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一百一十二章九皇子

第一百一十二章九皇子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見到袁笑在此,蕭雲也微微鬆了口氣,順著小徑向前走去。

此刻,在那亭子中還有著一個身穿華服的青年。

在這青年身後,有著幾位侍衛模樣的中年男子陪伴在側。

很顯然,那個青年身份頗為不凡,因為那些男子都有著真元後期的修為。

甚至裡面還有著一個真元圓滿境的長者。

「不知那人是誰?」蕭雲帶著幾分疑惑,向前走去。

當蕭雲出現時,在那亭子中的華服青年也瞅向了他,那雙眸子中有著精光閃爍。

「他就是蕭雲么?」華服青年雙眸微微眯起,嘴角間有著一絲淡淡的弧度掀起。

「恩。」旁邊,袁笑點了點頭,淡淡一笑。

蕭雲向著前方走去,就在要接近那亭子時,那華服青年驀地的起身。

在他身邊,幾個真元境修者眸光都是一凝。

「不好。」吞天雀突然驚呼,「小雲子,這些人鬼。」

「有鬼?」蕭雲眉頭緊鎖,感應而去,赫然發現了那華服青年身邊有著四個真元境的強者雙手開始掐動法訣,一股晦澀的氣息波動也是隨之瀰漫開來,那波動讓人感到窒息。

驀地,蕭雲眼前光影閃爍,一股晦澀的波動就如天幕一般向他傾覆而下。

咻咻!

四桿大旗宛若四根擎天巨柱落在蕭雲的四方,在那幾位真元境強者法訣的引導下一片光芒沒入升騰而起,化為了一片符文牢籠將蕭雲給煉製在當中,一股讓人心悸的波動不斷從那符文當中席捲而出,那種氣息足以將一個先天境修者的心神戰慄了。

咚咚!

蕭雲強行穩住身形,雙眸緊緊眯起,一道凌厲的光芒如同利刃一般緊盯著前方。

若非他實力強悍,在這氣息壓迫下心神都要潰散了。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蕭雲抬望著前方那小山丘上,正站在亭子中的袁笑厲聲道。

「呵呵,沒有什麼意思,只是想和蕭兄聊聊罷了。」袁笑雙手抱胸,眉頭輕挑俯視著亭子下方那被困在陣法內的蕭雲淡淡一笑,瞧那輕佻的模樣很顯然此事是他策劃而成。

「聊聊?」蕭雲語氣略冷,說道,「有這麼聊的嗎?」

「當然。」袁笑淡淡一笑道,「蕭兄,我來給你介紹一下。」

說完,他指著身邊的少年道,「這是風月國的九皇子,風褚,呵呵,至於這陣法則是皇族特有的陣法,名為皇鳳鳴天陣,雖然如今這裡只是籌齊了一半的陣旗也足夠困住任何元丹以下的修者了,所以你最好不要想著脫困而逃,就老老實實的配合我們吧。」

「九皇子,皇鳳鳴天陣?」蕭雲眸光一凝,不由瞅了一眼袁笑身邊的那個青年,「怪不得這小子看起來與眾不同,有著幾分氣質,原來是皇室的人,可我與他們並沒有仇啊?」

這讓蕭雲很疑惑。

「不錯,這正是九皇子。」袁笑嘴角一扯,道。

旁邊那九皇子一臉高傲,眉頭輕挑俯視著那被困住的蕭雲,並沒有開口。

如此模樣似乎認為蕭雲根本不配他多說。

這高傲的態度,讓蕭雲心中不由得來了一股氣。

「皇子就很了不起嗎?」蕭雲心中暗哼了一句,只是他知道自己現在處境不妙,不是談這些的時候,他眸光一沉,瞅向袁笑,道,「你將我引來這裡,到底想要幹什麼?」

「好。」袁笑眸光一凝,道,「快人快語,我就喜歡這樣。」

旁邊的九皇子風褚也是眸光一凝緊盯著蕭雲,似乎知道袁笑將要說什麼。

這讓蕭雲眉頭微微一皺,看樣子這兩人應該合謀不久了。

「蕭雲,我就開門見山的說。」袁笑說道,「今天我找你來就是希望你可以交出你的煉丹秘法。」

「讓我交出煉丹秘法?」蕭雲眉頭一彎,說道,「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你別在這裡裝傻充愣了。」袁笑神色猙獰,雙眸眯成一條縫,俯視著下方的蕭雲,道,「將你的煉丹秘術交出來我還可以留你一命。」那聲音當中有著寒意浮現。

「好,很好,原來你覬覦我的煉丹之術,才特地引我來此。」聽得那冷硬的聲音,蕭雲的眸光也是徹底陰沉了下來,那雙眸掃視著四方,開始盤算自己的處境。

「你總算不傻。」袁笑嘴角一扯,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廢話了,交出你為何可以煉製天陽解毒丹的秘密,可以留你一命,不然你今天將插翅難逃,嘿嘿,這陣法的威力可不是你能抗衡。」

「難道這是你族中長輩的意思?」蕭雲在掃視了一眼四方後,也不著急問道。

「不然。」袁笑擺了擺手淡淡的說道,「這是我自己的意思。」

「你自己的意思?」蕭雲眸光一凝,說道,「難道你不知道我和袁家的關係嗎?」

「關係?」袁笑眉頭一挑,冷笑道,「不就是因為你天賦異稟將要拜入我家老祖門下嗎?有什麼值得一提的,只要我獲得了你的煉丹秘術一樣可以在煉丹一道上有所成就,到時候誰會說我?呵呵,別忘記了,我可是袁家的嫡系子弟,豈是你這個外人可比?」

「看來這件事情你已經籌劃很久了吧。」聽到這裡,蕭雲臉色也徹底沉了下來。

「不錯,自從你替婉婷姐姐拔毒成功後,我就在琢磨著此事。」袁笑聳了聳肩笑道,「呵呵,為此我還特意調查了一下的你情況,對於你的一切可謂是了如指掌啊!」

「還調查了我?」這讓蕭雲眸光不由一冷。

「你五歲覺醒武魂,天賦異稟,可惜是一個廢武魂,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