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一百二十章天凰嶺

第一百二十章天凰嶺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第120章天凰嶺

「我沒事。」蕭雲擺了擺手說道,「只要略微調息一翻即可。」

話罷,蕭雲就開始閉目,催動武魂化解劇毒。

在蕭雲的識海內碧樹武魂光暈閃爍,如綻放出了一片大道符文,開始將那些吸收而來的劇毒化解。

這種過程很慢,似乎連武魂那神輝也很難將之煉化為己用。

這一切都是因為這噬元天毒太霸道了。

若是一般的毒憑藉著晉級的武魂,那碧樹上面的光暈一閃,就足以將之化解了。

聽得蕭雲此言,羽瑤公主這才鬆了一口氣,暗自在旁邊靜候。

片刻後,蕭雲深深吸了口氣,這才睜開了眸子,臉上的疲倦略微減輕。首發不死武尊120

「蕭公子好了?」羽瑤公主美眸眨動,帶著幾分嬌媚,語氣輕柔,頗為客氣的說道。

如今的她對蕭雲完全改變了看法。

這絕對是一個絕世天才,天賦異稟,非常人可比。

要知道,這噬源天毒可是連那種強者都不敢碰觸的劇毒啊!

「恩。」蕭雲點了點頭道,「這噬源天毒太霸道了,如今我的修為不夠,還不足以在短時間內替你將毒全部拔除,一切得循序漸進,或許要花費不短的時間才行。」

「時間沒有問題,蕭公子肯仗義出手羽瑤已經是感激不盡了。」羽瑤公主美眸眨動,眼波流轉,水汪汪的,那臉頰上竟然帶著幾分嬌羞,不在如先前那般英姿颯爽,儼然如一個小女人。

「不過我過段時間得參加天元宗的考核,也不知有沒有時間繼續替你拔毒。」蕭雲道。

「參加天元宗的考核?」羽瑤公主一愣,『露』出滿臉詫異,這少年如此天賦還需要參加考核么?在她認為,如此人物莫說風月國,只怕連整個南疆都難得一見,何須如此?

蕭雲卻是以為羽瑤公主因此感到失落,害怕自己得不到救治。

「你也不用擔心,我的實力只要在有所提升替你拔毒的速度也會加快。」蕭雲說道,「再者,現在距離考核還有些時候,以後隔一兩天我替你拔一次毒,想必也可以替你穩住毒勢。」

「那多謝蕭公子了。」羽瑤公主一臉感激,道,「若是蕭公子有什麼需要大可開口。」

此時她也不知該如何感謝這少年。

在羽瑤公主看來,這少年天賦異稟,底蘊應該不凡,一般的凡物只怕難入他的法眼。

「我的確有所需要。」蕭雲說道,「不知皇宮可有元氣濃郁的地方?」

「有。」羽瑤公主想也沒有多想,直接說道,「在我皇宮有一處元脈,元氣濃郁,為我皇族中的天才可以進入修鍊,既然蕭公子有所需求,我便讓父皇破列讓您進去修鍊一翻。」首發不死武尊120

「那麻煩公主了。」蕭雲笑道。

「蕭公子客氣了。」羽瑤公主嫣然一笑,在和蕭雲寒暄兩句,就此起身離去。

在外面,風皇正襟危坐,眸子微眯,顯得頗為淡然,見得蕭雲和七公主走出來才睜開了眸子,起身道,「瑤兒,怎麼樣?」其實就在剛才他早已經洞悉了一切。

「父皇,蕭公子果然不愧為當世奇神,女兒的毒竟然被他拔出了少許。」羽瑤公主嫣然一笑,『露』出難得的笑容,她邁動蓮步,向著風皇走去道,「父皇,你可要好好謝謝蕭公子。」

「呵呵,那是自然。」風皇笑道,「蕭公子,以後羽瑤就拜託你了。」

「只要在下力所能及,自然在所不辭。」蕭雲說道。

「好。」風皇正『色』道,「你需要什麼,只要朕能辦到,一定儘力滿足你。」

「我需要一些『葯』材。」蕭雲也不客氣,列出了『葯』單,讓風皇幫忙尋找。

這是煉製魂天丹以及養魂丹各種『葯』材。

在經過了上次的事情,蕭雲迫切的需要提示實力。

不僅是他,還有吞天雀的實力也要儘力提升,只有如此才可以自保。

「好,沒問題,朕立即讓人去辦。」風皇淡淡的瞅了一眼那『葯』單,說道,「只要你能替瑤兒拔除劇毒,莫說這些『葯』材,只要是皇宮之物你皆可挑選,朕自當儘力滿足你。」

「蕭公子現在需要尋一修鍊之地。」羽瑤公主說道。

「你帶他去天凰苑。」風皇說道。

「天凰苑?」羽瑤公主微微一愣,隨後道,「是。」

隨後,蕭雲被羽瑤公主親自帶著,走向了皇宮深處的一座別苑。

「天凰苑是我風氏皇族那位老祖留下的一片重地,裡面不僅蘊含著濃郁的元氣還有幾處重地,既然父皇答應讓你在那裡修鍊想必是想送你一場造化你可得好好抓住。」羽瑤公主邊走邊為蕭雲解說。

「造化?」蕭雲一愣,不知這公主所言何意。

「呵呵,這我就不能多說了。」羽瑤公主一笑,也不肯多說。

蕭雲微微點頭,也沒有在問。

「這少年是誰,七公主竟然親自相陪?」

「他們這是要去天凰苑嗎?那裡可是皇宮重地啊!」一路上,皇宮內的侍衛皆『露』出滿臉詫異的眸光,心中震撼不已,七公主在皇室身份尊貴,當年風頭之盛比幾位皇子還強,縱使她身中劇毒風皇依舊對她寵愛有加,如此人物,極少有人可得其垂青。

如今七公主竟然相伴在一個少年身邊,還有說有笑,誰人不驚?

蕭雲隨著七公主不一會就來到了皇宮一處偏僻之地。

這裡有著峰巒山嶺,霧氣朦朧,隱約間有著一股晦澀的氣息波動瀰漫開來。

身處當中,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