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二百一十八章傷心的吞天雀

第二百一十八章傷心的吞天雀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隨著血睛冥蛟的氣息收斂,這片山脈才逐漸恢復平靜。

不過剛才那股震懾靈魂的氣勢依舊永遠烙印在人的心底。

這種震撼能讓人崩潰,留下陰影,卻也可以激勵人心,使人奮發向上。

蕭雲就感覺自己的眼界及視野都變大了。

修鍊一道永無止境,只要自己還活著就應該不斷努力的修鍊,絕不可怠慢。

只有這樣才可以攀上巔峰。

不大一會,眾人來到了黑雲山脈的外圍。

楊海芯載著海嵐宗的弟子飄然落地。

這次經歷讓得她永生難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剛才好在那血睛冥蛟鎖定的目標是蕭雲,不然當是那股氣機看可以使她心神潰散。

那顏詩妃等人更是驚魂未定。

眾人落在一處山谷,許久後才將心情平息下來。

「師姐,你們到底遇到了什麼恐怖的存在?」一個女弟子問道。

旁邊所有的人都是好奇不已。

不僅是好奇那尊強者,更好奇的是他們怎麼能從那強者手下逃出。

「這事情你們都忘記吧。」楊海芯一臉凝重,說道,「此事越少人知道越好,不然真驚擾了那位存在,一旦它出世只怕整個南疆都會迎來一場災難,那後果絕不是我們可以承擔的。」

「恩。」聞言,眾人都是點了點頭,也明白這個道理。

隨後,楊海芯大有深意的瞅了一眼蕭雲。

此時海嵐宗的人都將眸光落在了這個少年身上,特別是他肩膀上的那隻火鳥。

「看什麼看?沒看過這麼帥的鳥嗎?」吞天雀連翻白眼道。

「就你也叫帥?」一些女弟子一臉鄙夷,絲毫沒有將吞天雀放在心上,隨後眾人眸露笑容,瞅向蕭雲道。「看到了沒有,這才叫帥,你這個樣子頂多也就算是蟋蟀罷了。」

「我去。美女,不帶這樣打擊鳥的好不好。」吞天雀一陣無力。隨後眸露精光得意的說道,「呵呵,其實天爺很帥的,你們等我,等天爺化為了人形,我一定會將你們迷死,這小雲子有什麼好?」

「等你?」那些女弟子連翻白眼,「我們可不搞人鳥戀。」

「這太傷鳥心了。」吞天雀心都快要碎了。

「我去你大爺的。以後給你找知母鳥不好?竟然想搞人鳥戀?」蕭雲也是一陣鄙夷。

「就是,給你找只母鳥,我們海嵐宗就有著一隻海雲雀,與你最配了。」海嵐宗的弟子盈盈一笑,一時將剛才那緊張的情緒給拋在了腦後,眾人又似乎回到了之前的模樣,附近的氣氛也變得歡樂了起來。

「沒有見識的傢伙,愛情是不分種族的,鳥有什麼不好?」吞天雀一陣無奈聳了聳翅膀,光影一閃就沒入了吞塔內。似乎想來個眼不見為凈,不然看到這麼多美女對蕭雲暗送秋波,它還真得羨慕死不可。

「蕭師弟。這次多謝你了。」楊海芯美眸眨動,當中有著波瀾掀起,向著蕭雲謝道。

「不客氣。」蕭雲笑道,「這次我也得到了不少的好處。」

楊海芯笑了笑,隨後道,「關於那石窟的事情我會忘記的。」她意有所指。

這讓蕭雲微微一動,沒有想到這個女子心思還如此細膩。

這楊海芯指的自然就是蕭雲抹殺那血睛冥蛟一縷魂靈的事情。

特別是那吞天塔,等等。

這些事情太過驚人,一旦傳出去定然會掀起一陣波浪。

蕭雲也將成為眾矢之的。那結果可想而知。

寶物的誘惑,對於修者來說可是足以讓人赴湯蹈火啊!

嗡!

突然楊海芯身上的一個法牌光芒閃爍。

「是我海嵐宗的人發出信號。讓我們立即離開黑雲山脈。」楊海芯說道,「我們該走了。」

聞言。顏詩妃姐妹卻是露出一臉不舍。

蕭雲也是如此。

她們身在海嵐宗,也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在見一面。

「這是我得到的一柄法劍,詩妃你好生祭煉一翻。」蕭雲取出從石窟中得到的一件殘器,遞給顏詩妃,同時他還取出一顆冥元果,以及幾株摩羅之花,這些東西對她都頗具神效。

「這是靈器嗎?」見得那柄青紋劍,海嵐宗的弟子都不由眸露灼熱。

這寶劍雖然殘缺,可是氣勢依舊攝人,這讓人羨慕。

旁邊的顏詩嫣也是眸露羨慕。

「呵呵,詩嫣妹妹,你也有。」不等顏詩嫣開口,蕭雲又取出了一柄法劍及冥元果。

「這還差不多。」見蕭雲給了自己差不多的禮物,小丫頭這才滿意一笑。

見此,海嵐宗的那些弟子卻一個個羨慕不已。

「做蕭雲的女朋友真好啊!」

「要是有人送我這法器,我都願意以身相許了。」一些女弟子聲音嬌柔笑道。

黃江鶴等人也是眸露火熱。

這些法器太難得了,為各派天才所眼熱。

「詩妃是我的女人,你們可不要打她的主意,不然我不會放過你們。」蕭雲眉頭一彎,眸光掃向了眾人,特別是黃江鶴等幾個男弟子,視線落下時還增加了幾分靈魂震懾。

「呵呵,當然,蕭師弟的女人,我們豈敢覬覦。」黃江鶴訕訕一笑,眼皮卻在不斷的抽動,因為蕭雲那眸光太恐怖了,擁有著一股強大的震懾力,讓他心膽皆懼。

旁邊那些人也是連連附和。

「我們怎麼會欺負詩妃姐姐了。」那些女弟子也是盈盈一笑。

「哼,那我了?」旁邊的顏詩嫣卻是一臉不滿,小丫頭嘴角翹起,睫毛上揚狠狠的盯著蕭雲,很顯然,對於蕭雲的偏心,她感到很失落。怎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