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一百五十一章震驚各族

第一百五十一章震驚各族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第151章震驚各族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是這小兔崽子獲得了冠位?」邱家的人滿臉驚訝,雙眸緊盯著前方那積分榜,眸子中皆是流『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這小子肯定是作弊,藉助了外物。{請在哈,首發全文字閱讀}」

「對,他應該是藉助了外物。」邱家的人紛紛開口,根本不相信蕭雲憑藉自己的實力可以奪得冠位,特別是當中那幾位長者,他們可是知道邱玄嶸特地為此賜下了法器啊!

有法器在手,邱家的天才少年怎麼會拿不下這蕭雲?

「咦!積分榜上怎麼沒有浩兒了?」突然,那邱玄崇眸光一凝,『露』出詫異之『色』。

這邱於浩是他的兒子。

聞言,旁邊一些邱家的長者也是帶著滿臉狐疑,向著那積分榜瞅去。

這不看還好,一看之下邱家的人徹底慌了。

因為在那積分榜上幾乎沒有看到一個邱家的後輩子弟。首發不死武尊151

「這是怎麼回事?按理說來,浩兒最少也可以獲得第二啊!」邱玄崇眼角抽搐,心中感到了一絲不安,隨後眸光掃動,注意著前方的波動似在等候那些考核的後輩子弟歸來。

稍許後,那片虛空一顫,出現了一個氣旋,一個少年便是從那個氣旋當中浮現而出。

「是蕭雲!」

「蕭雲,蕭雲!」當蕭雲出現的剎那,全場一片歡呼,音波震天,響徹四方。

在這裡不僅有各族的長者,那些後輩子弟也跟隨來此,想要看看這次考核的結果。

早在前幾天,蕭雲一舉煉成先天丹已經驚動了所有人,讓得各族人對他刮目相看,如今又見他獲得了這天元獵場考核的第一名,眾人心中對少年的敬意推到了最高點。

「蕭雲太棒了!」

「蕭雲,我愛你!」一些大家族的少女也跟隨長輩而來,見得那個突然出現的蕭雲後皆是驚呼,如今的蕭雲風頭太盛了,超越了所有的人,儼然成為了風月國最耀眼的天才。

要知道,本來一個十六歲的寒門子弟能煉製出三品的先天丹就已經是奇蹟了,如今他還在考核中奪得了冠位,就等於是他打敗了所有的人,從而脫穎而出啊!

這內圍的考核都是大族子弟,當中還有不少真元境強者,蕭雲一個寒門子弟能在裡面脫穎而出已經很不容易了,如今還技壓群雄,獲得了冠軍,足以說明他的不凡。

這樣的人物,前途無量,真的可以稱為天之驕子了。

此刻的蕭雲就如被神環籠罩的天之驕子,他耀眼奪目,所有的少女都為之傾心。

「他真的做到了!」在一處閣樓中,羽瑤公主美眸眨動,『露』出滿臉欣喜,那緊蹙的眉頭終於是鬆了下來,雖然她對蕭雲的實力有著幾分茫然的信任,可這幾天心緒不寧,一直擔憂。

如今羽瑤公主就如一個默默等候丈夫出征歸來的『婦』人,在見得蕭雲安然無恙後,那懸著的心也是終於放下,『露』出滿臉會心的笑容,不過她只是在旁邊等候沒有像別的少女一樣發出花痴般的驚呼聲。

「這蕭雲真的不凡啊!」旁邊的五皇子微微點頭,對蕭雲又高看了一眼。首發不死武尊151

能憑藉先天圓滿境獲得冠位,這樣的人物豈會簡單?

蕭雲在數千道眸光的注視下,從那氣旋中浮現,他的靈識才擴散開來便感應到那如同駭浪一般的歡呼聲,滿耳都是別人在呼喊,以及表示著對自己的愛慕之意。

蕭雲淡淡一笑,旋即飄然落地,立足於那高台下方的一處闊地上。

「沒有想到還是讓這兔崽子獲得了冠位。」邱玄崇等人一愣陰森,忍不住冷哼了一句。

隨後,眾人就是帶著滿臉期許,繼續抬望虛空。

在那裡一片漣漪泛起,一個一個少年緊隨而出。

「是武隆!」

「我是劉家的人。」

「是我周家的人。」

「真兒!」各族的長者見得自己的後輩子弟安然落地,都略顯得有些興奮,向著眾人打量而去,想要看看他們有沒有受傷,畢竟這次考核頗為危險,就算你積分很高,可一旦受了重傷,毀了根基那可就麻煩了,即使踏入了天元宗也很難超越別人。

劉武隆,顏真,顏漠,袁銘等人都陸續出現,落在了蕭雲旁邊的那塊空地上。

這些人都很自覺的按照那積分排行排列在一起,第一排十人,正是積分榜的前十。

至於別的人則是依次排在這十人身後。

不大一會,進入了那天元獵場深處考核的少年都已經排列好了。

細數下,這裡足有三百七十二人。

「咦!我邱家的人了?怎麼一個都沒有出來?」邱玄崇一臉驚訝,掃視著四方道。

「這是怎麼回事?」

就連高台上的邱玄嶸,以及邱衷也是眉頭緊鎖,這情況似乎有些不對啊!

「邱於浩了?怎麼他們沒有出來?」

「怎麼在積分榜上也沒有看到他們的名字,難道他們都沒有去參加這次考核?」

「不應該啊!我可是明明看到了他進入了那天元獵場的。」各族的修者都是一臉詫異,相互觀望,似想從別人那裡看到一絲線索,邱家是一個大族,此次參加考核的人人數佔據了近七十人,參加深處考核的更是有四十七個,怎麼會沒有人出現了?

「莫非他們殞落了?」其它邱家長者也是滿臉緊張。

因為積分不出現在榜上就只有一個可能。

那就是手持法牌的人死了。

法牌若感應不到了生機,將自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