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二百三十三章天幕武魂?

第二百三十三章天幕武魂?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第233章天幕武魂?

一股強大的氣勢在李尊身上彙集,此刻的他氣勢凌人,完全可以堪比那些真元後期圓滿境的修者了,在這種氣勢下,那趙政儼然處於了弱勢,幾乎很難與之一戰。

天元劍訣之引劍勢!

李尊周身元氣長河繚繞,如同一位至尊下凡,他手持長劍斬裂虛空直取前方的趙政。

劍光閃爍,如同一道驚鴻斬裂了虛空,隨後那長劍之上元氣呼吸好像一條條長龍,向著趙政傾覆而下,這一劍無論氣勢,還是速度,都達到了一個驚人的地步。

呼!

許多人倒吸了口涼氣,不難想像自己若是遇到這一擊,必將不堪一擊,身受重傷。

「這一擊的威力真的可戰後期圓滿境的天才了。」蕭雲眼皮也是微微跳動。

以李尊的實力完全可以戰真元後期圓滿境的天才,若是一般的圓滿境修者根本不堪一擊。首發不死武尊233

普通人沒有法器,對武學的感悟也不深,戰力根本無法和天才相比。

「那趙政依舊不懼?」驀地,蕭雲眼睛一亮,雙眸緊緊的盯著趙政眸『露』訝異。

李尊這一擊絕不是一般人可比,按理說此時耗去了不少真元的趙政應該如臨大敵才是。

可是通過細微的觀察,蕭雲發現在趙政那雙深邃的眸子當中浮現出了一抹濃郁的戰意。

在這戰意浮現後,他那雙眸子光芒閃爍,整個虛空都似乎有著那麼一瞬間顫了一顫。

在這種細微的波動下,李尊的攻擊也是有所一頓。

呼!

突然,虛空一顫,光影閃爍,趙政整個人的氣勢暴漲,一股恐怖的波動簡直如同山洪一般席捲而出,他手持著長槍便是向著前方的李尊殺了過去,根本無所畏懼。

槍芒閃爍,舞動九天,這趙政衣袍迎風舞動,手中長槍落下準確無誤的擊在那劍鋒上。

叮!

一聲清脆的撞擊聲響起,火光綻放,挑戰台上波紋震『盪』,一股無形的波動將李尊所牽引而來的元氣盡數擊潰,旋即兩個人的身形皆是一震,向著後方倒退而去。

「抵擋了下來!」

「這趙政的戰力怎麼會突然飆升?他不是已經力竭了嗎?」隨著兩人的身影倒飛而出,立即引來了一片嘩然聲,不管是那些真元境的弟子,還是長者都眸『露』詫異。

「是武魂!他動用了武魂之力!」突然,有人緊盯著前方,驚呼道。

「武魂?」聞言,所有人都將視線彙集在了那趙政身上。首發不死武尊233

趙政的身形微微一顫,腳尖頂地,落在了那挑戰台上,顯得頗為淡然。

在仔細看去,卻見得在趙政的腦後方光影閃爍,似有著一片天幕浮現。

這天幕很模糊,裡面霧氣朦朧如一個混沌世界肉眼很難看清楚裡面的事物。

只是在那『天幕』當中卻有著一股極為驚人的氣息波動瀰漫開來,那種波動似來自遠古凶獸,讓人心生戰慄,那靈魂深處都有著一股深深的畏懼之意湧現而出。

這感覺如一個螻蟻面對神靈,由心的敬畏。

「這是什麼武魂?」蕭雲眸光一動,在那趙政身後浮現的異象當中他也感覺到了一股古老的氣息波動,他憑藉著強大的靈魂力感應而去,卻難以看清楚那異象當中的事物。

「好神秘的武魂!」見得這浮現出來的異象,全場的修者都是一驚,雙眸怔怔的盯著前方,整個虛空都似有著那麼一瞬間凝固了起來,因為這武魂真的太神奇了。

這不是一般的武魂可比,難以看其深淺,究其源頭。

趙政這武魂給人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這就是他的武魂嗎?」高台上的長者也是眯起了眸子,『露』出滿臉好奇之『色』。

很顯然,當中許多人都是第一次看到這青年將武魂異象演化出來。

「他這武魂的氣勢又提升了許多啊!」姜殿主等人微微點頭,當初測試時他們就見識過了趙政的武魂,只是那時這武魂的氣勢你沒有完全展現出來,此時才得以見到真正的氣勢。

趙政屹立於挑戰台上,他那雙深邃的眸子似可洞穿虛空,眸光掠動時如睥睨眾生。

這是一種來自靈魂的威勢,與生俱來,根本不需要刻意製造。

「這武魂不簡單。」一直沉寂的吞天雀突然開口,也被這股氣息給觸動了。

「你可認識這武魂?」蕭雲問道。

「這應該是傳說中的『天幕』武魂,源自上古,沒有想到在這南疆也有人得到傳承。」吞天雀喃喃道,「當真是天地之大無奇不有,就算是這貧瘠之地一樣也有上古血脈殘留。」

便如蕭雲也是南疆人士,卻擁有著上古十大武魂之一的戰武魂。

「『天幕』武魂?」蕭雲略『露』好奇,問道,「這是什麼武魂?」

「這種武魂很神奇。」吞天雀說道,「據說在『天幕』當中可圈養靈物化為自己的魂靈。」

「化為自己的魂靈?」蕭雲一臉好奇。

「『天幕武魂有很多種,有人先祖以靈獸化為魂靈形成了武魂傳承,後代便可獲得傳承,在覺醒武魂時也能覺醒魂靈,也有人是以冰刃化為魂靈,一樣會隨之覺醒,天幕武魂可加持人戰力,有許多功能,若在配合魂靈出擊,那戰力的增幅將極大,真要說起來,這武魂在上古時期也是小有名氣,潛力很大。」

「這麼神奇。」蕭雲心中微震,能圈養魂靈,化為傳承,如此武魂太過不可思議了。

「卻不知他武魂中傳承的是什麼魂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