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九十一章遺府禁制

第九十一章遺府禁制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下次欺負人前請擦亮眼睛,在這風月國,還不是你們邱家可以隻手遮天的。」蕭雲淡淡的瞅了一眼那些屏住呼吸,暗自逼毒的邱家人後便轉身走向那火淵邊。

站在火淵邊,蕭雲放眼望去,那巨大的火坑盡收眼底。

這是一個寬闊無比的火坑,簡直就好像一個火海,如今火海雖然消散,可是裡面的岩漿依舊在不斷的翻滾,有著一個個氣泡冒出,散發出一股炙熱無比的火流。

在那岩漿當中,一座金光燦燦的巨點已然呈現在世人的眼中。

這巨殿光芒閃爍,仔細看去可以發現那些殿壁柱子等等都刻著一些晦澀的符紋篆刻,正是這些符篆散發出一股晦澀的波動將那些火炎都抵擋在外使之沒有被燒毀。

蕭雲順著火炎坑岩上的天梯向下走去,天梯足有兩百丈高,坡度很高,從上往下俯視而去,讓人有著一種膽戰心驚的感覺,好像一步踏空就要墜落那火坑當中。

不過蕭雲靈魂力感知過人,對於一切外物都有著一種超然的掌控力

不打一會,他就來到了天梯的盡頭,那是一條平坦的窄道,在窄道的中間有著一個平台,那是五條天梯的彙集處,在這裡有著一條鐵鏈直通那火坑當中的那座殿宇。

鐵橋,很寬闊,完全是由鐵鏈拼成,每一根都有著光紋閃爍,散發出一股晦澀的波動。

「這些都是符文,看來這天炎遺府還真有些門道。」吞天雀將靈識釋放出來在感應了一翻鐵橋上的氣息後,帶著幾分火熱說道,「我們趕緊去,不然要是裡面的寶物被別人得到可就晚了。」

見吞天雀也是如此看重著天炎遺府,蕭雲也不遲疑,立即踏上鐵橋就向著前方走去。

大約走了千米,蕭雲終於來到了那天炎遺府前。

這座遺府氣勢恢宏給人一種高山仰止的感覺,一股浩瀚的氣息波動瀰漫開來讓人窒息。

「這殿宇有些奇怪啊?」吞天雀喃喃道。

「怎麼奇怪?」蕭雲問道。

「這殿宇符文很晦澀,氣息浩瀚,不是常人可以刻下,不知是誰留下的遺迹?」吞天雀道,「那些符文有著一種要封印別的氣息的感覺,難道是封印這處火坑?」

吞天雀隱約覺得不對,卻又說不上來。

「進去也沒有危險?」蕭雲問道。

「應該沒事。」吞天雀道,「我們只要小心點就好。」

蕭雲點了點頭,旋即瞅向前方殿宇的大門。

前方光芒閃爍,如火流在翻滾,若是貿然接近,有著一種要被吞噬的錯覺。

蕭雲停在了殿門前,旋即手掌一翻,出現了一枚法牌。

這赫然是天炎牌,唯有持有此物才可以開啟天炎遺府的殿門。

這種法牌需要有著靈魂力才可以觸動,然後憑此牽引殿門,進入裡面。

一般的修者根本沒有靈魂力,根本無法進入裡面。

不過,這個天炎牌卻是列外,只要有火元氣就可以將之觸動。

所以但凡來這天炎遺府探尋的人當中必須得有親近火元氣的人才行。

蕭雲既擁有火炎,還有強大的靈魂力,稍微觸動那法牌上就綻放出了一片耀眼的光芒。

隨後,只見這法牌當中光芒閃爍,如凝聚成了一個符文,向著前方的殿宇沒入。

嗡!

隨著這個符文沒入殿門前,那裡便是泛起了一陣漣漪,緊閉的殿門終於是緩緩開啟。

「那少年開啟了天炎遺府。」

「他果然是為此而來啊!」

「不知到時候誰能得到裡面的靈物?」聽得殿門被開啟,那火坑遠處的峭壁上各族的修者都不由投來了火熱的眸光,若是在半個小時前他們還會認為這少年是去送死。

可如今在見識了他的底蘊後,幾乎大部分人對蕭雲都充滿了期許。

「哼,我家老爺子在裡面,他去了豈能得到好處?」

「希望老爺子殺了他。」

「急什麼,就算他不死,等老爺子出來,知道了此事,一樣殺了他。」邱氏那些族人卻是一臉怨毒,惡狠狠的說道,不過旁邊的人聽得這些言語後卻是淡淡一笑。

若是你邱家不仗勢欺人,又怎麼會有這結果了?

「這就是天炎遺府?」殿門被打開,呈現在眼前的是一片火光,並沒有想像中的殿堂。

「這是一個禁制,在這些火炎後估計別有洞天。」吞天雀說道。

不等蕭炎多說,他手掌的法牌就綻放出一片光紋將他籠罩,隔阻了一切火炎。

「看來擁有這天炎牌就可以進去了。」蕭雲手持著天炎牌當即就踏入了那個殿門內。

嗡!

才進入裡面,蕭雲就感覺自己穿到了另外一片天地,整個人身形都是一顫。

然而,下一刻,他就感覺到了旁邊有著一股緊張的氣氛。

待得蕭雲定睛一看,就發現了在他的身邊有著幾位真元境的修者。

這些人赫然就是邱,顏,袁,吳,這四大家族的修者了。

另外幾位則是一個名為赤火幫的強者。

「怎麼都還在這裡?」瞧得這些人蕭雲感到一陣錯愕。

不過,待得蕭雲仔細一看,他就發現了異常,因為這些人本來都帶來了幾個少年,可是明顯每個人身邊都少了一個少年,而且各族的修者表情都顯得頗為凝重緊緊的盯著前方。

在前方,火光朦朧,似有著一片霧氣繚繞,仔細看去,在那火光下方有著一條鐵橋通往了前方,在鐵橋的下方則是一股無盡深淵,有著火炎翻滾,如同巨蟒在怒卷而上。

在那鐵橋上儼然有著一股晦澀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