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一百一十九章噬源天毒

第一百一十九章噬源天毒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第119章噬源天毒

「好,那在下冒昧了。書哈哈小說網」見羽瑤公主終於是同意了此事,一直沉默不語的蕭雲開口道。

「呵呵,蕭公子,若有什麼需要,儘管開口。」風皇一臉笑容,說道。

「我先看看公主到底是什麼情況才好做出判斷,至於其它的以後在說也不遲。」蕭雲說道。

「恩。」風皇點了點頭。

「對了,袁老,請問我要的『葯』材籌齊了嗎?」突然,蕭雲瞅向了旁邊的袁霖。

那紫蘭精髓頗為重要,有了此物就可以煉成魂天丹,助吞天雀恢復到元丹境的修為。

所以蕭雲現在迫切需要此物。

雖然此時風皇有求於他,可難保對方不會卸磨殺驢,所以他必須儘快讓吞天雀恢復實力。首發不死武尊119

只要吞天雀恢復到了元丹境,就算不敵,也多了一條退路。

「老夫這就回去問問。」袁霖說道,「婷兒,你就留在宮中,陪伴羽瑤公主。」

「是。」袁婉婷應道。

隨後,袁霖就此告辭。

「如今那請公主,進內屋,好讓在下查看病情。」蕭雲說道。

羽瑤公主螓首輕點,隨後進入了一間屋子。

風皇則是退了出去。

在一間精緻的屋子裡,羽瑤公主端坐在一張椅子上,那芊芊玉手伸出。

「冒犯了。」蕭雲道了一句,掌心光芒閃爍,就把住了那七公主的脈門,開始探測。

碧光綻放,順著七公主的經脈湧入了體內,蕭雲憑藉著與那碧光的感知可以清晰的感覺到前者體內的情況,對於裡面的細小波動都能觀察入微,就好像自己的眼角在掃視一般。

這是因為蕭雲和武魂有著特殊的聯繫。

「好神秘的氣息。」那碧光沒入體內,羽瑤公主那長長的睫『毛』就是不由一挑,美眸中『露』訝異之『色』,那碧光當中似乎蘊含著一絲生命氣息,如此沒入自己體內讓她感覺宛若在接受洗滌。

「看來這蕭公子真的不簡單。」羽瑤公主眸光掠動,眼角餘光不由瞅向了那少年,對後者又高看了一眼,這種情況她可是從來沒有遇到過,就連那些強者替她把脈時也沒有這種感覺。

武魂的碧光沒入七公主體內,蕭雲的心神也在默默感應著裡面的情況。

在經過一番探索後蕭雲的眉頭不由緊緊皺了起來。首發不死武尊119

「好奇怪的毒。」在經過一番探測,蕭雲心中一動,感到頗為震驚。

在那七公主的血脈當中他還感覺到了一股浩瀚的氣息波動。

那種波動讓得他的心神都是一顫,不難想像,一旦蘇醒,那該是何等的驚世駭俗。

稍許後,他才深吸了口氣,將那武魂撤回。

「怎麼樣?」羽瑤公主美眸生輝,傾國傾城,她帶著幾分期許將那少年給盯著。

「公主體內元氣幾乎被腐蝕,那血脈當中卻又有著一股強大的氣息波動如同沉睡的獅子將要蘇醒,可惜你體內有劇毒,在不斷的蠶食著血脈中蘇醒的力量使之化為虛無。」蕭雲一臉凝重,說道,「不僅如此,那劇毒還在侵蝕你的丹田,心脈臟腑,情況很不妙。」

「蕭公子果然不凡,我的確是中毒了,有這些癥狀。」七公主一臉驚訝,沒有想到對方只是把脈,那麼快就知道了她的癥狀,要知道,她和他父皇可是什麼都沒有說啊!

這讓七公主對這少年又多了幾分信任。

蕭雲微微點頭,看來自己感應的沒錯。

「那蕭公子,此你可有辦法解除?」七公主那明亮的眸子盯著那少年說道。

「很難。」蕭雲眸光一凝道,「恕在下多言,公主這毒很奇怪,似有人專門針對你體內血脈中的那股力量而下,目的就是不斷吞噬那些力量,讓你成為一個庸人。」

「蕭公子所言極是。」七公主點頭,對此她自己早就有所了解,就連她父皇也是知情,可是卻無能為力,因為那毒太罕見了,一旦被侵入體內很難根治,她也只有聽天由命了。

在過一年若再沒有解救辦法,她將『性』命不保。

「公主身份尊貴,怎麼會有人對你下這狠手?」蕭雲一臉不解,問道。

「很抱歉,這些事情恕羽瑤不能多說。」七公主黛眉緊蹙,有些神傷說道。

「是我唐突了。」蕭雲見得這少女一副神傷的模樣,心中不由升起幾分同情。

從剛才的探測情況來看,這七公主很是不凡,一旦那血脈之力被覺醒起來成就非常人可比,必將一鳴驚人,成為翱翔九天的神鳳,可是因為中毒,劇毒蠶食了那些血脈力,使之成為了庸人。

這當中的痛苦,可想而知。

「其實也沒有什麼。」七公主見蕭雲態度誠懇,隨後道,「我們風氏皇族先祖來歷非凡,據說擁有著鳳凰的血脈,可是經過數千的傳承族人的血脈也開始逐漸稀薄,很少有人可以覺醒先祖血脈。」

「擁有鳳凰一族的血脈?」聽得此言,蕭雲內心一震,這皇族果然來歷非凡啊!

怪不得他們擁有哪種絕世武學。

「我們這一脈,只是風氏的一個分支……」七公主將風氏的事情向蕭雲娓娓道來,「我在三年前被發現身具先祖血脈,而且還頗為濃郁,若是全部覺醒將來成就非凡。」

「可惜,這消息走漏,風氏宗族來人,偷偷的在我體內下了噬源天毒,為的就是阻止我覺醒血脈,後來我父皇發現了此事,可來人已經離去,苦於沒有證據我們也是只有咽下這苦果。」七公主嘆息道,「如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