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八十六章驚人一擊

第八十六章驚人一擊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去給我殺了他。」齊家那長者大手一揮,立即有著六名先天境的修者掠向蕭雲。

很顯然,此人打算試探一下蕭雲的實力。

「殺!」那六位先天境修者向著蕭雲走去,隨後在距離後者不過兩丈時都縱身一躍,皆手持著冰刃殺去,先天境的修者已經可以元氣外放,那刀芒所過凌厲無比。

呼!

六人一起出手,實力可謂驚人,元氣長虹如蜘蛛網傾覆而下。

「既然如此,就休怪我無情了。蕭雲眸子微眯,一股強大的靈魂波動立即從他身上瀰漫開來,那股靈魂力宛若天幕傾覆而下,才一席捲而出就使得那六名先天境修者身形都是一滯。

「好強的靈魂波動。」不遠處,馮毒師眼瞳驟然一縮,喃喃道,「怪不得剛才那齊幕會被鐵鎮嵐所殺,原來是這小子在出手,沒有想到在這小小的北嵐城竟然會有這種人物。」

刷刷!

也就在此時,蕭雲身形一動,劍光閃爍,如同靈蛇在舞動,幾乎只是一個呼吸那六名修者就被一劍封喉,直到那種疼痛傳來,他們才恢復了神智,愣愣的看著自己的傷口。

「好快!」幾人呢喃一句,隨後都應聲倒下。

這六個修者有人剛躍入丈許高,有人剛落地,可是幾乎在片刻間氣絕。

咚咚!

那落地聲傳出,讓得所有的修者都是一怔,「這是怎麼回事?」

「都死了嗎?」齊家的修者感覺有些莫名其妙,心驚不已。

「這少年太厲害了吧。」

「他是怎麼連殺六名先天境修者的?」

「鐵家似乎沒有這種天才少年啊?」遠處各大府邸的修者也是紛紛議論。

「這是怎麼回事?」齊家那個真元境修者瞠目結舌,難以置信的盯著前方。

只見那少年手持著一柄軟劍,傲然而立,那張略顯稚氣的臉龐上有著寒意浮現,給人一種不可觸犯的感覺,那種氣息波動竟然讓得他這真元境的修者都是感到頭皮發麻。

這絕對是一個危險人物!

「小子,你是哪裡人?」齊家那位長者眸光陰森冷哼道。

蕭雲眸子微眯,嘴角掀起一絲邪魅的弧度,道,「有我在,你們就別想動鐵家。」

「哼,我就不信你可以對付真元境修者。」齊家位長者眸光一冷,道。

「哼,齊羅,要戰和我來一戰。」鐵家一個真元境修者起身,他中毒最輕,一顆解毒丹服下基本已經穩住了毒素,在慢慢的清除劇毒,如今立即站在了蕭雲身邊。

鐵二爺等人也在加速驅毒。

有個真元境修者在身邊,蕭雲也是鬆了一口氣。

「看來要滅鐵家,得先宰了你這小子。」馮毒師眸光冰冷,他向著蕭雲走去,那手掌翻動時竟然又多出了一個菱形法器,那法器上面散發出來的晦澀的波動讓人心悸。

見馮毒師要出手,齊家的那個真元境修者也就退到了一邊。

蕭雲旁邊那個鐵家的真元境修者卻是不由咽了咽口水,一臉忌憚。

剛才他可是在這暗器下吃虧了啊!

如今在此人的左臂上已然有著一個觸目驚心的傷口。

「暗器。」見得此物,蕭雲嘴角不由浮現出一絲淡淡的弧度。

「殺了你,一切都在我的掌控當中。」馮毒師眸光一冷,心神沉入那法器當中。

嗡!

光芒閃爍,那些符篆都被激活了起來,一股晦澀的波動瀰漫開來。

「怎麼辦,這東西可是很厲害啊!」蕭雲旁邊那個真元境修者雙腳都開始哆嗦了起來。

「你且退下。」蕭雲依舊顯得頗為淡然,雙眸只是緊緊的盯著那馮毒師。

「可是你。」旁邊那個鐵家修者一臉躊躇,可是一想到那暗器的厲害之處連忙退去。

不遠處的鐵蓉兒見此,黛眉緊蹙。

呼!

也就在這時,那暗器被擲出,向著蕭雲激射而來。

砰!

就在距離蕭雲不過兩丈時,那暗器突然爆炸開來,一片片鐵梭帶著毒液激射而來。

那些鐵片寒光閃爍,如流星划過天際,似可洞穿虛空,它帶來的破空聲讓得四方的人心頭一緊,都屏住呼吸,將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裡,就連遠處的修者也是一臉擔憂。

「這少年,豈能抵擋這暗器?」

要知道,剛才可是幾位真元境的強者都沒有躲過這暗器的襲擊啊!

可是蕭雲卻是一臉淡然,停在原地,雙眸緊緊的盯著前方似乎在等一個時機。

「這小子沒有躲?」見蕭雲竟然沒有第一時間躲避,附近的人徹底愣住了。

這鐵片宛若飛梭,快如流星,還不及時躲避豈有活路?

然而,那馮毒師卻是眸光一凝,露出一臉凝重,「難得他真的擁有極強的靈魂力?」

想到這裡,他心中也是略顯緊張。

「好在他只是先天境,還難以抵擋住我這噬骨暗梭的衝擊力。」

呼!

就在馮毒師心中暗自沉吟時,那個少年突然動了。

「動了嗎?」馮毒師眸光一凝,緊盯著前方。

不久如此,所有的人都死死的盯著那少年,一眨也不眨,似乎都想看看這少年如今抵擋這強悍得連真元境強者都無法避開的暗器,可當他們定睛一看時,徹底了眼。

卻見得那裡,蕭雲身形如靈蛇,穿梭在那些不規則的鐵梭中,他每次都在驚險之刻避開那些暗器,有時驚險的時候讓人不由為他捏了把汗,可見他有驚無險的避開後,眾人又不得不懷疑這少年是否能未卜先知知道這些暗器的路線,不然他豈能一次次的避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