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一百五十章冠!

第一百五十章冠!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第150章冠!

蕭雲手持著寒洺劍屹立奪冠台,長劍光芒耀眼,上面還有著絲絲血跡,寒氣繚繞。百度搜哈,首發全文字閱讀

邱家的另外一些少年盯著這柄散發著寒氣的長劍,身子都是不由瑟瑟發抖皆眸『露』惶恐。

與此同時,眾人心中不由有著一絲莫名的悲哀湧現。

本來這柄法器是邱家族老賜下,為的就是對付蕭雲。

可邱家的後輩子弟不僅沒有除去蕭雲,最後還被他以這寒洺劍結束了幾位天才的『性』命。

說起來,這是何等的悲哀?

這可可謂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蕭雲眸光一轉,向著旁邊的那些邱家的少年一個個掃視而去。首發不死武尊150

這些人當初都參加了圍殺他的行動,如今回想起那天的情景,蕭雲眸中的殺意便是毫不掩飾的流『露』而出,若不是他底蘊渾厚,手段諸多,此刻豈能活著站在這裡?

「不!不要殺我們。」見得蕭雲眸『露』殺意,此刻邱家其它的少年也感到驚恐了起來。

「不要殺你們?」蕭雲眸光一凝,掃視眾人,一字一句的說道,「當初圍殺我的時候你們不是一個個都很囂張嗎?怎麼現在知道害怕了,知道求饒了,可惜這個世界沒有後悔『葯』,我蕭雲也不是那種心慈手軟之輩,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將十倍還之。」

「所以,你們都去死吧。」

當那死字落下,蕭雲眸光一凝,識海內一股強大的靈魂力席捲而出,籠罩了眾人。

在那強大的靈魂力下,眾人心神一顫,意識逐漸『迷』糊,這幾十個少年意識模糊之際依稀可以看到前方人影閃爍,一道道劍光如同那閃躲一般洞穿了虛空,來到眼前。

刷刷!

劍光閃爍,如銀蛇舞動,每劍一刺出都會帶起一片殷紅。

各族的修者望著此幕心都繃緊了起來,感覺到腳底一陣發寒。

待得劍光消散,蕭雲的身影也是停了下去,只是這奪冠台已經是血流成河腥氣衝天。

邱家的少年陸續倒地,四十四人一個不剩,都飲恨在此,加上之前被蕭雲斬殺的邱明浩三人,來這深處考核的四十七人幾乎是一個不剩,如此情況,只怕是這天元獵場開辦的數百年來也是第一次發生,以前各大氏族雖有爭奪,可卻沒有人敢大開殺戒啊!

不然當初邱於浩在拿下顏漠兄弟時也不會將他們放了。

因為這些大氏族都有顧忌,不敢貿然挑起氏族大戰。

袁銘,劉武隆等人愣愣的站在旁邊,感覺自己的手心都在冒汗。

更甚者還有許多的少年瑟瑟發抖,眸中儘是流『露』出恐懼的光芒。首發不死武尊150

這些人雖然都有著幾分天賦,可是卻沒有見過什麼風浪,當見到蕭雲這種鐵血手段後一時間充滿了驚懼,無形中將他設為了一個不可招惹的對象,與此同時很多人還暗暗慶幸。

若是自己得罪了這蕭雲那該是什麼下場?

「還好當初我向蕭雲道歉了。」劉峻臉『色』略顯蒼白,雙眸盯著前方,那心跳在加速,感到心驚肉跳,今天蕭雲的表現太生猛了,簡直就像是一個來自地獄的修羅。

對於這些人的眸光和表情蕭雲只是微微聳了聳眉,並沒有在意。

若是這些人也經歷過了他那種生死危機,也就不會有這種表情了。

面對敵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豈能手軟?

這邱家為了對付他可是處心積慮,下了極大的本錢啊!

蕭雲嘴角一挑,淡淡的瞅了一眼那些屍體,隨後便是走向了邱於浩的身邊。

「這長槍倒是一件難得的法器。」蕭雲手掌一動,將邱於浩的玄元槍捲入中在把玩一番後就收入了吞天塔內,隨後繼續搜尋了起來,不久後便從後者懷中找到了一個骨笛。

這骨笛只有七寸長,上面符文繁奧,散發出一股晦澀的波動。

「這是一件頂級法器,就快達到靈器的級別了。」吞天雀化為一隻拳頭大小的雀鳥,落在蕭雲的肩膀上,它雙眸一凝在掃視了一眼後者手中的那個骨笛後說道,「不過這骨笛雖然不凡,卻也只可以控制驅使那真元境的妖獸,想要控制踏入了元丹境的妖獸,至少也得靈級的御獸法器,而且還得需要有著嚮應的修為才行。」

「只可以控制真元境妖獸?」蕭雲眉頭一彎,旋即將骨笛收好,打算以後在琢磨。

除此外,那邱於浩身上也沒有更好的東西了,只是一些彌補真元的回元丹罷了。

這一切解決完畢後蕭雲視線一轉,眸光便落在了前方那被光紋的所籠罩的冠台上。

這冠台有九層台階,上面是一個金光燦燦的王位。

在王位上刻有玄妙的符文,散發出一股晦澀的氣息波動,隱約間蘊含著某種奧義。

「冠位!如今我兩項考核皆以完成,我看你們邱家能奈我何?」蕭雲凝視著前方的冠位,眸中有著凌厲的光芒閃爍,眼角的餘光也不由瞅了一眼肩膀上的吞天雀。

現在吞天雀已經蘇醒,他儼然又多了幾分底蘊。

蕭雲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雙手一動,體內有著一股炙熱的火流席捲而出,只見得他雙眸眯起,陷入了一個微妙的意境當中,一個紫『色』的法印便是被他給那凝聚而成。

吼!

法印凝聚而成,蕭雲猛的向前推出,只見得紫光閃爍,一頭火焰狂獅便是向前撲去,在眾人的注視下,這火獅猛的伸出巨掌,狠狠的拍在了冠台那綻放出來的禁制之上。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