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二百三十六章激發戰意

第二百三十六章激發戰意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第236章激發戰意

「加持戰力!」蕭雲眸子微動,憑藉著強大的感知力可以清晰的發現那『天幕』當中有著一股力量注入了那趙政的長槍上使之戰力飆升,顯然上次他也是憑此一舉擊敗李尊。

天槍九式,一槍裂空!

天槍九式,回龍望月!

趙政手持長槍,向著蕭雲殺來,那長槍震空,光芒閃爍,似乎有著巨龍仰天遙望虛空。

與此同時,趙政整個人也是隨著長槍欺來,那片『天幕』震『盪』出滾滾波紋壓迫而下。

槍芒凌厲,氣勢如虹,這一擊連真元圓滿境的修者都要避之鋒芒,在加上那『天幕』所攜帶的氣勢,使得蕭雲的壓力倍增,簡直就好像有著兩個真元圓滿境的強者在出手。

特別是那『天幕』所散發出的氣勢可影響人心神,會在無形中削弱人的戰力。

那『天幕』傾覆而下,如有著太古凶獸壓頂,那種來自心靈的震懾會使人心靈崩潰。首發不死武尊236

李尊剛才潰敗也是因為這『天幕』震懾,不然憑藉他的實力還不至於敗的那麼狼狽。

「這『天幕』武魂果然很強,可是這種壓迫對我卻沒有用。」蕭雲眸光流轉當中有著一股戰意不斷攀爬而升,對方越是強大,他的戰意就越發濃郁,同時他對那『天幕』武魂中的魂靈也很敢興趣。

天炎五式!

蕭雲沒有遲疑,在細細感應那『天幕』武魂波動的時候,整個人也陷入了那種意境當中,他手持長戟,紫光閃爍,天炎五式立即演化而出,向著那趙政迎擊而去。

烈焰破浪!

這一式施展出來,威力更強了,在當中多了一分『勢』的味道,似乎真的可以斬破一切,踏浪而出,在武道碑中領悟一絲真意後蕭雲對武學的理解已然提升了一個高度。

如今的他每一種武學施展出來都帶有一種莫名的『勢』。

砰!

這第一式施展出來就將趙政那第一擊給抵擋了下來。

一股強大的波動震『盪』開來,蕭雲的身子微微一顫,被震退數米。

因為修為太低的緣故他依舊略顯弱勢。

不過,這便沒有使他退卻,蕭雲反而越戰越勇,整個人充滿了一股戰意。

天炎裂空!

這一擊使出當即便是將趙政那一式回龍望月給擊潰,簡直如一道天炎斬裂了龍首。

天炎五式,威力一式比一式強,戰力極為驚人!首發不死武尊236

炎耀天地!

炎卷長空!

炙炎覆天!

只是眨眼間,天炎五式紛紛演化出來,殺向了前方的趙政。

蕭雲長發舞動,周身紫光閃爍,簡直就好像一個蓋世武尊,有著一股痴狂的戰意湧現。

在踏入天元宗後蕭雲一直沒有遇到什麼對手,一切顯得很順利,唯有這趙政讓他期待。

砰!砰!

挑戰台上兩人大開大合,都是施展出凌厲狂霸的攻擊,恐怖的波動如同駭浪一般在虛空中震『盪』開來,那種波動讓得附近那些天秀苑的弟子都是感到一陣心驚膽戰。

這種氣勢太過強悍,兩個人都可堪比真元圓滿境了。

特別是那蕭雲,讓人感到驚訝。

他可是只有真元中期境啊!

怎能如此厲害?

在趙政的『天幕』武魂的壓迫下,蕭雲雖然屢次敗退,卻並沒有受太大的傷勢。

不僅如此,這蕭雲還越戰越勇,讓人心中發滲。

「怎麼我感覺這蕭雲的戰力在不斷飆升啊?」有人心中『露』出疑『惑』。

因為開始蕭雲被『逼』退後很難在佔據主動。

可是隨著時間一長,他總是能順利化解一次次強大的攻擊,反而向著趙政攻伐而去。

「這是怎麼回事?」就連高台上那些元丹境的強者也是感到一陣詫異。

「難道是這蕭雲作弊了?」有人開口,眸『露』疑『惑』。

此人知道蕭雲體內藏著一頭妖靈,為火屬『性』,實力很強達到了元丹境。

如今見蕭雲越戰越勇這些人不得不懷疑蕭雲是不是藉助了這妖靈的力量。

「不可能。」姜殿主搖了搖頭,說道,「若是他作弊,豈能瞞過我等?」

聞言那些元丹境修者微微點頭,想想也是如此。

憑藉元丹境修者的感知,那裡發生的細微波動都可以察覺,若是作弊豈會不知?

「這是一種戰意,為意境。」旁邊的曹老殿主眸子一眯,說道,「不過這蕭雲還沒有完全領悟這戰意,如今只是在蓄勢,算是『摸』到了一絲皮『毛』,所以他才會越戰越勇。」

「戰意?」聽到這裡,有人眉頭緊鎖,『露』出一臉肅然。

「這小子還真是天才啊!」甚至有人深深吸了口氣眸『露』敬意。

戰意,顧名思義,一旦領悟成功對敵時必將如虎添翼!

挑戰台上,趙政一次次出手將蕭雲擊退,每當他打算趁勢出擊時對方總是能如雲霧一般消失,避開那凌厲的攻擊,反而在他失去方向的時候在展開雷霆一擊反殺回來。

如此情況讓趙政感到頗為煩悶,很難取勝。

這蕭雲似乎有著一種天然的掌控力,可以預知未知的攻擊。

這是對天地元氣的感應,已然達到了一個身心合一的境界。

憑此蕭雲可以避開趙政的攻伐,特別是他領悟了隨風步後速度也是極快。

不然當是憑藉那種感應力也很難避開趙政的凌厲攻擊。

「我的天幕武魂竟然不能震懾他的心神?」

趙政眉頭微皺,那張淡漠得近乎木訥的臉龐上也浮現出了一