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一百七十九章天賦驚人

第一百七十九章天賦驚人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第179章天賦驚人

「這蕭雲竟然能與鄭師兄正面交鋒?」

「瞧他那氣勢似乎開始佔據上風了!」

「我怎麼感覺他那戟法在不斷完善,他不會剛才才開始修鍊這門火炎戟法吧?」馮亮等人在旁邊觀看,心中震撼不已,若是如此說來,這蕭雲的天賦還真恐怖啊!

「蕭雲似乎在拿鄭師兄練手。」李吉眉頭緊緊一皺,看出了一絲端倪。

他依稀記得蕭雲剛出手的時候那招烈焰破浪還不夠嫻熟,意境也還不夠。

可是現在他每一次使出威力都不同,讓得鄭天偉壓力倍增。

「初學就能與人一戰,這天賦……」在附近,一些準備看蕭雲笑話以及對他獲得了九級聚元陣不滿的弟子,此刻都不由深深吸了口氣,不管蕭雲手中是否是一件法器,單從他那武學領悟上面的進度來看,那天賦真的達到了一種駭人聽聞地步。

要知道,剛才這蕭雲還是在衝擊經絡,好修鍊這武學啊!首發不死武尊179

可他一眨眼就能將這武學與人一戰,如此天賦,誰人堪比?

一時間再也沒有人敢懷疑蕭雲的天賦了,眾人帶著一臉凝重默默的關注著那一戰。

砰!

寬闊的青石路中,兩道身影不斷交鋒,迸發出漫天金光,耀眼奪目。

此刻,那鄭天偉整個人都被金光所籠罩。

仔細看去,可以發現他周身有著金紋護持,儼然是將那防禦功法金紋絞給催動了起來。

可是在那紫『色』的火流肆虐下,鄭天偉依舊是感到一陣心悸,似乎自己這金紋絞防禦隨時都有著被焚化的跡象,在這一刻,他終於是體會道了無暇武魂的不凡之處。

所謂真金不怕火煉,可是蕭雲的真火為無暇,每一絲都是經過千錘百鍊凝鍊而來,沒有一絲雜質,為火之真元,可這鄭天偉金靈體值只有百分之四十,那吸收凝練而來的金元氣根本不純。

不純的金元氣凝聚成的防禦豈能抵擋那真火的淬鍊?

這就是體質的差距。

「無暇武魂真的不凡。」鄭天偉眉頭緊鎖,到了此刻終於感覺到了無暇武魂的不凡之處,「他那殘器也不簡單,符文已經斷裂,沒有能銜接起來竟然還能發揮出這威力?」

鄭天偉一臉凝重。

經過這般交手,他對蕭雲也算有所了解。

對方的無暇武魂所散發出的真火十分可怕,若是自己沒有法器在手就算憑藉著真元中期的修為都難以討好,也是如此,在蕭雲動用天炎戟使出了天炎五式中的招式後局勢立即改變。

「烈焰破浪,這第一式終於煉得差不多了。」在連番實戰後蕭雲對烈焰破浪這一招也是有了一些心得,這一招只需領悟一個字,那便是破,以絕對的力量破盡一切。首發不死武尊179

只要領悟了當中的精髓,不僅是巨浪,就算是山嶽也要一戟破開。

「也該結束了。」在領悟了當中的精髓後,蕭雲突然眸光一凝,長戟一動便是向前斬去,不僅如此,他的整個人也是向前邁去,人隨戟去,又似戟隨人意而發。

這一戟威力巨大,那烈焰吞吐,似可斬裂一切,那戟刃雖然殘缺,卻擁有著一股不可抵擋的氣勢,鄭天偉只覺自己全身都被一股火流給籠罩,他手中長金綻放出來的光芒根本不能抵擋那氣勢。

「可惡,這殘戟絕對不是法器那麼簡單。」鄭天偉眉頭緊鎖,只得迎槍抵擋。

叮!

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槍戟交鋒,那戟芒將金『色』的槍芒徹底淹沒,兩者交鋒之處,當即迸發出耀眼的火花,鄭天偉只覺一股巨力從槍身震來,他虎口都是一顫崩裂了開來。

咚咚!

在那股巨力下鄭天偉身形倒飛而出,狠狠的摔落在地。

鏘!

與此同時他手中的長槍落地,發出一道脆響。

刷!

鄭天偉方才落地,卻見得前方光影閃爍,一個人影掠來,緊隨著一柄帶著炙熱氣息的戟刃便是抵在了他的脖頸之處,那絲炙熱,讓得他的心頭狂跳,全身都有著寒意驟升。

「呼。」鄭天偉緩緩抬頭,一臉無力,在面前,一個身穿青紋白衣的男子正立於面前,一雙漆黑的眸子冷厲無比,以俯視的姿態盯著他,這般場景以他先前何其相似?

只是現在他成為了被俯視的對象。

「你敗了。」蕭雲手持著長槍,淡淡的瞥了一眼那鄭天偉道。

「我敗了?」鄭天偉眸中『露』出一絲『迷』茫,眸子眨動,想要反駁卻又無話可說。

若說這蕭雲是因為法器取勝,可對方只是一件殘器,再者還是他先出的法器。

若說修為,他還比蕭雲足足高上一個小境界,縱使鄭天偉心中在不甘也只得咽下這口氣。

「以後別讓我在看到你欺負段師妹,不然我下手絕不會在留情。」蕭雲一臉冷酷,那簡單的話語中卻似擁有著一股毋庸置疑的味道,很顯然,若是鄭天偉下次敢再犯,結果肯定不是這樣。

「這次算你厲害。」被蕭雲以如此冷厲的口氣呵斥著,鄭天偉一時又不由惱羞成怒了起來,他咬了咬牙,一臉陰森,在狠狠的盯了蕭雲一眼後,抓起地上的長槍,起身便走。

「我們走。」鄭天偉向著那李吉二人招呼一聲,就要離開。

「我們就這麼走了嗎?」李吉和馮亮迎了上去,在瞅了一眼那長發凌『亂』,嘴角有血的鄭天偉後,有些不甘的說道,若是就這麼灰溜溜的走了,以後他們還如何在新秀峰混啊!

「這場子我遲早會找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