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一百一十七章風皇的請求

第一百一十七章風皇的請求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這蕭雲窮凶極惡,不僅傷了九皇子,還將我們給打傷了。」旁邊幾位長者都開口道,「陛下,你可得替我們做主啊!」

聽得這些人的話語,蕭雲眉頭緊緊一皺,一臉陰沉。

不過他並沒有多說,只是盯著那袁霖以及風皇。

在這些強者面前,說什麼都是多餘的,重要的是他們來這裡是什麼意思。

若他們要護短,就算自己在有理也是無用。

所以蕭雲並沒有多說。

風皇淡淡的瞥了一眼那幾個被傷的皇族長者,隨後將視線瞅向了蕭雲。

蕭雲一臉淡然,依舊與那風皇迎視而去,顯得頗為淡定。

「你就是蕭雲?」風皇眸露訝異,對那少年那淡定的模樣感到驚訝,旋即他眸子微眯,語氣略顯柔和,帶著一絲難得的笑容,問道。

「恩。」蕭雲點了點頭。

「陛下這是怎麼了?」見風皇語氣客氣,皇族幾人都是滿臉錯愕。

「呵呵,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才如此年紀,就能力敗我族中幾位真元境強者真是難得啊!」風皇微微一笑,道,「你的事情朕已經聽說了,你放心,將此事的經過說來,朕絕不會偏袒任何一方。」

「父皇!」九皇子眉頭一皺,長聲道。

風皇的態度讓他感到詫異。

蕭雲也是有些錯愕,不明白風皇有什麼企圖。

在蕭雲狐疑的時候,那袁霖卻是向他微微點頭,那意思似在說相信風皇。

略微遲疑,蕭雲就將此次的事情說了出來。

聞言,風皇一臉陰沉。

「混賬,你怎可如此利欲熏心,竟要對蕭公子出手。」聽得此事,袁霖眸光一沉,緊盯著那袁笑,呵斥道,「他可是我袁家的恩人,你此番如此,莫非是要讓世人知道我袁家是背信棄義之輩嗎?」

「大伯,我只是想獲得那煉丹秘術罷了。」袁笑說道,「只要我獲得了這煉丹秘術一樣可以為袁家做出貢獻,到時候也就不用求他了,大伯,你幫忙將他拿下吧。」

「混賬。」袁霖眸光一冷道,「我們雲海商盟,信字為先,怎能做這種背信棄義的事情?」

聽得袁霖這話語,蕭雲雖然有些驚訝,不過更多的是沉默。

「大伯……」袁笑一愣,不知道自己的大伯為何如此。

「陛下,你看此事該如何抉擇?」袁霖眸光一沉,隨後瞅向了身邊的風皇。

「褚兒,蕭公子剛才說的可是真的?」風皇一臉肅然,語氣略顯冷淡瞅向了九皇子。

「父皇,這蕭雲本是一個寒門子弟,卻在半年前突然一鳴驚人,肯定是得到了什麼至強者的傳承,如今他身邊還有著不凡的靈獸,若是兒臣得到了他的傳承肯定能為我皇族增添幾分底蘊。」九皇子躬身道,「如今父皇親來,這一切自然得由您來做主了。」

九皇子後面的意思顯然是說那傳承由風皇來分配。

「這麼說你真是在此埋伏蕭公子?」風皇的眸光一冷,道。

「父皇這是怎麼回事?」見得父皇這種眸光,九皇子的心咯噔一跳。

旁邊幾位皇族的長者也是感到不妙。

呼!

驀地,九皇子只覺眼前光影閃爍,一隻巨手似洞穿了虛空頃刻就擊向了他。

一股恐怖的氣息傾覆而下,讓九皇子內心一陣惶恐,心驚膽戰。

這赫然是風皇出手了。

「不……父皇!」九皇子眼瞳驟然一縮,露出滿臉錯愕,連忙驚呼道。

不遠處的十二皇叔也是一臉詫異,不過卻並沒有妄動。

砰!

卻見得光影閃爍,一聲悶響傳出,九皇子就被擊飛,口中鮮血吐出。

咚!

九皇子落地,他的氣息在消散,幾乎在瞬息間就變成了一個凡人。

「丹田被廢了?」旁邊幾位皇族長者都是傻了眼。

這是怎麼回事?風皇竟然為了一個外人廢了九皇子。

這九皇子可是風皇的親子啊!

這讓人感到莫名其妙。

堂堂皇子,就算犯了錯也不必如此啊!

「父皇,為什麼?」九皇子落地,嘴角還有著血跡溢出,他艱難的抬頭望著虛空的風皇道。

「孽子,堂堂皇子,竟在此設下埋伏,要奪人寶物,我皇族的臉都被你給丟盡了,也不學學你的幾位皇兄,他們是何其刻苦?如你七皇兄,他才比你大一歲而已,卻已經踏入半步元丹境。」風皇一臉冷厲道,「瞧瞧你們都做的什麼事情,也敢自稱為皇室之人?」

聽得風皇話語如此嚴厲,那幾位長者都不敢開口了。

「皇兄,這未免有些太過了吧?」旁邊的十二皇叔眼皮微微一跳,沉聲道。

「老十二,你身為一個長輩就莫要攙和此事了。」風皇眸光一冷,大手拂動一股恐怖的元氣波動席捲而出,那幾位與九皇子一起的長者體內一顫,丹田盡數被廢。

「帶他們下去吧。」風皇一臉冷厲,威嚴十足道,「將風褚面壁思過,不得出宮。」

「是!」十二皇叔嘆了口氣,手掌一拂,一股元氣席捲而出,帶著九皇子等人離去。

連風皇都開口了,就連十二皇叔也不敢多說。

在風月國風皇就是唯一的王者,誰敢忤逆他的意思?

旁邊幾人都離去,就剩下袁笑了。

雖然已經被廢了,可是袁笑的身子依舊是忍不住在打哆嗦。

「大伯。」袁笑心中惶恐,抬望著虛空的袁霖道。

「你利欲熏心,竟謀害對我袁家有恩之人,讓我袁家丟盡了顏面,從此後你就不在是我袁家之人。」袁霖語氣冰冷道,「不久後將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