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一百九十章戰真元後期

第一百九十章戰真元後期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第190章戰真元後期

蕭雲只是簡單的掃視了那幾個火元峰的弟子一眼,卻氣勢凌人,攝人心魄。百度搜哈,首發全文字閱讀

靈魂的震懾力遠遠比物質攻擊還要強悍及恐怖。

火元峰的幾個少年完全呆在了原地,不知所以,『露』出滿臉恐懼之『色』。

當然,蕭雲並沒有大規模的動用靈魂力,所以旁邊的人僅僅是感覺到脊背一寒。

可是蕭雲身上的那股氣勢,卻依舊讓人不敢直視。

「這小子,氣勢不凡。」就連陸炎風也是眉頭微微一皺,察覺到了蕭雲的不凡。

不過也僅僅如此而已,他自信憑藉著自己真元後期的修為足以碾壓這個少年了。

「蕭雲我知道你底蘊渾厚,不是一般人可比,只是你別忘記了,這是天元宗給入門弟子的任務,也等於是一次考核,你若是在考核中動用不屬於自己的力量就等於是作弊。」邱雨楓眉頭微微一挑,眸光直視著蕭雲一字一句的說道,「若是作弊,就算核心殿的殿主看好你,你這次的考核也難以過關,無法得到更多的資源。」首發不死武尊190

「當然,你也可以放棄這次考核,然後不惜一切代價出手。」邱雨楓『露』出一臉玩味的笑容,不慌不忙的說道,「只是這樣,我想你以後將前路未卜,將遠遠被核心殿其它弟子甩在身後。」

這次邱雨楓地目的就是要對付蕭雲,破壞他這次任務。

只要蕭雲在核心殿不能脫穎而出,以後要整死他也就容易多了。

那些邱家的分支少年也是明白了當中的道理,當下帶著幾分玩味的笑容將蕭雲給盯著。

當初蕭雲使得邱家名聲掃地,成為了風月國的笑料,他們一直懷恨在心,卻苦於無法對付這少年,如今終於有機會了,一時間這些少年摩拳擦掌一副準備要出手的模樣。

只要蕭雲不動用那頭火鳥,他們還是有信心教訓這小子一頓的。

「作弊?」蕭雲眉頭一彎,到了現在也知道這邱雨楓是什麼目的了。

「邱雨楓,你好卑鄙。」顏真等人也終於是知道了這邱雨楓為什麼有那麼大的膽子敢在蕭雲面前囂張,想來是找就算計好了,打算以天元宗任務的規矩來束縛他。

眾人的眸光瞅向那陸炎風時皆是一臉凝重。

這可是貨真價實的真元後期境修者啊!

「你就這麼吃定我了?」見得邱雨楓那囂張的模樣,蕭雲眉頭一彎似笑非笑的將前者盯著。

「呵呵,你言重了,此次我們也不過是為了完成任務多獲得些積分罷了,誰又不想得到宗門的重點培養,獲得更多的資源了?」邱雨楓咧嘴一笑,把這次衝突完全歸結於考核。

若是讓人說他是假借考核的名義報仇,難免會給門中那些高層留下不好的印象。

不得不說,這邱雨楓心思之縝密比那邱於浩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見此,蕭雲眸光漸冷,隨後轉而一笑掃向了火元峰的諸多弟子,道,「呵呵,你說得不錯,正好蕭某也想多獲得一些積分,諸位若是不將那些積分交出可別怪我手下無情了。」首發不死武尊190

蕭雲雖然在笑,可是從那語氣中所蘊含的那股冷意,以及那寒芒閃爍的眸子來看,這很顯然不是玩笑話,他是真的打算要掠奪火元峰這些弟子的積分,來個以牙還牙。

本來蕭雲並沒有這個意思,大家都是為了自己的前途才不惜冒著危險進入這黑雲山脈獵殺妖獸,可是這火元峰的人如此咄咄『逼』人,他若在惹下去也就不是男人了。

「修要逞一時口舌之利,你們雖然人數較低,可大部分都受傷了如何與我們一戰?」火元峰一個真元中期的少年冷笑道,「再者,我們陸師兄可是真後期的修者,豈是你們能敵?」

「廢話少說。」蕭雲眸光一冷,一股強大的氣勢直接從身上迸發而出,「準備應戰。」

「是!」見蕭雲依舊不懼,旁邊的段靈兒,王磊,周平立即組成陣勢,準備出手。

經過今天的融合,他們的默契越來越高了,就連那看似柔弱的段靈兒也多了幾分凌厲,再也沒有起初的那絲怯弱,真要動起手來,這個少女絕不會輸給這裡的同級修者。

見蕭雲出手,那顏真顏漠等人自然是不會退卻了。

「邱雨楓,你們簡直是欺人太甚,真當我們是病貓了嗎?既然要戰,老子便戰,就是死也要拖你們一起。」旁邊幾個受傷的弟子在敷好傷『葯』後也是提刀上陣,一個個都猩紅了眼。

瞧這架勢儼然是真的要拚命了。

剛才他們好不容易脫險,哪知這邱雨楓就欺上了門,這口氣只要是人都難以咽下去。

失去積分就等於絕了他們在天元宗出人頭地的希望。

這簡直比殺死他們還難受。

「既然你們如此冥頑不靈,那麼也就休怪我們不顧同門情誼了。」邱雨楓冷笑道。

「呵呵,何必多費手腳?」旁邊的陸炎風眉頭輕挑,說道,「你們有這底氣無非就是因為這蕭雲實力不凡,若是打敗了他還需要在戰嗎?既然如此,諸位何不在旁邊觀戰?」

「如此也好。」邱雨楓點頭道,「既是同門,若是在戰鬥時,誤殺了你幾人可就不好了。」

如今對方殘兵太多,真要打起死了幾個人他們就麻煩了。

天元宗雖然不禁止弟子間相互較量,卻明令禁止不可殘殺同門。

瞧對方的架勢明顯是要拚命,要是因此殺了幾個人被宗門責怪反而不妙。

「既然如此,我便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