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一百八十章修鍊狂人

第一百八十章修鍊狂人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第180章修鍊狂人

「一點小傷罷了,不礙事的。{請在哈,首發全文字閱讀}」見段靈兒那黛眉緊蹙,一臉擔憂的模樣,蕭雲淡淡一笑,先前他也只是被一道勁氣所傷,還不算嚴重,不過經過此戰他也是明白了修為的差距。

若是他有真元中期境也就不會那麼狼狽了。

「那你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嗎?」見蕭雲拒絕,段靈兒睫『毛』眨了眨,明亮的眸子中充滿了期許,緊緊的將前者盯著,似乎想自己也能為這少年出一份力就好了。

「呵呵,不用了。」蕭雲笑,道,「你就好好獃在那院子里修鍊吧,若是遇上了什麼麻煩可以去找我。」不知為何,如今越看,他越感覺這段靈兒有著幾分親切。

或許是與靈兒妹妹分開太久了吧。

蕭雲心中暗忖,想起當初他和自己妹妹兩人相依為命的日子,他心中就不甚唏噓。

「也不知妹妹體內的寒氣如何了。」蕭雲一臉沉思。

「呃。」見蕭雲一副神遊的模樣,段靈兒不由抿起了嘴唇,最後終於鼓足勇氣問道,「蕭師兄,你為何要出手幫我了?」她那明亮的眸子中充滿了疑『惑』,緊緊的盯著蕭雲。首發不死武尊180

這是她心中一直疑『惑』的地方。

從剛才的戰鬥來看,蕭雲也是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取勝,可謂是冒了不小的危險。

再者,那鄭天偉身份不一般,誰會為了一個外人去得罪長老的親人了?

被段靈兒這麼一問蕭雲也是微微一陣錯愕,見得前者那一副認真的模樣,他眸子微眯眺望遠方,喃喃道,「若說是為什麼,應該是我看你和我妹妹有些相似罷了。」

「和你妹妹相似?」

聞言,段靈兒輕抿嘴唇,那眸中不由流『露』出一絲失落,心中喃喃道,「僅僅是如此嗎?

「好了,我先離開了。」在深吸了口氣後蕭雲也不在多說,瞅了一眼那段靈兒,伸張不知為何竟然有著一種要伸出去輕撫這少女青絲的衝動,不過他最後終於是忍住了,笑道,「你好好保護自己。」

這段靈兒年紀也接近十六歲了,容易精緻,美眸明亮,那睫『毛』很長,顯得靈氣『逼』人。

這一切都和蕭靈兒相似,隨後蕭雲才恍然,這不是自己的妹妹,不能如此,停止了那用手輕撫對方青絲的舉動,若是蕭靈兒,蕭雲肯定會以此安慰,因為這是多年的習慣。

「恩。」段靈兒點了點頭,心中對蕭雲感激不已,就算對方只是覺得自己像他妹妹才出手,也是難能可貴,至少可以從此說明這個少年心地還是很善良,至少不是那些欺男霸女的惡棍。

「我走了。」蕭雲也沒有多說,轉身便離去,走向自己所居住的那院落。

直到蕭雲走遠,段靈兒才進入自己的院子里。

「這天炎五式威力的確不弱,在配合天炎戟絕對可以與真元中期的修者爭鋒了。」蕭雲迫不及待的走向自己的院子,打算繼續修鍊天炎五式,這套武學的威力讓他興奮。

天炎五式本身或許沒有那麼大的威力,可是蕭雲體內所擁有紫炎武魂是無暇武魂,真火之純粹遠不是一般真火可比,甚至是一般的無暇火之武魂也很難和這紫炎武魂堪比。

因為這是紫炎王修鍊多年的本命武魂,那火炎之精粹很難估量。首發不死武尊180

在加上蕭雲以吞天訣配合紫炎武魂汲取火元氣,也將那些雜質完全提煉了出來,使得武魂中的火炎極為精純,如今在加上天炎戟,那天炎五式的威力自然就完全發揮了出來。

這就是體質的優勢。

就如一個擁有無暇金之靈體的修者與這鄭天偉在同一境界,使用同一種武學一戰,也將有著絕對的優勢,那種攻擊絕不是那區區只有百分之四十靈值體質的鄭天偉可比。

「蕭師弟,慢走。」就在蕭雲暗自沉『吟』的時候,一道聲音驀地響起。

「張師兄?」蕭雲腳步一頓,回頭看去,便是看到不遠處張天龍正向此慢慢走來。

張天龍腳步如雲,幾個呼吸就來到了蕭雲身邊。

「張師兄,找我有事?」蕭雲有些錯愕的說道。

「呵呵,剛才發生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張天龍在瞅了一眼蕭雲肩膀上的傷痕後道。

「哦。」蕭雲眉頭一彎,問道,「不知張師兄對此事有什麼看法?」

「呵呵,此事那鄭天偉的確不對。」張天龍訕訕一笑說道,「相比這些事情,宗門更看中的是個人潛力,也只有這種壓迫,實力不濟的人才會知恥而後勇,努力修鍊。」

「不然事事有宗門出頭,太過安逸反而不好。」張天龍繼續說道。

「所以就算是此事鬧大也不會對他有太大的處罰,反而會因此得罪他那身為長老的族叔。」

蕭雲一臉沉『吟』,在思考著張天龍的話。

「再者,每個人有自己的院落,只要進入裡面,有陣法護持就算元丹境修者都難以闖入,這也算是宗門對弟子的一個隱『性』保護,這樣一松一緊,才會讓弟子知道自己應該努力修鍊。」

「當然,若是有人行事太過,敢殘殺同門,那就不一樣了。」張天龍眸光一凝道,「一旦發生這種事情,就算那鄭天偉的族叔也不能護持他,宗門將對他進行嚴厲處罰,絕不會姑息。」

天元宗不介意弟子間的較量,挑釁,卻也有個限度,那就是不能殘殺。

一旦殘殺,那就會使宗門少了一個天才,就算使那天才致殘都不行。

這無論如何都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