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一百九十四章摩羅冥果?

第一百九十四章摩羅冥果?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第194章摩羅冥果?

鄭天翔不僅踏入了真元後期圓滿境,還身具金靈體百分之四十九的靈體值,如此體質以及修為,在核心殿那躍龍峰中也算是拔尖的存在,要對付一個新入門的弟子還不是易如反掌?

若真等自己大哥踏入了半步元丹,甚至是元丹境,那麼自己的地位也將隨之暴漲。

特別是那玄元戰場的名額。

一旦鄭天翔獲得了那名額,就算是長老都得對其禮敬幾分。

因為誰也不知道這些弟子在踏入玄元戰場後會不會得到天地的機緣,從此魚躍龍門。

當然,也不是所有的弟子都會如此,只有哪些天賦出眾的人才會被格外關注。

因為每次參加玄元戰場,更多的人則是陪襯亦或是炮灰。

若是自己的大哥踏入了元丹境自然是前途無量了。首發不死武尊194

「小子,我一定會讓你好看,這次就先放過你。」想到自己大哥踏入元丹境後的種種好處鄭天偉一臉陰森,冷冷的掃視了一眼那山坳中的蕭雲,那眸中儘是怨毒之『色』。

特別是他看到那段靈兒如同小鳥一般跟隨著蕭雲後,那臉就如被人狠狠的踩了一腳。

這種差別實在太大了,無疑是打臉。

當初這段靈兒可是寧可拒絕了那風元果也不願意和他在一起啊!

「走吧。」鄭天翔淡淡的瞥了一眼山坳中的一群少年後,轉身便離去。

在他眼中,這些剛入門的弟子根本沒有放在心上,他的目標是踏入元丹境以此進入玄元戰場,去參加那百宗大戰,那裡才是他的戰場,才能讓他肆意的翱翔騰飛。

這五人來去匆匆,沒有留下一絲痕迹,不過在山坳中的蕭雲此刻卻是微微抬頭視線一轉,瞅向了剛才鄭天翔等人所站立的那個山巔,在他的嘴角一絲弧度緩緩的掀起。

「真元境後期圓滿?」蕭雲心中暗忖一句,嘴角有著些許玩味的笑意浮現。

就在那鄭天偉等人以那銳利的眸光盯著蕭雲的時候他就已經有所發覺。

蕭雲甚至將他們的交談內容都給盡數收到了耳朵里,只是這些人並不知道罷了。

他倒不怕這真元後期的鄭天翔來找麻煩。

若是公然挑釁他也可以無視,兩人不是一個峰的弟子,完全可以拒絕挑戰,若那鄭天翔一味咄咄『逼』人,蕭雲自然是不會介意借用吞天雀的力量好好教訓他一下。

既然不是公平競爭,又何必按照規矩行事了?

所以憑藉蕭雲現在的實力,幾乎可以不懼任何師兄弟的挑釁。

「不過他們要去尋找那摩羅冥果,那可是好東西啊!」蕭雲眸子微眯,低聲喃喃道,他得到了紫炎丹王的傳承,裡面不僅有著煉丹之術,還有著對各種『葯』材的講解分析。首發不死武尊194

這摩羅冥果有著奇效,可以洗筋伐髓。

最重要的是它還能祛除修者體內真元所蘊含的雜質。

如此一來就能讓人提升踏入元丹境的幾率,對於那些達到了真元圓滿境的人來說是難得的靈果。

這摩羅冥果的效果其實比那凝玄丹還好。

凝玄丹固然可以讓人在短時間內踏入元丹境,卻會因為『葯』效阻礙修者的後續成長。

可摩羅冥果是一種洗筋伐髓的靈果,它是提升人的體質,根本不會留下副作用。

「這裡有摩羅冥果?」聽得蕭雲喃喃自語,那吞天塔內的吞天雀眼睛突然一亮問道。

「恩。」蕭雲說道,「聽那鄭天翔說那摩羅冥果應該在一處名為黑雲澗的地方。」

「黑雲澗?」吞天雀對那地名並沒有興趣,眸子轉動『露』出沉思開始嘀咕了起來,「這摩羅冥果肯定是因為這黑雲山脈的冥氣才孕育而成,此地會出現這靈果應該沒錯,既然有摩羅冥果出現,附近應該還會有摩羅之花才是,呵呵,這可是難得的機會啊!」

想到這裡,吞天雀莫名的興奮了起來。

「摩羅之花?」蕭雲眉頭一彎,然後腦海中信息閃爍,馬上就找到了這摩羅之花的信息。

這摩羅之花與摩羅冥果是相伴而生,只是那摩羅冥果裡面都蘊含的是冥之元氣,主淬鍊人體,祛除人體內的一切雜質,這摩羅之花蘊含的是冥之精氣,主淬鍊,溫養人的心神,對於修鍊靈魂力的人來說頗為珍貴。

「若是得到這摩羅之花我或許可以一舉踏入滅神訣第二重巔峰。」當了解了摩羅之花的『葯』效後,蕭雲心中也有著幾分興奮,如今他的靈魂力已經很強大了,若是在提升一些,那該何等恐怖?

「還愣著幹什麼?趕緊跟著那些傢伙去黑雲澗啊!」吞天雀顯得頗為焦急,催促道。

相比而言,這摩羅之花對它的效果更大。

因為吞天雀是妖靈,最需要的就是靈魂精力的補充了。

以它現在的形態,根本很難吸收天地間的精氣彌補妖靈,如今也只有靠這些靈物了。

「你急什麼,我知道那黑雲澗所在的方向以及地域。」蕭雲一臉鄙夷,淡淡的說道。

蕭雲這批前來執行任務考核的弟子都得到了黑雲山脈的一些詳細資料以及地圖。

除了山脈深處的一些禁地外,幾乎外圍的有名山巒都記在了他的腦海中,恰巧這黑雲澗在那玉簡中特別提及,那裡也算是一個危險之地,是黑雲冥獸的聚集之地。

不過這黑雲澗卻還沒有被納為不可涉足的禁地。

山坳中,風波平息,顏真等人都是一臉欣喜,心中不甚唏噓。

這次他們本來已經幾乎要陷入了絕地,莫說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