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九十六章妖修?

第九十六章妖修?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蕭雲在遺府當中尋找,也沒有在找到什麼法器。

這裡幾乎是一片廢墟,很多東西都不復存在了。

「這裡已經沒有什麼東西了。」蕭雲尋找一番,幾乎已經感應不到廢墟中有什麼寶物了,他雖然有些失落,不過待得瞅向手中握著的那桿火光綻放的寶戟時眉頭不由舒展了起來。

不管如何總算是得到了一件靈器。

「卻不知這靈器得如何催動?」蕭雲喃喃道。

「一般的靈器只要在煉製時滴入鮮血就會與之契合。」吞天雀說道,「你這件靈器不凡,應該是以某種靈獸的骨骼煉製而成,在上面有著一股靈獸的血脈氣息,若貿然以鮮血滴入,只怕會適得其反。」

「那要怎麼樣?」蕭雲問道,對於靈器他的了解並不多。

「你試著以靈魂力滲入裡面,看看在靈器當中是否還殘留著靈獸的血脈靈識,若是有,你必須降服這靈識,然後將自己的靈魂力烙印在當中,如此就可以得心應手的催動這靈器了。」吞天雀說道。

「以靈魂力試探嗎?」蕭雲眉頭一彎,「這到沒有問題。」

「不過你得小心,若是這裡面的血脈靈識很強,極有可能會吞噬你的靈魂力。」吞天雀提醒道。

「嗯。」蕭雲點了點頭,試著將靈魂力滲入那靈器當中。

隨著他的靈魂力滲入,那赤戟上面的一個符文猛然泛起了一陣光芒,似乎有著什麼被觸發,然後,他心神一顫就如同進入了一個浩瀚的世界,那眼前是一片赤紅。

「這是哪裡?」蕭雲的心神一動,立即就感覺到了一股極強的氣息在不斷翻滾。

「好強的氣息。」蕭雲心神驚訝,「這難道是一股血脈之勢?」

隱約間他感覺到那些氣息波動,以及那赤紅應該是靈戟殘留的血脈。

這殘留的血脈氣息,絲毫不比元丹境的氣勢差。

吼!

就在蕭云為這靈戟內的血脈氣勢感到驚訝時,那片赤紅突然一陣翻滾,就如同有著一頭蟄伏的太古凶獸在蘇醒,那股強大的戾氣如同驚濤駭浪向著蕭雲的心神席捲而來。

「好強。」蕭雲眉頭緊鎖,他的心神感到了忌憚,裡面那股氣息遠遠比他的靈魂力強。

撤!

蕭雲心神一動,靈魂力連忙從那寶戟當中退出。

「怎麼了?」見蕭雲一臉凝重,如釋重負的模樣,吞天雀連忙問道。

「這裡面的血脈靈識太強了,憑藉我現在的靈魂力還無法壓制它。」蕭雲搖了搖頭說道。

「這麼強?」吞天雀喃喃道,「看來這靈戟等級也不弱。」

「現在只有等我靈魂力突破了。」蕭雲嘆了口氣道。

若是滅神訣不踏入第二重,他幾乎不能操控這靈器。

「也不知這裡還有什麼秘密?」蕭雲甩了甩頭,眸光環視四方,向著遠處感應而去。

「這那裡似乎有著一股強大的波動瀰漫開來。」突然,蕭雲眸光一凝,說道。

「有人在交戰。」吞天雀也是感應到了那波動。

咿呀!

雪白小獸咿呀咿呀直語,似乎在說它知道那裡。

「我們去看看?」蕭雲瞅向吞天雀道。

「可以。」吞天雀眸光一凝道。

蕭雲循著那股波動走去,突然,他被眼前的景象給驚呆了。

這裡溝壑遍布,火脈遍布,似乎來到了地心火脈彙集之地。

在那中心,有著一個百丈高的祭壇,一根根鐵鏈從祭壇上方垂落,溝通了各大火脈,上面符文閃爍,在牽引著那些火脈當中的元氣,最後一起彙集凝聚到祭壇中心。

祭壇中心有著一尊寶鼎,此刻在凝聚無窮的火之精元。

「這難道是那個古宗派的禁地?」吞天雀遙望前方,喃喃道。

「好的陣勢!」蕭雲一驚,以大陣牽引火脈之精元為己用,如此手筆真是驚人啊!

不愧為古宗派。

不過此刻在那祭壇下方的一片空地上卻有著幾人在進行著大戰。

「是邱玄風。」蕭雲眸光一凝,就發現了當中一個人正是當初以氣勢壓迫自己的邱玄風。

想起當初此人逼迫著自己去探路的場景,蕭雲牙關就咬的咯吱作響。

若不是蕭雲有著強大的靈魂力可以看出那禁制的所在,只怕早就殞落在了那鐵橋上。

「這傢伙實力不弱啊!」吞天雀喃喃道。

蕭雲也是微微嘆息,身子停在了原地,沒有要去插手的打算。

那元丹境修者太強了,根本不是現在的他可以抗衡,哪怕蕭雲擁有各種底牌在元丹境修者的手下也將是土雞瓦狗,根本不堪一擊,所以就算他在恨此人也只有隱忍了。

砰!

在前方,巨響震天,強大的波動席捲開來,就算蕭雲距離那祭壇雲著千米之遠也能感覺到那股恐怖的波動,那種波動,足以將元丹境以下的修者給徹底絞碎了。

「咦,那是什麼?」突然,蕭雲眼睛一凝,說道。

在前方,那與邱玄風大戰的人竟然是一個臉頰覆蓋著魚鱗的男子。

這男子身形飄忽,好像一團雲霧,隨時都似要飄散,可是他每一次出手都造成驚天波動,讓得邱玄風步步後退,根本不可與之爭鋒,儼然已經落入了下風難逃一敗。

「這是妖靈!」吞天雀眼睛一亮道,「這妖靈的實力很強啊!」

「妖靈?」蕭雲略微一愣,「難道他是妖獸化成?」

「它是妖獸,不過卻失去了肉身,是為妖靈。」吞天雀眸子微眯,略露出幾分火熱,也不知在想著什麼,雙眸只是緊緊的盯著前方,好像在打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