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一百九十九章吃醋的顏詩嫣

第一百九十九章吃醋的顏詩嫣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第199章吃醋的顏詩嫣

「這……」見得自己的攻擊完全被那莫名出現的氣旋吞噬,那李劍嵩心中一驚,感到無比的震撼,「這怎麼可能?就算一般的元丹境修者也不能如此啊!這是什麼神通?」

不僅如此,那氣旋中還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波動,似要吞噬天地,李劍嵩感覺自己體內的元氣在流逝,那傷口的血『液』噴薄而出,整個人精元虧損,就差沒有立即氣絕了。哈小說網

「好恐怖的神通。」李劍嵩心中一驚,「這小子太詭異了,不可戀戰。」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撤!」李劍嵩心中一驚,連忙使用秘術,控制體內的血『液』不外流,同時法訣引導,那柄巨劍當空膨脹,一道十丈大小的劍氣迸發而出當空向著那個氣旋斬下。

呼!

與此同時,他催動法劍,腳掌踏足當中嗖的一聲就向著遠處遁去。

嗡!

那劍氣落下,斬得虛空一顫,吞天雀氣旋一張就將之全部吞噬。首發不死武尊199

在那股強大的氣勢衝擊下,蕭雲的身形也是連連後退,差點沒有重傷。

呼!

氣流席捲開來,海嵐宗的弟子紛紛被掀飛十幾米,不少人口吐鮮血,受傷不輕。

也好在吞天雀將那一劍的波動大部分都給吞噬一空,抵擋下了大部分的餘波,不然在這種攻擊的餘波衝擊下,很難想像,這片山林是否會被夷為平地,就連這些修者也難以辛免。

饒是如此,附近巨木斷裂,被絞為齏粉,幾乎是一片狼藉。

「好強大的波動,這種攻擊只怕堪比元丹一重的修者了吧。」

「怪不得這李劍嵩如此囂張,敢向我們出手,原來他有這種底牌。」海嵐宗的弟子一陣心驚,到了現在他們終於是知道了為什麼李劍嵩敢揚言要俘虜兩個弟子去南海劍派了。

不過,眾人在驚訝之餘,眸光瞅向蕭雲時皆是被震了一震。

就是這麼強大的攻擊,卻被這個少年給化解了。

「他那火『色』的氣旋到底是什麼神通?」海嵐宗的弟子一臉狐疑。

「小子這仇我李劍嵩記住了,總有一天我要讓你生不如死。」只是瞬息李劍嵩就已經遁出了千米之外,他回過頭,頗為怨毒的掃視了一眼那山林中的蕭雲冷冷的說道。

那陰森的話語在山林中飄『盪』,讓人一陣心寒。

不難想像,這傢伙一定會報這斷臂之仇。

「還敢威脅?老子滅了他。」吞天雀眸光一冷,惡狠狠的說道。

「算了,此人以後在殺也不遲。」蕭雲眉頭微挑,只是瞥了一眼遠處的虛空並沒有要繼續追殺的意思,現在那李劍嵩已經遁出去了數里之遠,就算追上去也難以頃刻將之抹殺。首發不死武尊199

可現在這裡海嵐宗的人都中了毒,再也沒有了戰力,要是因為自己離去她們在遇到了什麼危險,那後果絕不是蕭雲所願意看到的,到了現在他再也不要見那顏詩妃受到一點傷害了。

蕭雲恨不得自己能時刻守護著這女子。

對於他來說,其它一切都不重要。

見蕭雲如此,吞天雀也不在開口,那火光一閃,就沒入了吞天塔內。

至此都沒有人發現它的存在。

李劍嵩遁逃,可是南海劍派的其它人還在,蕭雲眸光一冷,便向著眾人掃視而去。

「這位師兄,我們都是跟隨李劍嵩而已,這一切都不關我們的事情啊!」見蕭雲瞅來,那些南海劍派的弟子一個個眸『露』驚恐,滿臉怯怯的說道,在見識了蕭雲那驚人的手段後,這些人連抵擋的心思都沒有了,只得在此求饒,這樣的強者豈是他們可敵?

咻!

另外一個有著飛行法劍的少年則是連忙遁飛此地,根本不管那些同門的死活。

「將身上的寶物交出,然後滾。」蕭雲眸光一凝,喝道。

「是,是!」這些人一臉驚恐,連忙將自己的儲物袋交出。

在裡面,有『葯』材,有丹『葯』,都很珍貴,可相比『性』命一切都變得微不足道的了。

蕭雲也不客氣將那些『葯』材通通收下。

雖然這些人只是狗腿子,可是如此仗勢欺人也是不對,若不給他們一些教訓怎麼成?

做完這一切後蕭雲這才將眸光向著海嵐宗的那群弟子瞅去,那眸子中的光芒也是變得柔和了起來,在此刻,他彷彿呼吸都是停頓了下來,雙眸只是緊緊的盯著前方的少女。

顏詩妃美眸眨動,那眼角依稀還有著淚痕未乾,她凝視著前方的少年,心中的喜悅,感動,難以言說,兩人雙目相對,凝視不語,雖未說話,可是在那眸子中流『露』出來的情意卻已經勝過千言萬語。

不知不覺,附近的氣氛也似被感染,那海嵐宗的弟子都屏住呼吸,沉默不語。

「原來他們真的認識。」

「看來這少年認識詩妃姐姐。」許多少女心中暗忖,到了現在任誰也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了,旁邊那幾位海嵐宗的男弟子滿臉羨慕,這顏詩妃可是他們心中的女神,追求的對象啊!

「哼!」不過在這種寂靜的氣氛下,也是有著一道聲音不合時宜的響起。

卻見得顏詩嫣那小丫頭長長的睫『毛』上揚,眸光流轉,狠狠的瞪了一眼前方的蕭雲頗為不滿的暗哼了道,「這臭蕭雲,壞蕭雲,就知道看姐姐,連看都不看我一眼。」

小丫頭玉腳跺地,對此顯得很不滿。

「這小丫頭幹麼了?」旁邊那些海嵐宗的弟子見顏詩嫣那憤憤不平的模樣,滿臉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