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二百零五章入黑雲窟!

第二百零五章入黑雲窟!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第205章入黑雲窟!

本來各派中還有許多人想單獨來這裡碰運氣,可是在瞧得各派皆有人來此後也就加入了自己的宗派當中,另外也有一些喜歡獨行的修者還潛伏在後方,並沒有打算立即動身。哈小說網

「都在真元圓滿境,倒不用擔心。」

「那人果然有著半步元丹境。」許多人在掃視了一眼四方後,暗暗點頭。

這幾隊人馬中也就只有那群散修中有一個半步元丹境的強者。

「呵呵,老大,這次黑雲窟裡面的寶物肯定是我們的了。」那群散修當中一個身穿軟甲,赤著膀子的大漢一雙如同銅鈴一般的眸子掃視著四方,在見得幾路人馬中都沒有半步元丹境強者後,他不由得猙獰一笑,那聲音顯得頗為狂暴,放肆。

「你看,好多漂亮的女子。」

「哈哈,這些妹子一個個都如花似玉,要是能把她們上了,多爽啊!」一些人也是頗為放肆的掃視而去,在發現海嵐宗的弟子後,一些人幾乎都流出了口水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給我收斂點,那是海嵐宗的弟子,不要多言。」為首的是一個身材修長的男子,年月二十齣頭,眸光很深邃,眉宇間透發出幾分狠厲,他在淡淡的掃視了一眼四方後道,「一切等進入了黑雲窟在說。」首發不死武尊205

「是!」旁邊的人都立即閉嘴,不過瞅向海嵐宗那些弟子時那抹火熱依舊難掩掩飾。

「一群烏合之眾。」黃江鶴眸光一冷,暗哼了一句,並沒有理會那些散修。

至於楊海芯則是掃視前方,在感應著河中的波動,她要選擇一段最適合飛渡的地方。

「大哥,你看,那蕭雲竟然來了這裡。」在天元宗的弟子群中,鄭天偉眸光一凝,說道。

「這小子竟然和海嵐宗的人在一起。」旁邊的李吉與馮亮也是發現了蕭雲。

「蕭雲?」鄭天翔眸光一動,「沒有想到他竟然來了這裡。」這讓他感到好奇。

「大哥,我們要不要?」鄭天偉眸『露』陰毒。

「不必著急。」鄭天翔淡淡的說道,「既然他要去黑雲窟難道還怕沒有機會對付嗎?」

隨後,他繼續觀察前方,要找一個地方飛渡。

現在那河裡的妖獸氣勢還在不斷下降,眾人也在等一個最佳的時機渡河。

呼!

在後方,又有人出現在此,有的人三五成群,有的人則是獨自來此。

「禁制已經鬆動了。」

「這群傢伙如此膽小怕事,竟然還在等?」有人冷冷一笑,眸光掃視四方後當即取出一件法器,將之催動,便向著前方的河流飛渡而去,打算要直接憑藉法器飛過此河。

這人年紀有近三十了,是一個散修,已經達到了真元圓滿之境。首發不死武尊205

「一介莽夫。」見得這人直接向前飛去,各路人馬皆是有人發出冷哼聲。

呼!

光華閃爍,那個人腳踏著一個圓盤形態的飛行法器掠過虛空。

然後,就在此人飛到虛空時,下方的河裡,冥氣攪動,一道黑影驀地閃爍而出。

砰!

烏光閃爍,如同冷芒划過虛空,狠狠的拍在那個修者的飛行法器上。

「不好,是真元後期圓滿境的妖獸。」強大的勁氣肆虐而來,讓得虛空都掀起了一陣漣漪,如同有著駭浪翻滾要將之淹沒,驚駭之下,那個修者連忙使出一柄刀行法器,出手抵擋。

哪知就在他出手之際,那河裡面黑影閃爍,幾頭黑雲冥獸也是出手偷襲。

細數下,竟然有著四頭真元圓滿境的黑雲冥獸同時出手。

雖然這些妖獸氣勢有所減弱,可這麼多一起出手,依舊不容小覷。

砰!

只是一個照面,那個修者就被一頭妖獸生生撕裂,然後整個人與法器都墜落了河裡。

旋即那些妖獸立即潛入水中。

「好恐怖。」見得此幕,所有的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為此感到一陣心悸。

鄭天翔等人卻是一臉沉『吟』,似乎對此早就有所預料。

「剛才,首先出手的是一頭黑蟒,隨後才是一些黑雲冥獸配合襲擊。」蕭雲憑藉著強大的靈識將剛才的一幕完全收入了眼中,開始仔細分析了起來,「這人雖然有飛行法器,不過那法器明顯是最低級的根本不具備防禦力,所以才會不堪一擊。」

「也不知這楊海芯有什麼法器?」蕭雲暗自沉『吟』。

「楊師姐,我們幾成把握渡過這裡?」顏月瑩問道,她身後許多的姐妹也是眸『露』詢問。

「九成。」楊海芯話語不多,卻很乾脆。

「九成?」聞言,眾人都是鬆了口氣。

有了一個列子,許多人都不敢在貿然動身。

直到過了一個時辰後,河裡的妖獸氣息不斷減弱,眾人才開始準備動身。

楊海芯眸光一動,手心當即便是出現了一輪碧光閃爍的小舟,上面紋路流轉,還刻有符篆,就如同一艘『盪』漾在大海中的小舟,她掐了一個法訣,注入當中,這小舟立即迎風見漲,化為了一艘能有七米長的巨舟,一片碧光也是隨之綻放了出來。

「諸位,踏入舟中。」楊海芯低聲道。

「是!」海嵐宗的弟子聽後,立即都躍入了那碧舟內。

蕭雲與顏詩妃姐妹也是落入當中。

「這法器似乎超越了頂級啊!」附近的見得此物,眸中皆是『露』出火熱的光芒。

也就是這時,楊海芯催動法器,便向著前方飛去。

她選擇了一個比較窄的河段,不僅是因為這裡窄,而且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