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二百三十一章一鳴驚人

第二百三十一章一鳴驚人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第231章一鳴驚人

陳鋒心中驚訝,可是那一擊速度太快,已經容不得他多想。

驚駭下,陳鋒右手一動連忙舞動著那玄鷹骨爪向著那道紫芒迎擊而去。

那骨爪才抬起而已,紫芒便已經是劈下,幾乎不可他一絲抵擋的機會。

「好快!」陳鋒一陣心寒,旋即便是感覺到一股巨力撞擊在那玄鷹骨爪上他整個人如同被雷霆擊中,身子猛的一顫,隨後一股浩瀚的火元之力肆虐而來將他淹沒。

炙熱的火流焚得虛空扭曲,陳鋒身上的護體真元也是滋滋作響,如同流水一樣在蒸發。

只是瞬息那護體真元便是猛然潰散,一股狂霸的力量衝擊在陳鋒身上,他只覺骨頭都要碎了全身噼啪作響,而後手掌虎口一痛,掌心都似要崩裂了開來,整個人被洪流淹沒掀飛而落。

咚!

陳鋒如同斷線的風箏倒飛而出,那身子狠狠的墜落在挑戰台下將地面震得一顫。首發不死武尊231

噗!

身子落地,陳鋒感覺自己的骨頭都要散架了,體內氣血翻滾,一口鮮血當即吐出。

「那是陳鋒!」

「怎麼回事!陳鋒竟然敗了?」

見得那狼狽落地的青年,四方觀戰的修者都是一愣,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剛剛明明記得是陳鋒發動了凌厲的攻擊,他怎麼眨眼間就敗了呢?

這些人都是真元境修者,因為距離太遠感知不夠清晰,根本就沒有看清楚蕭雲是怎麼避開陳鋒那凌厲的一擊,以及如何以雷霆手段將之擊潰,他們只是看到一個倒飛而出的陳鋒。

這一切距離雙方交手也不過是兩個呼吸間的事情罷了。

反觀那挑戰台上,蕭雲如山嶽般巍然而立,在他臉上看不出一絲波瀾,依舊如出手之前那麼的淡然,他站在那比賽台上長發迎風飛揚,衣袍鼓動,一切都顯得那麼自然。

相比那些真元境修者的錯愕,那高台上姜殿主等人眸中卻儘是震撼以及狂喜之情。

「這是道韻!」姜殿主雙眸灼熱,忍不住喃喃道,「剛才他看似沒有準備要動手,實際已經做好了應戰的準備,在感悟大道自然,將己身融入自然天地當中,身隨風動,輕易的避開了那一擊,哈哈,這小子果然在武道碑中感到了一絲武道真意!」

這讓震撼時又感到無比興奮。

蕭雲的表現讓他太滿意了。

武道真意太過虛無縹緲了,就算明白當中的道理,也很難真的琢磨透。

可是蕭雲卻做到了,這足以表明他的天賦是何等驚人。首發不死武尊231

「他不僅憑藉與天地自然相合感悟出了身法,剛才那一擊勢若雷霆,擁有著一股『勢』,也是如此,他才能以摧枯拉朽的氣勢將那陳鋒給一舉擊潰,連抵擋的機會都沒有給對方。」旁邊一個鬍鬚雪白的長者老眼微眯,眸中閃爍欣賞的光芒,「這身法與這攻擊結合,簡直就是一套完美的戰技,一般的天階武學都難以與之媲美。」

這個老者為核心殿的前輩,是一尊元嬰境強者,在天元宗地位也是少有人可比。

憑藉著強大的感知這老人一眼就看出了蕭雲的底子。

剛才這少年避開對方攻擊到出手,幾乎是一氣呵成,完全等於是一門戰技了。

「這蕭雲的確不錯,如此天賦在便是在整個天元宗也少有。」

「呵呵,真是後生可畏啊!」

各峰的峰主皆是點頭,『露』出滿臉笑意,「如今我天元宗出了這等天才,以後也可以多幾分底蘊了,呵呵,姜殿主,此次你可是立下了大功,宗主知道此事肯定會褒獎。」

「呵呵,能得這等天才是我宗福氣。」姜殿主一笑,顯得很高興。

從剛才蕭雲展現出來的天賦來看,他在那武道碑中領悟了不少,假以時日以後定可參悟自己的『道』,到了那時候必將成為一尊天驕,足以傲視整個南疆的天才了。

要知道,這蕭雲可是還有著無暇武魂啊!

想到這裡姜殿主就頗為興奮。

「這小子,果然沒有讓我失望。」秦執事興奮不已,眼角的餘光瞅向了身旁。

在那裡,黃執事望著那狼狽落地,兩個呼吸都還沒有起來的陳鋒,臉『色』都綠了。

自己寄予了厚望的天才,竟然這樣不堪一擊。

而且瞧他現在的傷勢幾乎是沒有了戰力在挑戰天秀苑的人了。

「這小子真領悟了奧義?」黃執事眉頭緊鎖,『露』出一臉苦瓜相。

雖然心中依舊不想承認此事,可事實在眼前,他也不得不屈服。

憑藉著元丹境的修為這黃執事自然是能看清楚蕭雲獲勝並不是偶然那麼簡單了。

「果然是個天才。」在新秀苑弟子所在的高台上,那個裁判心中微微一震也是被眼前的一幕給驚住了,他與蕭雲相距不遠,憑藉著強大的感知幾乎將那戰鬥的細節都收入了眼中。

「我宣布,蕭雲勝,代替陳鋒獲得第一。」稍許後,這裁判深吸了口氣平息掉心中的情緒在宣布了結果後轉向著其他弟子說道,「你們當中可還有人要挑戰蕭雲的?」

「沒有。」新秀苑的弟子皆是搖頭。

開玩笑,連陳鋒都不堪一擊,他們去挑戰蕭雲不是找虐嗎?

「看來蕭師兄的實力又提升了不少。」

「蕭師兄真厲害。」王磊與周平兩人一臉笑容,『露』出滿臉崇拜的表情。

這才兩個月沒見而已,蕭雲似乎已經與他們拉開了很長的差距,幾乎不可揣測了。

「陳鋒,你可還要挑戰他人?」裁判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