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一百五十八章血脈復甦

第一百五十八章血脈復甦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第158章血脈復甦

在各族的人各自散去時,蕭雲則是回到了皇宮,準備替羽瑤公主拔毒。書哈哈小說網

風皇魄力非凡,為人也還算可以,所以蕭雲也有心幫他一把。

對於朋友,蕭雲自會肝膽相照,至於敵人那將毫不手軟。

這是他的行事原則。

何況與皇族交好對於他來說也能省去不小的後顧之憂。

畢竟他的目標是要遠離南疆,前往天都域尋父,紫雲郡城的蕭家一旦發生什麼事情也是鞭長莫及,可若有皇族護持,一切事情都好說了,以風皇之威就是元嬰境強者也占不到便宜。

回到皇宮,蕭雲就又前往了天凰嶺的那個聚元陣台內,經過幾天的積蓄裡面的元氣也變得濃郁了起來,只是在吞天訣的瘋狂汲取下那些元氣很快就被汲取一空了。

恢復了元氣,蕭雲還服用了幾顆療傷丹『葯』調息傷勢。首發不死武尊158

這次邱玄嶸雖然沒有直接向蕭雲出手,可那氣勢也壓迫得他受了輕微的內傷。

在天凰嶺調息一天後,翌日清晨,蕭雲就來到了公主的宮苑內。

見到蕭雲來此,那宮苑中的侍婢連忙將他給引到了公主深閨大院中。

對於這裡蕭雲早已經頗為熟悉,那些侍婢與鐵衛也知道了他為何人。

聽得蕭雲來此,羽瑤公主蓮步款款,親自來迎。

兩人聊了幾句,便開始進入到了正題。

在一間深閨當中,羽瑤公主盤膝在一張卧榻上,她睫『毛』很長,輕輕挑動,眼波流轉時暗暗瞅向了對面,那裡有著一個少年也正盤膝了下來,正與她對面而坐相隔不過兩尺。

兩人四目相對,甚至連對方呼吸中所攜帶的熱氣都可以清晰的感覺到。

蕭雲深深吸了口氣,便是感覺到了對方身上所散發出來地那股處子特有的體香。

這香氣讓他心神一『盪』,不由多看了一眼對面的羽瑤公主一眼。

羽瑤公主膚如凝脂,肌膚似有著一絲神輝綻放,簡直如一個仙子盤坐在前氣質脫俗。

她的衣領略低,『露』出了一片雪白,鎖骨精緻『迷』人,一眼看去,就如同觀賞一件完美的藝術片,讓人不由沉浸當中,視線在往下看去,可以發現有著深邃的溝壑若隱若現,如一個『迷』宮讓人恨不得想要去探測一下裡面到底有著什麼驚人的秘密。

那對飽滿呼之欲出,讓人望之不由邪火頓生。

如此完美的嬌人,就是連蕭雲瞧後也不由得咽了咽口水,心中有著一種莫名的衝動。

不過這種衝動很快就被強行壓制了下來。首發不死武尊158

「這次我在天元獵場實力有所提升,應該可以替公主將這噬源天毒給徹底拔除。」似為了掩飾或者讓自己從對面少女那種自然的誘『惑』力當中退出來,蕭雲淡淡一笑,開口道。

「有勞蕭公子了。」羽瑤公主眸光上揚,臉頰有著一絲紅暈泛起,她主動伸出了玉手。

在經過幾次拔毒,羽瑤公主也熟悉了當中的步驟。

「那冒犯了。」蕭雲也不客氣,手掌一伸,就抓住了那柔軟的玉手。

蕭雲掌心碧光閃爍,武魂綻放出一片紋路順著羽瑤公主掌心的竅『穴』沒入了那緊緊當中。

然後一縷縷碧光延伸而入在羽瑤公主的體內,化成了一個碧『色』的符文氣旋。

氣旋中符文閃爍,散發出一股晦澀的波動開始攝取那隱藏在血脈深處的噬源天毒。

這次蕭雲暗自動用了噬天蘭,將那些牽引而來的噬源天毒攝入識海後徹底吞噬。

這噬天蘭綻放出燦燦青光,葉子中心演化出一個氣旋,碧樹武魂所吸收來的噬源天毒幾乎都被吞噬到了裡面,那速度之快簡直讓人感到錯愕,羽瑤公主的眸子都亮了起來一臉驚訝。

「這蕭公子拔毒的速度怎麼變得那麼快了?」羽瑤公主心中暗暗驚訝,美眸緊緊的盯著面前的少年,心中的震撼難以言說,她依稀記得第一次拔毒的時候這少年的小心翼翼。

可這次蕭雲幾乎沒有了上次的顧忌,開始大力的拔除那些噬源天毒,起初的時候著實讓羽瑤公主為這少年捏了一把汗,這劇毒可是能吞噬人的本源,一旦沾染將難以拔除啊!

只是在過了片刻,蕭雲依舊是面不改『色』,拔毒的速度也沒有停下來。

「難道他在那天元獵場得到了奇遇,實力大增?」羽瑤公主心中暗忖,除此外也沒有別的原因了,若是說這蕭雲一開始就有能力替她完全解毒,羽瑤公主也不信。

因為當時蕭雲那種小心翼翼絕不是裝出來的。

再者她也相信這個少年。

「這噬天蘭果然不凡,有著吞噬一切劇毒的神效。」在羽瑤公主為此感到驚訝的時候,蕭雲此刻卻完全沉浸在拔毒當中,他首先是以本命武魂吸收那些噬源天毒,在劇毒將達到識海時那噬天蘭光芒綻放,演化出了一個吞噬氣旋,吞納那些劇毒。

這些劇毒被那氣旋吞入,然後沒入了噬天蘭根部,被根系吸收化為了自己的養分。

憑藉著心神感應,蕭雲可以清晰的感覺到噬天蘭的本源精氣有著那麼一絲絲的提升。

「看來這噬天蘭是以毒為養分,壯大自己。」蕭雲喃喃道。

這噬天蘭是紮根於噬天珠上,會有這種特『性』也是說得過去。

畢竟按照吞天雀所言,這噬天珠可是一件上古至寶,裡面蘊含著天地劇毒,一旦催動,裡面的毒『液』可以腐地噬天,在它身上紮根而生的噬天蘭豈會是凡俗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