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一百零七章讓人敬服

第一百零七章讓人敬服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袁笑卻是緊緊眯起了眸子盯著蕭雲,他也是煉丹師,跟隨在袁天炬學習煉丹已經有十年了,自然知道用了解毒丹後會有著什麼變化,所以當進入這屋子後,心中也是頗為驚訝。

蕭雲在旁邊雙手抱胸,顯得頗為淡然,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這時袁大爺也趕了過來,見得此幕心中也是錯愕不已。

「婷兒到底怎麼樣了?」袁大爺問道。

「婷兒的毒暫時被穩住了。」袁天炬說道,「而且還沒有動用解毒丹。」

聽得前面這句時,眾人都是微微鬆了口氣,可當聽得後面那句話時,饒是那元丹境的袁大爺身形也是一震,體內掀起了驚濤駭浪,「沒有用解毒丹就穩住了毒勢,這怎麼可能?」

這讓人詫異。

作為袁家人對這太陰妖毒太了解了。

這些年為了解決此事他們可是沒少費力啊!

「四叔,你不會是看錯了吧。」旁邊幾個青年都傻了眼,問道。

「我怎麼會錯?」袁天炬眸光如炬,狠狠的瞪了一眼那幾個青年,厲聲道。

那幾人脖子一縮,眸露忌憚,再也不敢說話了。

這可是他們袁家族內如今最強的煉丹師,惹惱了他可就沒有了那丹藥補給啊!

「這是真的?」袁大爺聞言心中一喜,旋即雙眸一動,帶著幾分火熱瞅向了身邊的那少年,此刻少年一臉淡然,只是微微聳了聳肩,點頭一笑,那模樣顯然是承認了此事。

袁家幾位長者都是不由深深吸了一口氣,瞅向那少年的眸光變得多了幾分敬畏之意。

這少年看起來似乎真的有著幾分高深莫測的模樣啊!

「你是怎麼做到的?」袁天炬滿臉激動,瞅向蕭雲,作為煉丹師,他對一些傷病也是精通,這太陰妖毒讓他幾年來都束手無策,沒有解毒丹根本難以將那些劇毒拔出,實在難以想像這少年有此能耐。

「抱歉,此事不方便外泄。」蕭雲笑道,他自然是不會告訴別人他的武魂的神奇之處了。

袁天炬先是眸露失落,不過很快就恢復了神情,表示理解。

這種秘術就如丹方珍貴無比,豈能外傳?

「蕭公子可能替婷兒徹底根除這劇毒?」袁三爺帶著滿臉期許問道,他心中也是興奮不已,早就聽說了蕭雲的過人之處,如今得到了證實,一時間宛若看到了女兒痊癒的那一天。

「袁小姐中毒太深,源至血脈,沒有那元陽果煉製的丹藥以天生克制的奇效將之化解,將很難根除。」蕭雲說道,雖然他已經準備出手,卻並沒有說大話,免得沒有後路。

在沒有十成把握的情況下,他不想把話說得太滿。

「就連您也沒有辦法嗎?」袁三爺眸露失落,不過那語氣明顯變得恭敬了起來。

「你也不要太擔心,我會儘力的。」蕭雲說道。

「哦。」聞言,袁三爺眼睛一亮道,「不知您需要什麼?」

「你且先將那準備配置元陽果來煉製天陽解毒丹的藥材拿來,我準備煉製一味丹藥。」蕭雲說道,「袁小姐能否痊癒就看這味丹藥能否發揮效果了,若是不行我也無能為力了。」

「煉製天陽解毒丹的藥材?」袁三爺一愣道,「可是我們沒有元陽果啊?」

「是啊!」袁天炬也是一臉疑惑說道,「我早就試過了以其它藥材代替元陽果可是那藥性根本無法相融,那每一味藥材都是經過了前人的千百次試驗所得,我們想改變,很難啊!」

每一個丹方所蘊含的藥材那藥性都經過了一代代的試驗才最終配合成一個丹方。

若是隨意改變了一味藥材都會使得煉丹失敗。

有時候就連藥材的年份不對都會影響丹成的效果,何況換藥了?

「這些你們就不用管了,我自有辦法。」蕭雲卻是攤了攤手掌,嘴角浮出出一抹笑容,說道,「你就將那些代替元陽果的藥材也拿來,我想我應該能解決這難題。」

「解決這難題?」袁天炬一怔,眸子瞪得大大的,就算這話是從他家老祖口中說出的,他依舊卻還會存著幾分疑惑,因為這種能耐估計也只有那些煉丹宗師才有吧。

何況面前這少年才十六歲而已,他能有這能耐?

不僅是袁天炬,就連袁三爺等人都眸露錯愕,都以為自己聽錯了。

「恩。」見得眾人一副滿臉錯愕的模樣,蕭雲只是淡淡一笑,點了點頭。

他可是連凝玄丹都煉成了,難道還無法煉成一顆天陽解毒丹嗎?

只是那當中的藥效果如何,蕭雲卻不敢保證,畢竟以前他沒有煉過這種丹藥。

「好,難得蕭公子有此魄力,那些藥材我馬上拿來。」袁天炬仔細盯著那個少年似乎想從他的臉上看出來些什麼,可在看了半天見得後者一臉淡然,似乎胸有成竹,當下眸光一凝說道,「不過那代替元陽果的藥材已經被我煉製耗竭了,得花兩天時間籌集,你且先等等。」

「反正我近來也無事,你們籌齊了藥材在找我。」蕭雲道,「我先去休息片刻了。」

「呵呵,蕭公子請。」旁邊的袁三爺連連訕笑,隨後道,「來人,快帶蕭公子卻休息。」

稍後蕭雲被帶入一間雅居休息。

袁家幾位長者都目送著他離開,對他充滿了期許。

「這少年不簡單啊!」袁大爺眯著眸子道,能不用解毒丹就緩解那太陰妖毒可不是一般人可以辦到。

「恩。」袁天炬點了點頭,說道,「這蕭雲少年老成,是個人才。」

「也不知他在煉丹一道上到底有著幾分造詣?」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