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一百八十三章黑山郡

第一百八十三章黑山郡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第183章黑山郡

這次的任務分為兩組,鄭天偉他們那批弟子將前往一個妖獸較多的郡城驅殺妖獸。

蕭雲他們這批弟子則是前往一個名為黑山郡的郡城。

在將妖獸驅殺後,這批弟子還得前往黑雲山脈剿滅妖獸,以保附近的安寧。

「這玉簡當中有著黑雲山脈的詳細資料,你們了解一下。」隨後程老手掌一拂只見得光華閃爍,一道道流光便是向著那台下的弟子『射』去,眾人手掌一反各自接下一個玉簡。

蕭雲接過玉簡將心神沉入裡面便是有著詳細的資料湧入了腦海。

旁邊的段靈兒等人也將心神沉入玉簡內查閱那些資料。

「事不宜遲,老夫便帶你們前往淮雲國。」程老瞅了一眼旁邊的張天龍,旋即指著蕭雲那批弟子說道,「天龍,你便負責帶這批弟子去,一切皆按以前的考核行事。」

「是。」張天龍點頭,隨後笑道,「諸位師弟便隨我啟程吧。」首發不死武尊183

說完,他手掌一動,出現了一柄法劍,劍長兩丈,寬三尺,足以攜帶十幾人了。

蕭雲等人身形一掠,便躍入了那長劍上。

十八個新弟子依次排列在張天龍身後。

另外六十五人則是被那程老催動出一件法器托起,懸浮於空。

「出發。」隨著一聲令下,程老身形一動,載著那批弟子便是騰飛而去。

張天龍緊隨其後。

當法劍載著眾人穿過雲霧,路過其它峰時,蕭雲眸光一動赫然發現有人向此遁來。

「呵呵,這次宗門是統一任務,各峰新入門的弟子都進行相應的考核。」似知道蕭雲心中的疑『惑』,張天龍訕訕一笑,解釋道,「不僅是核心殿的弟子,其它的弟子也一樣是通過弟子接收任務在以當中的表現來進行獎勵,特別是剛入門的弟子,這是得到賞賜的最佳途徑。」

「所以這次任務考核頗為重要。」張天龍笑道。

蕭雲點了點頭,試想下,若是誰在此次任務考核中脫穎而出得到了法器賞賜以後在各種考核中都將有著巨大的優勢,得到超越別人的資源,如此一來,那成長速度豈是一般人可比?

眨眼間,張天龍等人就來到了天元宗的山門邊緣。

這時程老停了下來,正向著一個巡山隊長登記人數,等等。

在確定了人數後才被放行。

禁制開啟,程老和張天龍分別帶著兩隊弟子遁出了天元宗。

而在這批弟子離去的時候,在天元宗內各峰的弟子也陸續被一些管事帶領出去。首發不死武尊183

張天龍腳踏長劍,載著這批弟子便向著前方遁去。

長劍破空,眨眼間就遁出了十里。

「張師兄,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到達那黑山郡?」一個弟子問道。

「我全力催動法劍,大概兩天兩夜就可以到達。」張天龍說道,「到了那裡你們便將開始對付妖獸,每斬殺一頭妖獸都會得到相應積分點,所以到時候那麼可得努力了。」

「當然,若是遇到了強大的妖獸也不要勉強,因為這是生死歷練,我只會在遠處觀看,不會『插』手,若是有人遇到了生死危險,可以用結下求救的法印注入自己的腰牌當中,我便能感應到,只要在千里之內,都將儘快趕去,不過這也就意味著你們將失去繼續考核的資格。」張天龍說話時,雙手引導,教眾人掐了一個法印。

身後的弟子立即將那法印記下,也開始凝聚。

「大家都記住了嗎?」隨後,張天龍瞅向眾人問道。

「記住了。」飛劍上的蕭雲等人紛紛點頭。

蕭雲也學著那模樣掐了一個法印,很容易就學會了。

不過對此他到並沒有怎麼在意,以他的底蘊還用不著向張天龍呼救。

畢竟這張天龍也只是元丹二重初期,吞天雀可是能力敵元丹二重巔峰的強者了啊!

不過凡事有列外,將這法印學會也不礙事。

隨後眾人便是閉目凝神,默默等候到達目的地。

兩天時間眨眼就過去,腳踏在法劍上,放眼望去,已經可以看到前方有著一座古城屹立,在古城的盡頭是一座黑乎乎的巨山,以及那連綿不絕的山脈,望著那片山脈。

眾人知道,黑山郡到了!

這一刻法劍上的弟子都打起了精神透過那劍身的光幕向著前方眺望而去。

「果然有妖獸來襲。」

「看來這些妖獸的實力很強啊!」法劍上的弟子眸光一凝,赫然看到了那黑山與郡城交集的一處城外正有著一群妖獸襲來,與此同時,在城門口還有著修者在抵禦。

這些是黑山郡城的本土修者,多數皆有真元境修為。

可是面對那殺之不盡的妖獸,眾人抵禦起來也是感到頗為無力。

此刻在城牆上正有著幾人屹立,在觀看著前方的大戰。

站在中間的是一個身形微胖,氣勢不凡的中年男子,他眸光深邃,似可洞穿虛空,那眸子中閃爍出的光芒透發出一股攝人的波動,此人正是黑山郡的城主,嚴萬山。

「城主,這群黑雲冥獸來勢洶洶,比以往還強,單憑這些人手只怕很難抵擋下來啊?」在嚴萬山身邊,一個身穿錦袍的長者眉頭緊緊一皺,雙眸遙望著前方一臉擔憂的說道。

在城牆上還有一些長者也是『露』出滿臉擔憂。

「身為我黑山郡的兒郎就該時常浴血奮戰,經歷血的磨礪,不然如何應付那黑雲山脈源源不斷的妖獸?」嚴萬山聲音低沉,語氣中帶著幾分冷厲,眸光掃過。身邊的人皆是噤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