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一百四十六章融合噬天蘭

第一百四十六章融合噬天蘭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第146章融合噬天蘭

「還愣著幹嘛,快煉化這株靈物啊!」吞天雀連翻白眼,眸中儘是嫉妒,它怎麼就沒有這好運氣了?自己不過是知道了一個神藏的秘密而已,就被人追殺的差點身殞道消。

這小子倒好,一個個神物被收入囊中。

雖然這噬天珠已經殘缺,可既然能孕育出靈物,定然還有利用價值,不可輕視。

「好,既然都到了這一步,我也又有什麼好怕的了?」蕭雲眸光一凝,當即便是運轉吞天滅神訣,隨著功法運轉,一個氣旋驀地從他的丹田處延伸而出,然後一尊虛塔浮現,將那武魂綻放出的碧光以及那噬天珠上的那株青蘭給攝入了當中。

蕭雲的武魂幾乎如與蕭雲一體,完全可以融入他的血肉當中,當那青蘭被攝入塔天虛鼎後武魂並沒有撤退,它在旁邊協助,好讓蕭雲融合這青蘭,免得發生雙眸意外。

這顆青蘭既然衍於噬天珠,蕭雲也就將之稱為噬天蘭了。

吞天訣運轉,可以削弱對方的氣勢,滅神訣運轉,可以抹殺對方的靈識。

此刻蕭雲吞天滅神訣一起催動,吞天塔在輔助,一片片符文綻放開來,吸收著青蘭的氣息,以削弱它的實力,隨後一股強大的滅神之力瀰漫開來,開始侵入那魂環內。首發不死武尊146

本來這噬天蘭縱使是靈物,也沒有自主意識,可當衍生出魂環後,逐漸萌生出了靈識,雖然很薄弱,卻也知道危險與反抗,以及去爭取掠奪一些對自己有用的物質。

也是因此想要融合這種靈物頗為困難,往往會讓人飲恨。

蕭雲若沒有吞天滅神訣也不敢貿然出手。

饒是如此,此刻他依舊有些惶恐不安,時刻都保持著高度警惕,不敢有著一絲懈怠。

因為一旦有所鬆懈,若是被那噬天蘭衍生出的毒『液』給傷了心神那可就麻煩了。

那毒『液』可是它的精元所在,是天忌之水的本源毒『液』,那種毒『性』之恐怖連吞天雀也是一臉忌憚,不過風險與機會同在,若是控制了這噬天蘭無疑就等於掌控了天忌之水。

如此蕭雲也算有了一種真正的底牌。

這可是連元丹境修者都要忌憚的劇毒啊!

滅神之訣運轉,一個氣旋傾覆而下,恐怖的波動在吞噬蠶食著那噬天蘭的靈識。

這噬天蘭也是頗為頑固,知道有危險,竟然不惜耗竭自己的真元,衍生出了本源劇毒,想以此對付蕭雲那侵來的心神,那種劇毒讓人心悸,蕭雲也只有望而卻步。

嗡!

好在這時他的本命武魂魂環一顫,綻放出一片碧光,將那劇毒不斷化解,吞天訣也演化出一個氣旋,將被化解得差不多的劇毒給吞噬,如此一步步才將之抵擋下來。

而蕭雲則是以滅神訣,演化出一個個符文,向著噬天蘭侵入。

呼!

符文閃爍,落在噬蘭身上,卻被毒『液』腐蝕,蕭雲的心神也受到了損傷。首發不死武尊146

不過這些損傷相比噬天蘭的價值來說卻幾乎可以不計,他繼續運轉滅神訣磨滅那噬天蘭的意識,兩者不斷消耗的同時,蕭雲也試著將一縷心神向著噬天蘭那還是雛形的魂環滲入。

這是一個魂環,還沒有成行,並沒有各種神通,額是當中也有劇毒,蕭雲的心神侵入裡面時還被本命武魂綻放出的符文所包裹,不敢有著一絲大意,他的心神很快就遭到了噬天蘭的排斥,一股毒霧向他侵蝕而來,要腐蝕蕭雲的心神,將之消滅。

也是蕭雲有本命武魂護持,不然這毒霧足以磨滅他這縷心神,還有若不是噬天蘭的魂環沒有完全成型,還不能演化出本源劇毒,不然將更加危險,雙方糾纏,相互磨滅,這過程極為漫長,似過了一個小時,卻又似乎過了一年,十年,心神的爭鬥,往往要比別的戰鬥要玄妙。

往往只是過了一片刻,卻如一年。

可是有時候你感覺只是一刻,卻真的過了一年。

隨著時間流逝,噬天蘭的心神終於被滅神訣完全磨滅,失去了意思後,它也就沒有反應能力。

蕭雲開始試著融合入那魂環的雛形當中,只有如此才可以進一步掌控那噬天蘭。

隨著噬天蘭意識徹底消散,蕭雲的融合也頗為順利的完成了。

「吞天滅神訣果然可以吞噬融合武魂以及魂靈!」至此,蕭雲才得以鬆了口氣,如今他儼然可以感覺到自己和那噬天蘭取得了一股莫名的聯繫,有著一種血肉相連的感覺。

隨後他控制那模糊的魂環,光影一閃沒入了噬天蘭內。

這魂環本就源自噬天蘭,兩者為一體。

當那魂環沒入了噬天蘭內,蕭雲眉頭卻是不由微微一皺,裡面精元乾枯,氣息不足,很顯然是因為剛才的大戰使得它消耗了不少,不過仔細看去,這噬天蘭的根系卻在不斷的汲取養料。

這些養料似乎來源於噬天珠,就在蕭雲想要徹底感應那根系下面的情況時突然有著一片光芒綻放出來,竟然將他的心神給震了回去,似乎有著什麼特殊的禁制在阻止他。

「無法溝通這顆珠子?」蕭雲眉頭緊鎖,有些鬱悶,他還想看看這顆珠子到底有什麼秘密呢,不想會遇到這樣的情況,不過仔細想想,這也能說明這顆珠子的不凡。

這顆珠子看起來有拳頭大小,上面有著裂痕,噬天蘭就是紮根在一處裂痕當中。

可是依舊無法從外面看清楚珠子內有著什麼東西,似乎被一些禁制給阻止隔絕了起來。

亦或裡面根本就是內有乾坤,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