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一百零四章強勢到底

第一百零四章強勢到底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只是聽得這袁呈這口中的話語,蕭雲的神色卻是一冷。

「誤會?」蕭雲眉頭一彎,帶著幾分譏笑,淡淡的說道,「若真是誤會,邱家人怎麼能毫無阻礙的進入這雲海商盟殺我?難道你們和邱家早就通成了一氣不成?」

「還是你袁家早已經習慣了讓別人來雲海商盟殺人?」蕭雲的話語很冷。

「這?」袁呈眉頭一皺,他剛來此地,對事情還並不了解。

「這是怎麼回事?」略微沉吟,袁呈掃視了一眼四方,隨後盯著那些袁家人冷哼道。

隨著冷哼聲落下,一股強大的氣勢也是瀰漫開來,場中那些修者皆是噤若寒蟬。

「袁佐,你說。」袁呈眸光一凝,視線落在了一個真元境修者身上。

這是一個中年男子剛才並沒有參與對付蕭雲。

「回三爺,適才袁墨管事的確通知了我們不要管邱家的人。」袁佐走上來說道。

「什麼。」袁呈眸光一冷,瞅向那氣息孱弱,嘴角有血的袁墨,厲聲道,「袁墨,可有此事?」

「回三爺,因為邱家來勢洶洶,所以我也不好插手。」袁墨艱難的站了起來一臉委屈說道,「據說這蕭雲殺了他們邱家的人,所以我也只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嗎?」袁呈眸光一冷道。

「恩。」袁墨點頭道。

「那邱家人是如何知道蕭雲在此的?」袁呈問道。

「這個我也不知。」袁墨說道,「這邱家對蕭雲恨之入骨,想必在他入城時就已經注意到了吧。」

袁呈眸露沉吟,說道,「蕭賢侄,我看此事或許真是個誤會,不如就此罷休吧?」

「誤會?」蕭雲嘴角浮現出一絲冷意,道,「想用一句誤會就撇清關係未免太簡單了吧,真當我是三歲小孩嗎?身為雲海商盟的管事,若是沒有和邱家勾結,豈會這麼沒有魄力?」

「莫非在你雲海商可以隨意殺人?」

一個大的商會,若是連自己的貴賓都不能護持,還如何立威?

誰敢來這裡消費?

最起碼,身為這裡的管事也該出面,而不是躲在一邊。

「那你想怎麼辦?」袁呈眉頭微微一皺道。

「廢他修為。」蕭雲眸光一沉,道。

「三爺,我想你不會聽信他的片面之詞吧。」袁墨一臉陰沉,說道。

「我想三爺應該不會處置袁管事吧。」

「那是,畢竟都是族人。」另外一些袁氏族人也是微微低聲議論。

就這麼廢一個真元後期的修者,對於一個氏族來說太草率了。

「此事能否在商量商量?」袁呈露出一臉為難,若是一個普通的修者廢了就廢了,可一個真元後期境的修者茲事體大,要動也必須得有足夠的罪名才行不然難以服眾。

「既然袁三爺認為在下的性命不足為道,我看此事也沒有什麼好商量的了,今天我給袁旭袁老一個面子,留他一條狗命,不過我想那件事情,也就沒有必要談了,我就不信沒有了你袁家,我蕭雲會無立足之地。」蕭雲語氣略冷,隨後抱拳道,「告辭了。」

說完,他轉身就要離去。

既然袁家如此,也沒有什麼必要結交了。

就算沒有這件事情,邱家也必然會來找他的麻煩。

可以想像,真到了那個時候面對邱家的巨大壓力,袁家一樣會置之不理。

既然如此,又何必低聲下氣去求人了?

一切都得靠自己。

「蕭公子,請慢。」袁呈眸光一頓,連忙開口。

「怎麼?」蕭雲回頭,瞅向那袁三爺。

「你真如袁旭兄說的那般?」袁呈問道,話語很晦澀,旁邊的人根本聽不懂,可蕭雲自是明白他指的是什麼。

「我相信袁老才會來此,若是你不相信他,那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蕭雲說道。

「好,此事我答應你。」袁呈雙眸一凝緊緊的盯著那少年,稍許後他眸光一沉道。

蕭雲一臉淡然,並沒有過多的情緒波動只是將那袁呈給盯著。

「袁墨,你身為雲海商盟的管事,不管你有沒有和邱家勾結,可是你的行為已經嚴重損害了我雲海商盟,乃至整個袁家的聲譽,今天若不對你做出處罰,只怕將無人信服我雲海商盟。」袁呈眸光冰冷,向著那前方的袁墨厲聲道。

「三爺,你不能如此。」袁墨一陣心驚,連忙道。

呼!

袁呈身形一動,如同大鵬展翅,驀地掠向了那袁墨,旋即手掌一動化為一個巨手,向著那袁墨狠狠的拍去,一股強大的氣勢瀰漫開來,讓得附近的空氣都是為之凝固。

「不!」那強大的氣勢壓迫而下,袁墨感覺心驚肉跳,不由失聲驚呼。

砰!

巨掌落下,狠狠的擊在袁墨的腹部,將他的丹田擊潰。

受傷後的袁墨在袁呈手下根本沒有一絲抵擋之力。

見此,蕭雲在微微點頭。

到了現在,殺不殺袁墨已經不重要,他要的只是袁家的一個態度。

袁墨被震飛落地,口吐著鮮血,全身的真元散去,整個人氣息徹底萎靡了起來。

「三爺,你!」袁墨眸光迷離,盯著那袁三爺,露出滿臉不甘以及詫異。

可是下一刻,他眼皮一翻,就昏死了過去。

「袁管事真的被廢了。」

「三爺竟然會為了這少年出手,他到底是什麼人?」雲海商盟的人感到滿臉詫異。

這可是一個真元後期的修者,怎能因為外人的一句話就廢了呢?

以袁家的底蘊完全不必如此啊!

一時間,眾人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