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一百二十八章挑釁

第一百二十八章挑釁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第128章挑釁

「諸位無需多禮。」風皇大手一拂,衣袖間有著一股無形的波動卷出,將大殿內外八百六十七人盡數托起,如此神通讓人心中更加多了幾分敬畏之意,這可不是一般的人能辦到啊!

「謝陛下。」一時間,眾人皆是一臉恭敬,向著風皇拱手。

「諸位都是我風月國的天才少年,以後前途不可限量,今天沒有君臣之分完全是修者間的聚會,呵呵,各位請盡情享用美酒佳肴,此次也算是朕為各位接風洗塵。」風皇落座,龍椅前有著一個桌几擺放著美酒佳肴,他捻起酒樽,向著眾人示意。

各族的天才少年皆是舉杯。

「祝諸位能從此翱翔九天,成為人中之龍。」風皇朗笑,舉杯一飲而盡。

「敬風皇!」眾人舉杯,「願我風月國,國泰民安,永世昌盛。」

六百多人一起舉杯,音波如雷,而後皆一飲而盡。

這些人的話語中都充滿了感情,只要國家強盛,自己的親人才可以安居樂業。首發不死武尊128

也只有這樣,他們才可以放心去外面闖『盪』。

蕭雲也是如此,真心希望風月國長盛不衰,只有這樣自己才可以放心是闖『盪』了。

「武道浩瀚,天地廣袤無垠,諸位以後身處在外也可時常來故土看看一些故人好友。」風皇繼續舉杯敬向眾人,話語親切,就好像是一個長者在與那些即將離別的後背子弟寒暄。

這些天才少年心中也頗為感動,也人將這話銘記於心,不知不覺對故土多了幾分留戀。

「呵呵,雍兒,你在此好好招待諸位,朕就不打擾你們這些年輕人小聚了。」酒過三巡,風皇就起身離去,不然有他在此這些後輩子弟難免會太過拘束,反而不宜交流。

「恭送父皇。」風羽雍起身,目送風皇離去。

這風羽雍年過二十,實力早就踏入了元丹境,為五皇子,被視為風皇的接班人。

「呵呵,如今算是我們自己的時間,大家可開懷暢飲,都莫要太過拘束。」五皇子向著眾人舉杯示意,然後大殿兩側,立即有一群舞者魚貫而入,為眾人助興。

大殿內,歌舞昇平,美不勝收,不過對於這些少年才俊來說吸引力遠遠不夠。

「呵呵,五皇子,我看不如換個節目助興如何?」在一輪節目結束後,在大殿下首的一個少年眉頭輕挑,瞅向了那台上的五皇子,此人為邱家的少年名為邱於浩。

「換個節目?」五皇子眉頭一彎,隨後笑道,「不知於浩賢弟想換個什麼節目了?」

旁邊各族的修者也是瞅向了這邱於浩。

「呵呵,既然我等都是修者,何不以武會友了?」邱於浩起身,掃視四方笑道。

「我看這樣可以。」

「不錯,看什麼歌舞太無趣了。」旁邊一些少年附和道。首發不死武尊128

「以武會友,這倒是個好提議。」五皇子微微點頭,隨後道,「不知怎麼個比法?」

大殿中的人也是投來詢問的眸光,總不能『亂』比一氣吧?

「呵呵,諸位都想知道那位與七公主相伴的少年是誰吧?」邱於浩眸子微眯道。

各族修者點頭,視線不由瞅向了蕭雲。

還有一些人卻是一臉淡然,嘴角『露』笑,似乎早就知道了那邱於浩意欲何為。

「既然這位兄台能有此待遇,想必是不凡之輩,不如下來與我等來一場比試如何?」邱於浩眸光如刃,似笑非笑的盯著蕭雲道,在那雙眸子中依稀可以感覺到有著寒意瀰漫。

此人早就知道蕭雲的身份,卻並沒有明說,顯然是想要以此為借口『逼』蕭雲出手。

這樣一來也就不是邱家報仇了。

這成為了一場名正言順的比試,就算在交手時有什麼閃失,風皇也說不了什麼。

「不錯,這位兄弟,你是不是應該下來一戰?」被邱於浩這麼一說,立即人有眸光一凝,語氣凌厲,質問道,「不然你何德何能竟可獨自一人與公主坐在一起?傲視我等?」

剎那間,大殿內的少年都將眸光彙集在了蕭雲身上。

在這殿內還有許多少女,都是獲得了參加天元宗考核資格的人,他們來自四方,對蕭雲並不了解,一些少女美眸眨動也是頗為好奇,想要看看那少年到底有什麼不凡之處。

感受著那一道道挑釁與好奇的眸光,蕭雲眸子微眯嘴角間不由泛起一絲淡淡的笑容。

「這邱於浩有著真元境修為,只怕此次挑釁是早有預謀。」羽瑤公主低聲提醒道。

「沒事。」蕭雲擺了擺手,旋即緩緩起身,雙眸掃向那大殿的眾人,道,「你們誰要與我比試?」

少年話語聲不高,可眸光睥睨間自有著一股不凡的氣勢瀰漫開來,讓人心生忌憚。

大殿內有些少年不自覺的後退兩步,不知為何這少年的眸光讓人畏懼。

不過,也有人心中不忿,早就想要與蕭雲一戰了。

「我來與你一戰。」一個少年走了出來,他身穿錦袍,邪眉入鬢,才十六歲而已,身形挺拔,顯得儀錶堂堂,也算是一個翩翩美少年了,可惜他卻沒有機會與七公主臨席而坐,心中很不滿。

「好。」蕭雲眸光如刃,瞥了一眼那少年道,「出去一戰。」

事到如今,也沒有什麼好說的,既然這些人要看他的實力,何必藏著掖著了?

「既然如此,那麼我們都移步演武場。」五皇子衣袖拂動,周身光芒閃爍包裹著身邊的桌几蒲團便向著殿外騰空而去,在他身邊彩光綻放,散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