怎麼辦?」齊家幾位長者都退到一邊,向著那馮毒師說道。

如今齊老爺子殞落,他們顯然是以此人馬首是瞻了。

齊家的人都向著馮毒師靠攏。

「殺!」鐵二爺等人則是步步緊逼,他忍住毒勢也要拚命一戰。

「急什麼,一切有本座在,他們翻不出什麼浪。」馮師眸光一凝,掃視了一眼四方,喃喃道,「現在也只有動用殺手鐧了,只要得到了天炎牌,我一樣可以有所收貨。」

馮毒師一臉陰森,他手掌一番,掏出了一個菱形的鐵制物體。

這東西上面刻有一些符文篆刻,才一出現就有著一股晦澀的波動瀰漫開來。

「這是什麼東西?」蕭雲遠遠的就感覺到了一股特殊的波動,那波動似乎和靈魂力有關係,他立即感應而去,就發現了那馮毒師手中所拿著的那個怪異的鐵形物體。

「不好,這東西刻有符篆,算是低級法器了。」在蕭雲心生詫異的時候,吞天雀開口道。

「低級法器?」蕭雲一臉詫異,對此很陌生。

這東西也演算法器?

「恩。」吞天雀道,「這東西可以憑藉靈魂力催動。」

也就在這時,鐵二爺帶領著眾人已經向著馮毒師等人殺去。

咻!

凜冽的刀芒划過天際,撕裂了虛空,直取那馮師。

與此同時,另外三名真元境修者也是同時出手,打算瓦解齊家的勢力。

「來得正好。」馮毒師猙獰一笑,心神沉入那掌心的物體當中。

嗡!

待得他的心神沉入裡面,可以發現那菱形法器上面的符篆光芒一閃,一股晦澀的波動便是從當中瀰漫開來,隨後馮毒師眸露寒意,手掌一動就將那菱形法器給擲了出去。

就在那菱形法器擲出的時候,紫光閃爍,上面一個個符篆好像活了過來一般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只聽得砰的一聲,那法器猛地爆炸了開來,而後一個個宛若利刃一般的鐵片便是向著前方激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