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一百三十一章誰人不服?

第一百三十一章誰人不服?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第131章誰人不服?

也就在邱明浩一臉驚慌的時候,那個紫『色』的法印,猛地一動被蕭雲給推了出來。{請在哈,首發全文字閱讀}

吼!

烈焰狂獅印被推出,在法印當中,當即便是傳來一聲巨吼,緊隨著紫光綻放有著一尊紫『色』的狂獅從法印當中撲出,那獅子栩栩如生,雙眸紫光閃爍,如同紫『色』的火焰在燃燒。

這巨獅從法印從撲出,利爪一動,便是撕裂虛空向著邱明浩撲去。

紫光閃爍,那烈焰獅所過之處,虛空扭曲,元氣被焚燒得滋滋作響,那邱明浩的鎮山印所蘊含的元氣能量如同那冰雪遇到了烈陽,竟然以極快的速度消融了起來。

原本還氣勢洶洶的法印,頃刻就氣勢不在,驟降至先天境一擊的威力。

「這……」如此變化,讓得所有的人都一怔,感到驚訝。

那邱明浩徹底慌了,感覺自己被一股炙熱的氣流籠罩,似身處火海隨時有這被湮滅的可能,不知不覺他腿腳開始哆嗦了起來,在那褲襠之內竟然有著『尿』『液』開始流出。首發不死武尊131

在一道道眸光的注視下,那巨獅當空一撕去,將鎮壓印給撕裂,而後一個紫光燦燦的法印緊隨而來,向著邱明浩鎮壓而下,遠遠看去,就如同一輪紫『色』的太陽鎮壓而下。

「這是火炎!」邱明浩驚恐不已,在本能的反應下連忙全力運轉體內的真元以護持己身,企圖抵擋那火焰狂獅印,只是那紫『色』的火炎太強了,似有著焚盡萬物的氣勢。

滋滋!

磅礴的真元被焚去,隨後邱明浩便是看到眼前紫光閃爍,一股炙熱的氣流將他徹底淹沒,根本無法抵擋,下一刻,巨獅撲來,巨爪狠狠的撕在他的胸膛上骨骼都似被撕裂了。

在那巨獅撕來時,那法印也是鎮壓而下。

砰!

一聲悶響傳出,卻見得紫光閃爍,邱明浩如同斷線的風箏被狠狠的給震飛而出。

噗!

一口鮮血當空吐出,邱明浩全身焦黑,衣衫襤褸,差不多都被焚為了灰燼隨後他狼狽的墜落在那比賽台下,整個人散發出一股焦臭,還有著一縷縷煙霧從他身上瀰漫開來。

仔細看去,這邱明浩的身子都快被燒熟了,整個人氣息孱弱,雙眸暗淡無光已經難以動彈。

當邱明浩被擊飛,比賽台上的紫光也是就此消散,那股炙熱的氣息也逐漸的減弱。

只是剛才給眾人留下的那一剎那震撼,卻久久難以抹去。

全場一臉寂靜,風聲都可以清晰聽見,所有的修者都不由屏住了呼吸怔怔的盯著前方,因為這一切太震撼人心了,讓感到不可思議,一個真元境修者卻這麼被擊敗了。

一切都顯得那麼的如夢似幻。

就連那些真元境的天才都不由砸舌,久久沒有說出一句話。首發不死武尊131

如今回想起來,剛才那一擊若是讓他們來迎接,能抵擋下來嗎?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直到此刻,各族的天才徹底對那個少年刮目相看,再也不敢有著一絲輕蔑之意。

縱使此子只有先天境,依舊不是他們可敵。

在想起那紫『色』的光芒,那炙熱的氣流,他們的心中更是充滿了忌憚與羨慕。

雖然他們離比賽台很遠,卻依舊可以感覺到那股紫『色』法印所帶來的那股焚裂虛空的氣勢,那種炙熱的氣流讓得他們的皮膚也感到一陣燥熱,似乎自己在火炎邊烘烤。

在瞅向那落在地上的邱明浩一切似乎都清晰了起來。

那法印應該是火元氣凝聚而成。

「剛才蕭雲動用的是火屬『性』武技嗎?」直到數息時間過後,一個少年眸光眨動問向別人。

「那氣息也只有火屬『性』的武技才有了。」一個少年深吸了口氣,喃喃道。

「火屬『性』的武技!那不是只有修鍊了火元氣才可以嗎?」有人一臉驚訝,說道,「難道這蕭雲天生親近火元氣,所以修得了火元氣?」一般這種人物都是難得的天才。

「我看不止這麼簡單。」有人說道,「就算親近火元氣也不可能修得這麼厲害的火元之氣,我看他多半是擁有火靈體,或者神懷異火,更甚者他擁有著火之武魂!」

「什麼!火之武魂?」聞言,眾人一驚。

刷刷!

一時間,所有的人重新將眸光彙集在那比賽台上的少年身上,眸中有著深深的敬意。

要知道,在整個風月國,乃至南疆,但凡擁有武魂的人都是天之驕子,將得到各大宗派的垂青前途無量,也是如此,當初那方浩才會被天元宗的長老看上要收為長老弟子。

這些天才只要武魂得到了驗證,幾乎不用在其它考核了直接就將得到拜入天元宗的資格,不比一般的人還需要經過重重考核,才能拜入天元宗,最後還不一定可以拜入內門。

這裡在場的人很顯然都沒有武魂,還得再次考核。

擁有武魂的人並沒有來參加這次聚會。

那些人物已經算是天元宗的人,根本不需如此。

「這蕭雲的確擁有火之武魂。」這時旁邊一個少年開口,如此說道。

這是雲海商盟的少年,名為袁洺。

「他真的擁有火之武魂。」聽得此話,眾人心中釋然,如此人物的確擁有著和羽瑤公主毗鄰而坐的資格了,在此間雖然有真元境修者,可畢竟沒有人擁有武魂啊!

「不僅如此,他還是一個煉丹師。」袁洺淡淡的說道。

「什麼,他還是一個煉丹師?」場中一片嘩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