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一百零八章邱家上門

第一百零八章邱家上門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這火焰狂獅印是蕭雲從那赤火幫的長者身上得到。

在得到這法印後蕭雲就知道那位長者沒有領悟這法印的奧義,未能將當中的威力發揮出來。

如今他既然得到了這武學,自然是要將之徹底學會,發揮出最強的威力了。

所以,他不是一味的修鍊,而是開始仔細琢磨當中的奧義。

「既然是狂獅,就應該擁有狂獅的特性。」蕭雲喃喃自語,若有所思。

「狂獅,何為狂獅?何為狂?」蕭雲一邊演化法印,一邊用心琢磨。

幾次演化,那火焰狂獅印都少了幾分應有的感覺,缺了那種神韻。

「狂,並非指狂妄,而是應該有著一股獅子應有的狂野,面對獵物竭力一搏乃至近狂。」蕭雲突然腦海靈光一閃,「對,這種狂,應該是無懼,放手一搏,以絕對的氣勢壓倒敵人,讓敵人心膽皆懼。」

想到這裡,蕭雲開始重新演化法印。

在演化法印的同時,他雙眸火光閃爍,凝視前方時如盯著獵物,要做那一擊絕殺。

一股莫名的氣勢,慢慢的融入了那法印當中。

原本那火焰演化出來的只是一個法印,有些像獅子,可現在卻真的多了幾分靈性。

轟!

法印催動出來,向著前方一片假山轟去,頓時將前方化為齏粉,一股恐怖的餘波席捲開來使得整個院子都變得一片狼藉,不過蕭雲對此並沒有在意,反而沉浸了當中。

「還是不夠。」蕭雲搖了搖頭,感覺這法印還缺少了什麼。

不過蕭雲並沒有氣餒,而是繼續感悟,琢磨自己到底缺少了什麼。

而就在蕭雲用心參悟這火焰狂獅印時,袁家來了一群不速之客。

在袁家的客廳內,幾位長者端坐在一起,氣氛顯得有些冷硬。

「袁兄,那蕭雲殺了我邱家的人還請你們將他交出來。」這是一個年約五旬的長者,雙眸炯炯有神,他手捋著短須眸光略顯陰鷙,淡淡的瞥了一眼前方的那袁大爺道。

這是邱家的一位長者,名為邱玄崇,已經半隻腳踏入了元丹境,算是半步元丹境的強者。

在邱玄崇的身邊還有著幾位真元後期的強者,一個個都眸光冷厲,儼然是一副來興師問罪的模樣,不過礙於袁家的勢力這些人也沒有敢太過放肆,話語還算客氣。

只是這種表情在袁家人看來,心中卻很不爽了。

不過,袁家的那些長者也沒有貿然開口,畢竟這是代表兩個氏族的交談,不可妄言。

「玄崇兄,此話差矣。」袁霖臉色肅然,眉宇間自有著一股上位者的氣勢瀰漫開來,他瞥了一眼邱家的幾位長者,淡淡的說道,「這蕭云為我袁府的客人豈能交給你?」

「這是你們的恩怨,我們本不想干預,只是上次你們派人貿然闖入我雲海商盟拿人,卻有些太過了,若是讓外人知道了此事,豈非認為我袁家是誰都可以在裡面殺戮?」

袁大爺的話很嚴厲,甚至帶著幾分責問的味道,這讓邱家的人眉頭都是緊緊一皺。

「至於上次的事情,我們深感抱歉。」邱玄崇眉頭微皺,隨後說道,「只是你得知道,這蕭雲殺了我侄孫雨辰,他可是天元宗的弟子,身份非同一般,你們若是執意要庇護他,只怕得惦量掂量。」

這話的意思很明顯,就是提醒袁家此事牽扯到了天元宗。

「這個就不勞你們費心了。」袁大爺說道,「不管如何,至少現在這蕭雲是我袁家的客人,我們就不會讓人動他,你們想和他解決恩怨,想必也不急著這一時吧?」

「看來你袁家是真要與我邱家杠上了?」邱玄崇的眸光漸冷,道。

「邱兄此話嚴重了。」袁大爺臉色也是一臉冷硬,有著一股強大的氣勢瀰漫出來,儼然沒有要妥協的意思。

聽得此言,邱家的人都陰沉起了臉。

「好,既然你執意如此,我也不在多說,只是這蕭雲的命我邱家要定了,我到要看看你們能護持他多久?哼,此事早就傳入了天元宗,我族中在那裡的強者隨時會來此。」邱玄崇眸光陰森,霍然起身道,「我們走。」說完,他衣袖拂動轉身離去。

「不送。」袁大爺也是一臉冷硬,他身為元丹境修者豈會如此輕易妥協?

「哼。」邱玄崇冷哼一聲,帶著幾位族人就此離去。

「有什麼值得橫的?不就出了一個煉丹大師嗎?等我族中的天才進入玄元戰場,踏入天都域,到時候我邱家地位水漲船高,想拿捏你邱家還不是指日可待?」邱家的幾位長者回頭瞅了一眼大廳中的袁大爺,暗自冷哼一聲,才就此離去。

見得邱家的人憤憤離去後,那客廳中的袁氏族人眸中卻浮現出了不一樣的神色。

「大爺,我們如此拒絕邱家只怕不好吧?」一個長者眸光一凝,開口道。

「是啊!」另外一個長者附和道,「這邱家底蘊之渾厚絲毫不比我們袁家差多少,再者,據說邱家在天元宗有一位天才,天賦異稟,在整個天元宗也是拔尖的存在,有著機會踏入那玄元戰場,若是他在那戰場中得到了什麼傳承際遇,踏入了天都域,地位將大大提高啊!」

聽得此言,旁邊幾位長者眉頭都是緊緊一皺。

這些人出了袁呈幾兄弟外都是袁家的長老,地位都很高,在袁家有著一定的話語權。

「那你們的意思是?」袁霖眸子微眯,也沒有多說,只是淡淡的掃視著這幾位開口的長者詢問他們的意思,只是那種肅然的表情,卻隱約給人一種莫名的威嚴。

「我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