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一百三十四章煉丹

第一百三十四章煉丹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第134章煉丹

聽得此言那些寒門子弟都顯得高興不已,那顆懸著的心終於是放了下來。書哈哈小說網

這裡面有人天賦很強,卻因為沒有足夠的資源,修為也不過才先天初期境而已。

若是讓他們和那些大族的子弟一起進入一個獵場進行角逐,考核,肯定會有被淘汰的危險,這樣一來眾人幾乎沒有展現自己的機會,將給他們留下終生的遺憾。

天元宗此次挑弟子,只求天賦,在略微磨礪便可,讓眾人感到欣慰。

若是條件太苛刻只會讓真正的天才夭折。

「不過,在此之前得先進行另外一場考核。」秦執事繼續說道。

「另外一場考核?」眾人眸『露』錯愕,感到一頭霧水。

「不錯。」秦老眸光一凝,瞅向蕭雲說道,「這少年想必諸位都認識吧?」首發不死武尊134

「認識。」很多人隨口應道。

經過那次聚會幾乎大部分的人都已經認識了蕭雲,知道這是一個真正的天才。

「蕭雲曾經殺過我天元宗的弟子。」秦老沉聲道。

「難道天元宗要追究此事?」聽得此言場中立即引起了一片嘩然,氣氛都為之一變。

「不是說當初是邱雨辰以勢壓人才會被蕭雲反殺嗎?」一時間眾人議論紛紛,神『色』變幻,心情顯得有些凝重了起來,特別是那些寒門子弟,心中感動莫名的不忿和擔憂。

若是如此,豈非以後有那大族的少年欺來,他們就該逆來順受,甚至束手待斃嗎?

要是這樣,著實讓人心寒。

在略微議論後,眾人都將眸光鎖定了那高台,對此事高度關注。

這件事完全可以看出天元宗的處事態度,關係著他們以後的發展。

見得眾人如此關注,那秦老並沒有什麼情緒波動,似乎早就有所預料。

這種事情處理起來的確很敏感。

「此事地經過老夫已經調查清楚了,蕭云為正當防衛,於情於理本來都不應該處罰,只是天元宗有門規,同門子弟不可相互殘殺,為此還是得對他進行相應的處罰不然難以服眾。」秦老聲音不大卻傳遍了四方,讓得所有的人都清晰聽見,那話語中還擁有著一股莫名的震懾力。

「的確如此,同門弟子不應該相互殘殺。」有人微微點頭。

不過更多人關心的是對蕭雲的處罰。

「為此我等特地商議,要對蕭雲加強考核的條件,若是他無法達到,將受到制裁,被廢去修為,以警示世人,反之,若是他通過了考核便可得到宗門的重點培養。」秦老說道,「畢竟此事錯不在他,對於真正的天才宗門還是會給予足夠的機會。」首發不死武尊134

後面這句話才讓得眾人的心微微鬆了一口氣。

「卻不知秦執事要對蕭雲怎麼加強考核?」有人問道,想知道天元宗會不會故意刁難這少年,很多寒門子弟都認為此事是邱家在故意公報私仇,所以特別關注害怕自己入門後也遇到類似的情況。

「首先當眾煉製一顆丹成一品的先天丹,再者在此次考核中獲得第一。」秦老說道。

「什麼!煉製一顆先天丹?」有人驚呼,「他才年方十六,怎麼能煉製一品丹『葯』?」

「在考核中獲得第一?是指寒門子弟普通獵場還是與那大氏族子弟一起了?」還有人問道,在許多人眼中這兩點都極為困難,一個十六歲的少年就煉成一品丹『葯』,這談何容易?

要知道,這蕭雲也只是一個不大的家族子弟,在真正的大族眼中,只是一個寒門罷了,族中連煉丹師都沒有,他如何學得這煉丹術?就更別說煉成一品丹『葯』了。

再者,若是與那些大族子弟一起考核,難免不會被人刁難。

那邱家可是有幾個真元境強者要參加考核啊!

誰能保證獲得第一了?

一時間,全場的人都感覺呼吸一窒,心情無比凝重。

看來這天元宗還是在偏袒邱家啊!

「這就是代價,不然你沒有足夠的實力何以能挑釁門規?」見得眾人情緒一變秦老卻是一臉冷厲,沉聲道,「此事還是因蕭雲沒有拜入天元宗,若是拜入了天元宗,連殺兩個門人後果將更加嚴重,所以往後你們入門一定要遵守門規不可持才傲物。」

聞言,許多人都倒吸了口涼氣,深深記住了此事。

秦老微微點頭,他也是想藉此震懾眾人,免得以後有人犯錯。

「蕭雲,你可願意接受這考核?」隨後秦老瞅向旁邊的少年,問道。

「蕭雲願意服從宗門的安排。」蕭雲聳了聳肩,淡淡一笑。

事實上蕭雲並不覺得秦老在故意刁難自己。

經過之前的事情,只要是有些頭腦的人都可以猜出蕭雲底蘊不凡。

不然那袁家豈會那麼護持他?

風皇又豈會不惜為他擊退邱家兩位元丹境強者?

退一萬步講,若蕭雲沒有幾分實力,他如何能斬殺邱雨辰?

這邱雨辰可是真元境強者啊!

所以綜合以上種種,這兩個考核並不算刁難,只是為了當眾證明這少年的底蘊罷了。

如此也好名正言順的赦免他斬殺邱雨辰的罪。

聽得蕭雲願意接受這考核,那高台下方的那些少年不由感到一陣驚訝。

更多人則是帶著滿臉期許,在旁邊默默等候。

這些人早在幾天前就見過了蕭雲展現出了真火,心中還一直好奇不已,現在正好看看他到底是否如傳說中那麼厲害,還是徒有虛名,所以場中的人不在議論都默然不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