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一百四十二章驅獸骨笛

第一百四十二章驅獸骨笛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第142章驅獸骨笛

「這邱於浩還有手段?」顏家的人眉頭都是緊緊一皺。書哈哈小說網

蕭雲一臉沉『吟』,心神沉入吞天塔內試著溝通吞天雀。

可惜吞天雀依舊在沉寂,雖然可以感覺到它那氣勢越來越強,可是卻沒有要蘇醒的跡象,很顯然吞天雀此刻正處於關鍵時期,不然有它出手足以碾壓那些邱家的少年了。

還有伊伊也在沉睡,想要讓它們出手太難了。

這次考核也規定了不可以讓一些靈獸什麼的幫助。

一切都得靠自己的實力。

其實那邱家已經算是在打擦邊球了,因為他們的長輩故意賜下法器讓他們入場。

蕭雲略微沉『吟』,將地上那邱明浩留下的法器寒洺劍給收下。首發不死武尊142

這劍不錯,輕易就可以斬斷那些玄階兵器。

不過蕭雲就算拿著此劍也很難發揮出邱明浩等人那樣的威力。

因為他本身的修為不足。

「邱家的人都撤退了嗎?」在這片盆地四方,有著一些修者隱藏在一旁,默默觀看。

剛才這一戰的波動太大了引來了附近的少年觀看。

不過眾人也只能在遠處感受著這一戰的精彩,卻並不知道裡面的細節。

「那我們現在該繼續前進,還是?」見蕭雲沉『吟』,一個顏家的少年問道。

「你們離去吧。」蕭雲說道,「這邱家雖然抓了顏真兄弟,不過應該不敢動他們,畢竟在這附近可是有著許多的人看到了這一切,若是顏真兄弟有個閃失,顏家也會知道。」

「不錯,他們要是想動我們,早就動了。」聽得此言,旁邊幾位顏家的少年才微微點頭,「我們顏家底蘊也不凡,不僅在天元宗有著族人,在海嵐宗也有人,實力不比邱家差多少。」

「可是蕭公子你怎麼辦?」

有人皺眉道,「要是你不能奪得冠位,那邱家的人可是有理由對付你了啊!」

蕭雲眉頭一彎,也感到此事有些棘手,只是就在此刻他眼瞳驟然一縮,滿臉凝重。

「怎麼了?」眾人一臉狐疑,連忙問道。

「麻煩來了。」蕭雲眸光一沉,道,「你們趕緊離開我,不然將受到波及,快點。」

「為什麼?」顏家的人不願退去,道,「我們怎麼能拋開你?」首發不死武尊142

咚咚!

也就在顏家的人遲疑之際,在前方那山坡中突然傳來震天巨兄,如有著萬獸在奔騰,大地顫抖,附近的山巒巨石滾動,傳來陣陣巨響,隨後眾人便是聽到了獸吼之聲。

「是獸群!」

「好恐怖的陣勢,難道是獸『潮』嗎?」

「不應該啊!在這片獵場內怎麼會發生獸『潮』了?」顏家的人一臉驚訝,雙眸緊緊的盯著前方,赫然發現那裡有著一群群巨獸從四面八方彙集在一起,然後向此奔來時,見此眾人身子都忍不住瑟瑟發抖了起來,那獸『潮』太恐怖了,氣勢洶洶,似有千百頭妖獸一起奔來,當中有些妖獸氣勢強悍,妖氣衝天,儼然是達到了真元境。

「你們快退吧。」蕭雲嘆息一口氣道。

「那你了?」這時顏家的少年也徹底慌了,不敢在呆下去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繼續呆在這裡也沒有意義了。

「我應該能抽身。」蕭雲將靈魂力釋放出去,探測一翻後道。

「那你保重。」邱家的人嘆息一聲後,連忙向著旁邊一處山坡掠去。

蕭雲則是選擇了另外一邊,急速奔掠而去。

通過靈魂力感知,他將那獸群看得清清楚楚,足一千來頭,當中有著九頭踏入了真元境,莫說真元境,就算是那些先天境的妖獸前仆後繼的殺來也可以將他碾壓致死。

無奈下,他連忙掠向遠處,只得後退。

吼!

不大一會,一群巨獸就從那片山林中奔騰而出。

這些巨獸有著大力魔猿,還有鐵尾赤狼,還有紫睛金獅,火甲獸,等等妖獸。

在這獸群中赫然可以看到一個少年乘坐在一頭疾風虎之上,向此急速『逼』近。

少年手中拿著一個骨笛,不斷吹奏,悠揚的笛聲『盪』漾開來,傳『盪』四方。

若是有著強大的靈魂力仔細感應而去,就可以發現在這骨笛吹奏的時候上面一些符文會閃爍,綻放出一些詭異的波紋然後侵入那些妖獸的腦海中,也是這樣,才得以控制這些妖獸。

這少年自然就是邱於浩了。

「這骨笛可以控制妖獸?」遠處,蕭雲在略逃的時候,靈魂力也在感應獸群中的波動。

「這是驅獸骨笛!」在這片盆地四方的一些山林中,有人發出驚呼。

「什麼!驅獸骨笛?這邱於浩竟然有這等寶物。」

「這種東西玄妙無比,憑藉當中的符文與音波可以控制妖獸,比高級的法器還珍貴,沒有想到這邱於浩竟有此物,難道這是邱家的長者特地賜下,要讓他們對付蕭雲嗎?」

「我看多半是如此。」

「看來邱家真是鐵了心要抹殺這蕭雲啊!」

「蕭雲這次是凶多吉少了。」

「可惜了。」那些隱匿在旁邊看戲的少年皆是嘆息。

這麼多的妖獸一起襲來,誰能抵擋?

就算是真元圓滿境的修者也要飲恨吧!

也只有那些可以凌空飛行的元丹境修者才可以避開獸群。

「呵呵,蕭雲,你還是束手待斃吧。」在獸群中,那乘坐在疾風虎上的邱於浩將骨笛離嘴,他嘴角一扯『露』出一抹獰笑,盯著眼前那個正狼狽向前逃去的少年道,「在我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