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一百六十二章天元宗

第一百六十二章天元宗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第162章天元宗

「這世界很大,上古前十的武魂固然驚世駭俗,卻也不是無敵的存在。」吞天雀說道,「如妖族就不乏大神通者,那些上古妖族一個個都擁有著血脈神通非等閑之輩可比。」

它害怕蕭雲知道太多,一時心高氣傲失去了武者的根本,所以忍不住多提醒了一句。

「你放心,我一樣會努力的。」蕭雲眸『露』堅毅,點了點頭道。

對於那些血脈神通蕭雲也是略有領教,當初吞天雀渡劫時吞噬雷霆那是何等的霸氣?

風皇手掌一動,如有神鳳臨塵,那又是多麼的威風。

縱使蕭雲擁有生命武魂,也遠遠不夠,正如古人所言,生命武魂前期缺少戰力,很難成長到大成,也是如此,但凡覺醒了這武魂的人開始都很低調,直到有所小成才會出世。

不過在搞清楚這狀況後蕭雲至少有了一個確切的目標。

「對了,你還沒有說擁有生命的武魂是哪個氏族了?」蕭雲突然問道。首發不死武尊162

這才是他想知道的重點。

在半年前蕭雲就聽老爺子提及了父親在十幾年前是重傷歸來。

依此判斷,蕭父肯定是得罪了什麼仇家,可他母親又沒有出現,讓蕭雲心中狐疑不已。

「難道父親是去找母親去了嗎?」

除此外,蕭雲再也找不到其它的理由了。

既然自己的武魂有可能是繼承母親,母親所在的勢力應該不弱才是,父親怎麼會有事?

當初他父親可是重傷歸來,將他寄托在紫雲郡城啊!

種種疑『惑』繚繞在心頭,如今蕭雲終於是可以尋到一點蛛絲馬跡了。

「在天都域的確曾經有一個氏族出現過生命武魂。」吞天雀略微沉『吟』隨後說道,本來它不想告知蕭雲,怕給他帶來太多的壓力,可是若自己不說只怕會給他留下一個心結。

長久下去這個心結或許會成為蕭雲修鍊一道上的桎梏。

所以吞天雀最終還是開口。

「哦,是什麼氏族?」蕭雲眼睛一亮,有些期許的問道。

「姚氏。」吞天雀道,「至於其它,你還是別多想,這個世界很大,以後等你足夠強大了自然會接觸到那一切,可你要是不夠強,知道太多對你而言並沒有什麼好處。」

「恩。」蕭雲點頭,默默的將那姚氏二字放在了心中,或許這就是他母親所在的氏族,等以後他足夠強大了便可以此為線索找到他父親,這樣一來也就可以完成他爺爺的心愿了。

蕭雲知道,不僅他牽掛父親,爺爺也是如此,不然當初也不會將此事說出來了。首發不死武尊162

在兩天後,終於到了天元宗弟子集合的時候,蕭雲拜別了風皇就此離開了皇宮。

羽瑤公主並沒有來送行,因為此時她體內的血脈已經逐漸蘇醒,整個人氣質大變,一旦外出很容易被人發現她的情況,所以自從上次與蕭雲一別後就開始閉關。

在皇城內的一處校場中,秦執事與幾位天元宗的管事落在高台上俯視著下方。

在那裡數百名弟子排列整齊,正在等候出發。

蕭雲則是與秦執事呆在一起,因為他並沒有拜入各峰,而是要直接拜入那核心殿。

「人數已到齊,準備出發。」秦執事掃視了一眼下方的少年,驀地祭出一塊獸皮,上面符文閃爍,綻放出耀眼的光芒,旋即就有著一股能量波動將眾人托起承載於法強上。

「出發!」

隨著一聲厲喝,秦執事催動著法器便向著遠處的虛空遁去。

這獸皮展開,寬闊無比,能承載千人,前方光芒綻放完全將眾人籠罩。

這是為了防止飛行速度過快所帶來的氣流將上面的修者給擊傷。

一般的飛行法器都會有著嚮應的符文陣法保護。

當然,一些低級的飛行法器卻並沒有這種陣法加持,所以相對而言速度也要慢許多。

蕭雲站立在秦執事身邊,在兩側便是幾位管事了。

「天元宗距離風月國較近,只有兩萬八千里,憑藉秦執事這雲蟒毯的飛行速度不用兩天就可以到達了,呵呵,像這樣的飛行法器等你以後拜入了核心殿也將有機會獲得。」旁邊的袁熔臉『露』笑容,向著蕭雲講解道,雖然後者不會拜入『葯』峰可他熱情依舊未減。

對於蕭雲的潛力袁熔極為看好,所以根本就沒有因此生恨。

「兩萬八千里?」蕭雲暗暗咂舍,法器就是不一樣,可以讓人省去太多的時間了。

不然兩萬里的距離長途跋涉該要多久?

就算是元丹境修著遁空而行也會耗竭大量的元氣。

「你的事情我們已經稟告了門中長老,經過諸位長者商議,一致決定赦免你的罪,並且讓你得到拜入核心殿的資格,不過在核心殿一樣有著激烈競爭,那裡所彙集的都是之驕子,你想要得到比別人多的資源,就必須從當中脫穎而出才行。」

秦執事也是不由撫須一笑,道,「當然,我相信憑藉你的天賦到哪裡也不好被埋沒,只是到了天元宗一切得靠自己的實力,你那妖靈只怕也就不能太過依賴了。」

在宗門內比的不是底蘊,而是自己的實力。

雖然吞天雀也算是蕭雲的底牌,可畢竟不屬於他的力量,不足以以此衡量他的潛力。

在核心殿,那些長老更看重的是弟子的發展潛力,至於一時的得失並不會在意。

「我明白。」蕭雲點了點頭,他也是明白當中的道理。

一個依靠外力的弟子,始宗難成大器。

不過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