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二百一十三章冥氣之源

第二百一十三章冥氣之源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這次多虧蕭師弟出手扭轉局勢,這些摩羅冥果你便多摘幾顆吧。」楊海芯眸露笑容,語氣不在那麼冷硬,她美眸眨動時甚至有著幾分異彩浮現,長長的睫毛挑動,顯得明艷動人。

「恩。」蕭雲也不客氣,當即就從水潭邊那生長的摩羅藤上摘下了幾顆摩羅冥果。

這摩羅冥果藥力很強,按理說一個修者只要一顆就足夠淬鍊出體內的雜質了。

不過蕭雲順手多摘了幾顆。

這裡冥氣濃郁,附近還有幾條河流從巨大的水潭中延伸出去,河岸邊長滿了摩羅藤,在上面不僅有摩羅冥果,還有許多的摩羅之花,不過對於這些花很少有人主意。

蕭雲也遲疑,風捲殘雲一般就將這些摩羅之花全部收入了囊中。

「呵呵,這摩羅之花蘊含著濃郁的冥精之氣,對淬鍊人的心神有著很大的裨益,不過對一般人卻沒有用,蕭師弟一下採集那麼多,想必在這一道上有著過人之處吧?」楊海芯盈盈一笑,她也摘了幾顆摩羅之花,這東西雖然不錯,可對她也很難有太大的效果,所以也沒有貪多。

「這摩羅之花的確是我所需。」蕭雲攤了攤手掌一笑,那吞天塔內的吞天雀在已經在大叫,讓他將一些摩羅之花攝入塔內,若不是礙於這裡人多,它早就出來了。

「哦。」聞言楊海芯眼睛一亮,美眸微眯,帶著幾分神秘的語氣,說道,「若是蕭師弟想要更多的摩羅之花,海芯倒知道一個好地方,卻不知你有沒有興趣過去一探。」

「什麼地方?」見楊海芯這麼神秘的模樣。蕭雲感到有些好奇。

「這冥氣之源。」楊海芯說道。

「冥氣之源?」蕭雲眸光一凝心中多了幾分興趣。

「不錯。」楊海芯道,「在那冥氣之源不僅有大量的摩羅之花,甚至還有著一些元嬰境的獸骨屍骸。若是得到一些以後將之加以煉製,或許可以成就一些靈級的法器。」

「元嬰境的獸骨屍骸?」這讓蕭雲心中一動。

要知道。一般的法器一般是採集元丹境妖獸的骨骼,或者是一些稀罕的精金煉製。

至於那靈器,那就得元嬰境妖獸的筋骨以及更加稀罕的精金了。

在南疆,元嬰境的修者已經是頂級的強者,那些踏入了這個境界的妖獸更是鳳毛麟角一般的存在,就算遇到了,誰能夠將之滅殺?同級一戰,妖獸可是絲毫不比人類修者差啊!

甚至有些妖獸擁有血脈傳承。實力更加恐怖。

所以靈器在南疆極為稀罕。

「怎麼樣,你可有興趣?」楊海芯肌膚如雪,上面有著碧光閃爍,如同碧波仙子臨塵,她盈盈一笑,美眸帶著幾分柔和,將蕭雲盯著,臉上的笑容讓得百花都要黯然失色。

「那冥氣之源在哪裡?」蕭雲略微沉吟,隨後問道。

他知道這裡肯定有著風險,可是那靈器的誘惑太大了。

若是自己得到了一件趁手的寶物。以後就算是前往玄元戰場參加那百宗之戰也將多幾分底蘊,所以如今既然有著一絲機會也不凡搏一搏把,再者。他也不相信那是必死之局。

畢竟那楊海芯也不是不要命的人。

「就這這裡。」楊海芯清眸眨動,眼波瞅向了前方的那個巨大的水潭。

「這裡?」蕭雲眉頭一彎,那裡冥氣濃郁,源源不斷的湧出,那冥氣之濃郁就連他的靈識都感到心悸,不敢貿然探測,不然一旦深入冥氣當中,就連他的靈識也會被腐蝕。

「吞天,你覺得如何?」蕭雲問向了吞天雀。

「可以一試。」吞天雀略微沉吟。隨後說道。

它也急需提升實力,不願意錯過任何機會。

「好。」蕭雲眸光一凝。隨後瞅向楊海芯道,「既然楊師姐有這魄力。那我就捨命陪美人了。」他也知道這楊海芯拉上自己是想多一個幫手去應付那些未知的危險。

「那多謝蕭師弟了。」楊海芯眉頭舒展,眸露笑意,旋即走到了那巨大的水潭邊。

她眸光一凝,那海心月輪當空一斬,一道碧色的光輪便向著那水潭中斬下。

嗡!

碧光如刃,氣勢如虹,生生的將那冥氣撕裂,而後斬在那水潭之上,在那股強大的波動衝擊下,水潭中的水流倒涌而上,掀起了一片驚濤駭浪,浪高足有十餘米。

隨後,蕭雲眼前一亮,便是看到那水潭當中浮現出了一片光紋禁制。

「這水潭果然有古怪。」蕭雲眸露驚訝。

「諸位師妹,助我破除這禁制。」楊海芯一臉肅然,向著身邊的師姐妹說道。

「是!」海嵐宗的弟子聞言,立即結陣,助楊海芯出手。

她們會被楊海芯帶來這裡,為的就是這一刻。

因為這裡的禁制最少也得堪比元丹境一擊才可以破除。

可楊海芯自己的實力僅僅是無限接近元丹境,所以得藉助外力。

刷!

海心月輪光芒閃爍,化為一輪巨大的月月當空斬下,那水潭中的禁制當即便是被撕裂出了一個口子,當一股晦澀的波動從哪裡噴涌而出後浩瀚的冥氣如同找到了一個宣洩口怒卷而出。

「你們在外面侯著,要是感覺到有什麼不對,立即退出這石窟,切莫要管我的死活。」感應著那禁制下方傳來的波動,楊海芯黛眉微蹙,旋即回眸瞅向身後的那些師妹厲聲道,「你們知道嗎?」

她似乎也知道此行危險無比。

「知道。」海嵐宗的美人心中都是有著一絲感動,知道這個師姐外表冷硬一向自視甚高,可是心地卻不錯,不過她們也知道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